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8090-42103928/

第二百七十二章滋補過甚的御醫
    胡大卻像是沒有聽懂一般,除了默默閃開在一邊,沒有多說一句話,多做一個動作。

    其實是辛青君大概跟他講了講這些日子里發生的事,以及與主上楊凌有糾葛的幾個人,讓他注意防范。

    他是個直爽的人,沒有辛青君那般理智的頭腦,聽完之后,第一個念頭就是,好不要臉的五公主!她最好別來,來了定讓她好看!

    沒想到的是,五公主真的來了,但他沒能要得了她的好看,這會子賭氣加上對呂筱筱的膈應,才讓他態度這樣惡劣。

    屋子里,呂筱筱氣得面色青白,欲要發作,被慕南云攔下“你還是消停點吧。這里的人,可都是些死忠于楊凌的人,倘若他們不要命地撲上來,你我焉有命在?這可不是京都你的勢力范圍,也不是戰場我的勢力范圍。”

    呂筱筱白他一眼,把氣撒在了他身上“切,這里好歹也是你的地盤,你卻連一群愚民都搞不定,還跟我談什么勢力范圍?”

    慕南云卻是淡淡把目光移開,絲毫不為她的諷刺所動,“搞不定?笑話。我只是不想搞而已。”他聲音很淡,情緒莫名。

    呂筱筱譏嘲地哼了一聲。

    二進院兒里,曲小白回到了楊凌的屋子里,見董朗和辛青君都在,辛青君忙站起來行禮“小主母,你回來了,那兩個人呢?”

    董朗還是一副別扭的神態“你也不用太理會那些人,自己的身體要緊。我一顆藥救過來的人,若是折在他們手上,豈不毀了我的英名?”

    言語間卻是透著關心。

    這個別扭的孩子,真是讓人頭疼。

    曲小白朝辛青君還了一禮,道“他們還在。呂筱筱想讓御醫過來給楊凌診脈,我想先和你們商量一下,要不要讓御醫過來。”

    董朗是個腦子不會拐彎的人,并不理解曲小白的深意,當下喊道“過什么過來,小爺的醫術比那些沽名釣譽的御醫強太多了,讓他們來有什么用?”

    辛青君卻是立時便明白了曲小白的深意,他按住跳腳的董朗,道“不過是走個過場罷了,她畢竟是五公主,這個面子還是要給的。小董,別胡鬧。”

    “胡鬧?老大,你天天說我胡鬧,我怎么就胡鬧了?我說的是事實嘛!”

    曲小白道“青君,不要責怪董朗。他是個大夫,鉆研他的醫術就夠了,這世界上,多的是汲汲營營陰詭計算之人,我們在這一列也就罷了,不需要再黑化一個單純的人。既然董朗說不需要,那我就去回了呂筱筱。”

    董朗茫然“你說這話什么意思啊?”

    辛青君卻是受到極大的震動,“小主母,得罪了呂筱筱,場面怕不好收拾。”他輕輕喟嘆一聲。

    曲小白冷冷哼了一聲,眼眸里氤氳的暗黑,讓一旁的董朗也不禁嚇了一跳,“我和她之間,早就已經是不共戴天的局面,就算我低頭,也不見得她會對我仁慈一二分,我又何必自取其辱呢?青君,她一時半會兒還奈何不得我,你放心吧。”

    她說完,轉身朝外走去。

    本來,她是想來說服董朗的,但在見到之后,她還是改了主意。

    有些東西,她想去守護,就像守護楊凌一樣。譬如,董朗心中那一片純凈之地。只有失去的人才懂得,那些單純的美好。她已經沒有,但她既然在董朗的身上看見了,說什么也不能讓這世界給污染了。

    董朗茫然地看著辛青君,“她是不是腦子有病?”

    辛青君嘆了一聲,道“她不是腦子有病,她是為了你。小董,她也很難,一個小姑娘,面對的是能傾覆天下的勢力,卻還是為了所愛之人勇敢地迎了上去,單單這份勇氣,就不是尋常人所能有的。她把自己歸到了陰暗的那個角落里,其實,她不知道,她和你一樣,都是有著一顆赤子之心。小董,你去追上她,讓御醫過來吧。現在你不能理解這件事也沒關系,以后,你會理解的。”

    董朗疑惑地瞧著辛青君,到底不能理解他的意思,但還是照他的意思去做了,在院子里追上了曲小白,道“小爺改主意了,讓那御醫過來一趟吧。老大說的對,不過就是走個過場,他也診不出什么花花來。”

    曲小白深深看他一眼,忽然嘴角一翹,浮出點溫柔笑容,“好。”

    “你不要樂,小爺我可不是為了你,小爺就是覺得,多個人來看看也沒什么,集思廣益嘛。”

    曲小白煞有介事地點點頭“嗯,集思廣益。就算是不中用的御醫,也還是有點長處的。就像我認識的一個赤腳大夫,他都懂得用縫合術醫治受了外傷的人,效果比直接用藥粉可是好太多了。更何況,那是爬到了醫者巔峰職位的御醫呢?”

