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986-42103922/

第061章 你這招是跟我學的
    感覺到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正在廚房燒水準備招待客人的嚴妍,警告地向余白瞪了過來。

    余白跟自己說我懼內,我讓著你,周叔,小爺不跟你搶了。

    他果斷松手。

    周志揚根本沒有防備一直跟自己較勁的力量會突然消失,慣性使然下,他的身體向后趔趄了兩步,手里的豆漿云吞八寶粥還有雞蛋灌餅全呼到他上半身,頓時,慘不忍睹。

    余白連忙向后跳了兩步“你想吃也不用這么著急。我不跟你搶。我給嚴妍做了雞蛋餅。”

    嚴妍你快別提你的雞蛋餅了。

    “愣著干嘛?還不收拾?”她突然腦瓜仁疼。

    余白得到命令一派淡然的叮囑周志揚“你別動,不然都滴到地板上了。”

    無視周志揚能殺人的眼神,余白悠哉地拐去了衛生間。

    周志揚的心情已經不能用憤怒來形容。

    他看著余白消失的方向,眼神中有了狠厲。

    嚴妍注意到他的眼神變化,拿過桌上的紙巾盒遞給了周志揚。

    “先擦擦吧。我這沒有換洗衣服,要不要先回去洗洗,換一下?”

    周志揚聽出她逐客的意思,深深看了她一眼,接過紙巾,一邊用力擦著濺到臉上的污漬,一邊問嚴妍“他為什么會在這兒?你們到底是什么關系?”

    嚴妍聽到他這種質問的口氣,還帶著高高在上的不滿,心里便覺得不痛快。

    她性子里本就有這種剛硬的成分,別人對她溫柔她也許會不知所措,但別人要是對她橫眉立目、語氣不善,那她骨子里的防御裝置會一秒也不等的自動啟動。

    周志揚并不知自己已經觸犯了嚴妍的逆鱗,仍舊沉著臉的咄咄逼人。

    “嚴妍,我很認真對待我們之間的關系,我也希望你是認真的。我可以不追究你們昨晚發生了什么事,只要現在讓他離開,我們還可以好好繼續下去。你要知道,你是我很看重的女孩,我不希望你生活上不檢點,要是被人抓住把柄,將來會成為我仕途上的詬病,我希望你立即”

    可能是當領導當慣了,即便周志揚已經覺得自己在極力克制自己的情緒,控制著要炸掉的脾氣,他說出來的話仍然像是上級對下級的命令,帶著上位者的優越感與毋庸置疑。

    而對嚴妍來說,她早就聽夠了。

    不等周志揚說完,她就打斷了他后面的話,冷笑連連“你能閉嘴嗎?”

    周志揚被她的冷笑驚嚇住,未說完的話像魚刺卡在喉嚨里,他不可思議地看著她。

    嚴妍不等他再說話,已經像機關槍掃射敵人一樣先發制人,接連發問“你是我什么人?憑什么希望我這個希望我那個?你又憑什么讓我離開他?你有什么權力追究我和他的事?你又拿什么立場來追究?我生活上檢點不檢點與你有關嗎?更可笑的是,你的仕途關我屁事?”

    周志揚像中槍后的瀕死之人,他在嚴妍的一番搶白中,徹底失語了。

    他沒想到一直在他眼中溫婉可人、善解人意的女孩,發起飆來竟然跟街上吵架的潑婦沒什么兩樣。

    難道是他看走眼了?

    他不知再說些什么?生平第一次,他的思路被人強行打斷,而且無法復原。

    他滿臉失望地指著嚴妍“你、你、你、你怎么能這樣?”

    從衛生間出來的余白也被嚴妍剛才的樣子嚇了一跳。

    聽到她連番厲聲質問周志揚你又憑什么讓我離開他?你有什么權力追究我和他的事?你又拿什么立場來追究?余白興奮又激動的差點跑過去抱著她轉圈舉高高。

    他的嚴妍太nice了。太erfect了。

    比她出手揍那三個巫婆時還要英姿颯爽。

    看到情敵周志揚被懟,他簡直比吃了蜜還甜。

    這說明什么?