    董朗別的沒有聽明白,但那個“縫合術”卻是聽得真真兒的,“什么縫合術?什么赤腳大夫?”

    “你看見楊凌身上那些跟花似的傷疤了嗎?那就是縫合術留下的痕跡。”

    “真有那么神奇嗎?”

    董朗將信將疑,審慎地打量著曲小白。

    曲小白一笑“只用了三天,你主上就能下地了,七天,他就已經能動一動刀兵。”

    董朗很震驚地看著曲小白,“你沒騙我?這縫合術真的這么神奇?”他腦子里也在思量,似乎,這樣真的可以減少傷口因為移動造成二次撕裂之類的,至于能不能促進傷口愈合,那還要經過實際的臨床才能看出來效果。

    “你說的這個赤腳大夫,就是那個什么云不閑吧?切,會個縫合術有什么了不起?至于你這樣把他捧上天嗎?”

    曲小白道“論醫術呢,他或許真的趕不上你小神醫,天賦也不及你小神醫,但他對待醫術的態度,我敢說,他可比你小神醫強太多了。他可以為了精進醫術,以任何人為師,從他們身上汲取長處。要知道,一個人的智慧再怎么神通,他也及不上眾人合力的智慧。”

    她邊緩慢地走著,邊觀察著董朗的神色,見他仍舊是一副疑惑不定的樣子,又道“你是不是覺得,大夫是個特殊工種,是個大眾無法參與的職業?其實不然,人們在生活中實踐出來的經驗,不乏歧黃之術,那些實踐經驗,也是很可貴的。”

    董朗別扭地把腦袋扭向一旁,“你這女人,少說教了,小爺還不懂這些道理嗎?只是,那些從生活得來的經驗,還只停留在表面,根本就不足以成大用。”

    曲小白也毫不客氣“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小病不治,專治大病又如何當得起個大夫救死扶傷懸壺濟世的名?”

    董朗想不出話來懟回去,半晌,只憋出了個“哼”聲。

    這小子實在是太別扭了。曲小白看看他,再看看自己,如果不是個頭兒懸殊過大,她真想給他一個當頭暴栗。

    前院近在眼前,曲小白和董朗拐過月亮門,一前一后穿過一道狹窄花徑,一同踏進正廳,曲小白不等董朗說話,便搶在頭里道“小神醫,這位是當朝五公主,這位是慕南云小將軍,還不快見禮?”

    她神色嚴肅冷傲,無形之中,董朗竟然覺得頭頂似有千鈞之重,壓得他不得不彎腰行這個禮“草民見過五公主,見過小將軍。”

    呂筱筱自然不可能去跟一個野間大夫客氣,慕南云倒算得上溫和可親“小神醫不必多禮。”

    曲小白道“他其實就是個鄉野大夫,小神醫都是莊子里的人對他的愛稱罷了,慕小將軍就別跟著那些人胡鬧了,叫他董朗就好。他是楊凌信得過的大夫,一直跟著楊凌伺候,但楊凌這次受的傷不輕,他也不敢說一定能把楊凌治好,所以,和我一同過來,請御醫去給看看。”

    董朗一聽這番說辭,蠢蠢欲動地要反抗,曲小白裙子底下的腳猛地踩在他腳背上,還刻意地碾了碾,疼得董朗幾乎要跳起來,又哪里還能說得出別的話來。

    呂筱筱自然瞧出了她的小動作,她嘲諷地笑了一聲,站起身來,陰陽怪氣地道“既然你們小神醫都同意了,那就讓御醫跟著去瞧瞧吧。”

    曲小白懶得和她一般見識,和董朗頭前帶路,一邊走一邊小聲囑咐他“一會兒那御醫說什么就聽著,倘或是出什么騷主意,你不要反駁,先告訴我一聲,由我出面。到底呂筱筱手上有權有勢,咱們不怕她,你主上現在昏著,可經不起她折騰。”

    她搬出了楊凌,董朗就不得不加了小心,不情愿地說了句“知道了”,眼睛則朝呂筱筱帶來的御醫打量去。

    御醫也被勒令在正廳三丈外候著,如今終于能夠上前,跟在呂筱筱身后。他五十歲左右,是個健碩的老頭兒,頭發胡子雖然都已經花白,但氣色紅潤,身形魁偉,走路虎虎生風,看上去跟個壯年漢子差不多。

    董朗小聲在曲小白耳邊道“這個老頭兒常年服用壯陽益腎的藥,瞧著精神矍鑠,但滋補過甚,導致他體內邪火過旺,不是個好東西。”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