    說明嚴妍討厭周志揚。

    說明嚴妍維護的是他余白。

    說明周志揚沒戲了。徹底沒戲了。

    以他對嚴妍的了解,周志揚之前的那番話就是自己給自己插刀。

    她這種性格的女孩,根本不能用來嚇唬,不能用來要求、強制,在她身上用強權簡直就是逼她遠離,逼她造反。

    嚴妍這樣沒有安全感且身上帶刺的女孩,只有一個辦法可以讓她放下戒備主動靠近你,那就是寵溺。無條件的寵她,給她溫暖,給她安全感。

    可惜,他用十三年總結出來的道理,才不會告訴周志揚。

    任何男人都不會說。

    他要用這個辦法守護她一輩子。

    結局可想而知。

    周志揚興沖沖的來,最后鎩羽而歸,還弄得一身狼狽。

    余白開門攆他離開時,周志揚連連對他說了三個“好”字。

    余白咀嚼著這“好”字背后的深意,判斷出周志揚已經惱羞成怒,準備使壞招了。

    他關上門,追出去,叫住怒氣沖沖的周志揚“不高興沖我來。我隨時奉陪。”

    周志揚目光冰冷的瞪了余白一眼丟下一句,你好自為之,大踏步走了。

    余白出來時太過激動,門關上了。

    他穿著睡袍踩著小粉鞋,當當當地敲門。心中忐忑又懊惱。

    萬一嚴妍不讓他進屋了可咋辦。

    早知他就不出來逞英雄了。

    完全可以當著嚴妍的面打電話給周志揚,警告他以后別找嚴妍麻煩,有事沖自己來。

    說不定嚴妍聽了一感動,就決定做他女朋友了。

    他又當當當敲門。

    對門鄰居有人開門,只開了一條縫。

    余白感覺身后有雙冷颼颼的眼睛在偷偷打量他,趕忙裹緊了睡袍,沖里面喊道“媳婦,我倒垃圾忘帶鑰匙了,快給我開下門。”

    門里沒有聲音,門外倒是傳來幽幽的一句回答“你家門不是密碼鎖嗎?”言外之意你這個忘帶鑰匙的借口遜斃了。

    余白回頭沖著那條縫耐心解釋道“我數字過敏,三位數以上記不住。”

    身后傳來一聲嘿嘿。

    余白你這是什么態度?

    嚴妍倒不是不讓他進去,而是周志揚離開后,她清理地板上的污漬,正在衛生間洗墩布。

    水流聲比較大,余白的敲門聲沒聽到。

    不過,他的那聲媳婦,她倒是聽的真真切切。

    剛想要數落他,突然想起他追著周志揚出去了,說是給人家送個毛巾擦擦臉。

    估計是被鎖在了門外。

    嚴妍忙出去開門,門剛開一打縫,余白已經閃身躥了進來。

    “好險。”他滿意地看了看嚴妍,主動跑到衛生間拿墩布擦地去了。

    被周志揚這么一攪和,兩人心情都有些不好。兩人都沒有再交談。

    嚴妍瞧見廚房時余白攤雞蛋餅剩下的面糊,重新打開燃氣灶,做起飯來。

    等余白從衛生間出來,就聞到了食物的香氣。

    他利落地收拾完客廳,看到嚴妍不僅攤了雞蛋餅,還煮了白米粥,桌上放了一碟小咸菜和切好的咸鴨蛋。

    他見粥還沒好,索性就把臥室和書房都收拾了一遍。

    嚴妍叫他吃飯時,就瞧見自己的家變成了五星級酒店的模樣。

    原來,家里有個潔癖男并不是個壞事。

    她看著滿頭大汗的余白,腦子里冒出一個念頭來“你不是應該在國外談生意?說好半個月的。”

    余白愣了下,突然笑起來,一邊笑一邊想借口。

    自己撒的謊笑死都要想辦法給它圓完。

    “答應了幫朋友照顧貓,怎么能說話不算數。”瞧,智商與情商皆高的男人就是這么優秀。

    一句話,他就把周志揚給破壞的氣氛重拾回來。

    話說,你要不要讓我當你家鏟屎官?

    嚴妍將信將疑看著余白“你去吃飯,吃完了我帶你去個地方。”

    余白你這一招故弄玄虛是跟我學的?

    搜狗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