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964-42103892/

第268章 比姑娘還好看
    翌日。

    一大早所有人便起來打點行裝,用過朝飯,啟程前往南疆。

    出發前柯木朗來與司徒耀、楚蘭舟回稟過,說他們王室派來迎接使團與陛下貴妃的人馬會在兩國交界處等待。

    他順嘴又說了一句,說送解藥的人也一起過來了。

    這也就意味著,危機都會過去。

    由于司徒耀這當朝皇帝親自駕臨,氣氛也變得嚴肅不少,就連當地衙門的人,都集體出動,一大早便來了。

    當然,原本就算沒有司徒耀這皇帝駕臨,當地官員也是要象征性地出現一下的。畢竟是使團過境、貴妃在此,這么大的事情,當地官員再怎么著也不敢輕視。

    但由于司徒耀的存在,就讓事情變得越發的,復雜。

    柯木朗也坦言“陛下在這兒,小王都緊張得有點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了。”

    聞言,司徒耀看了他一眼,淡淡說道“大王子看上去可不像是那種會緊張的人。放輕松,心里坦蕩便可。”

    語氣雖淡,他的眼神卻像是能夠看穿人心一般最深處里潛藏的秘密。

    柯木朗愣了一下,下意識轉移視線,“陛下,那小王就上車了。”

    “大王子請吧,你傷勢未愈,上車之后就好好休息。到與南疆交界處,還要一個時辰呢。”

    “是,多謝陛下關心。”

    柯木朗又客套寒暄了幾句,便上了馬車。

    阿依朵也過來與楚蘭舟見了個禮,隨后也在侍女的陪同下上了馬車。

    楚蘭舟看她的背影,低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司徒耀從旁搭了一下她的肩膀,“你又在想什么?”

    楚蘭舟好像嚇了一跳,但也沒有太大反應,就側過臉看了他一眼,“沒什么,走吧。”

    “嗯,上車吧。”

    司徒耀看得出來,她心不在焉的,明顯是有心事。但她不說,他便也不會強行追問。……

    使團浩浩蕩蕩地出發。

    當地的官員可是陪著送到了邊境。

    一塊界碑,這邊是西陵,跨過去,便是南疆了。

    南疆王派來接應使團并且迎接西陵貴妃的人馬,也早已經在那兒等著了。

    由于司徒耀這個半路殺出來的,時間太緊,人家就是想增派人手,陣仗弄的更大點,也是比較困難的。

    王德看了眼,心里很勉強,也不愿意接受。

    他們家陛下可是御駕親臨,這場面也太小了。

    車馬停下。

    對面領頭的人看上去十分的壯,騎馬往前走了幾步,用帶著點口音的漢話高聲問“前面可是西陵使團?本王奉我王之命,前來迎接西陵使團。”

    在隊伍最前面的魏寒江朝司徒耀這里看了一眼,司徒耀點了點頭,他才跨馬上前,朗聲回道“西陵禁衛軍統領、使團護衛隊隊長魏寒江,護送使團南疆大王子與公主殿下到此。”

    “還真到了啊。”那壯漢子高興地喊了一聲,趕緊下馬來迎,隔著界碑便朝使團這邊問候道“小王阿舍里,奉我王之命前來迎接西陵貴妃與使團。”

    說完,又沒忍住沖著使團這邊便大喊“大侄子,你在哪兒呢?”

    聞言,后面馬車里的柯木朗在阿加的攙扶下,下了車。

    “六叔,你這樣喊也太失禮了。”

    司徒耀往后看,楚蘭舟終于從車里探出個頭來,他便跳下馬背,走到馬車前親自去接她下車。

    柯木朗生怕他這個叔叔再說出什么驚人的話,趕緊走快幾步過來拉住他,“六叔,父王怎么讓你來了?”

    阿舍里卻沒顧上他這茬兒,目光徑自在人群里搜索,“聽說西陵陛下也親自到了?那可真是太……太……用,用漢人的話這要怎么說來著?”

    “蓬蓽生輝。”

    “對對對,蓬蓽生輝!西陵陛下大駕光臨呢,哪位是啊?”

    柯木朗拉著他,往最氣派的那輛馬車指去,“那位,白發,最英俊的人,便是西陵陛下了。”

    阿舍里吃了一驚,趕緊睜大眼睛看了又看。

    “陛下不用親自過來吧?”楚蘭舟要下車,但司徒耀在車前擋著路,晴雨妙玉她們也不敢去扶貴妃娘娘,都暗搓搓縮在后面。

    司徒耀都不用示意什么,他們就不敢上前了。

    王德都乖乖地在原地待著。

    楚蘭舟左右看了一圈,就這個陣勢,她就是要往下跳,他都能給接著。

    完全沒有辦法脫離他的魔爪。

    楚蘭舟差點就朝他翻白眼兒了,“那就有勞陛下了。”

    司徒耀笑了笑,伸手便將她從車上抱下來。

    那位南疆來的王爺阿舍里可是瞪大了眼珠子在看,那邊白頭發的男人,還有那個蒙面的女人。

    嘖嘖嘖,這不會就是西陵的皇帝陛下和貴妃娘娘吧?

    阿舍里左看右看。

    更后面的馬車上,阿依朵也下車了。

    司徒耀攜楚蘭舟緩步走來,他的眼睛都移不開,拽著柯木朗的胳膊,驚詫又感慨地說道“這西陵的男人都長得這么的,好看么?”

    大約他腦子里也沒有什么好的形容這位西陵皇帝陛下的詞匯,只能想到這個一個了。

    “這可是比我們南疆的妹子還要好看啊!”

    “六叔,不能胡說!”柯木朗臉色一變,連忙低聲警告道。

    阿舍里連忙捂住自己的嘴。

    呸呸呸,怎么能胡說八道呢。說一個男人比姑娘好看,這怎么能行?

    “南疆王倒是派了個直率人來。”

    司徒耀慢條斯理地走到他們跟前,將阿舍里好一番打量,又轉向柯木朗“大王子不為我們介紹一下么?”

    “抱歉,陛下。小王的這位六叔是個心直口快的人,說話有點口無遮攔,還望陛下不要怪罪。”柯木朗飽含歉意地說道。

    “這位,是我父王的堂弟,也就是我的堂叔。是我們南疆現任的兵馬大元帥。”

    “六叔,這二位,便是堂堂的西陵皇帝陛下與貴妃娘娘。”

    阿舍里忍不住盯著司徒耀看了又看,目光轉向楚蘭舟時,盯著她蒙著面紗的臉,也看得有些出神。

    這眼睛,好像在哪里見過呀?

    不過,他盯著貴妃娘娘看得太久,某陛下可就不高興了。

    “阿舍里王爺?”司徒耀輕哼了一聲。

    柯木朗連忙拿手肘撞了阿舍里一下,阿舍里這才如夢初醒,連忙搖搖頭說道“不好意思,這位貴妃娘娘看著有些眼熟。”

    “但本宮卻是不認識阿舍里王爺的。”楚蘭舟淡淡道。

    “……這倒也是,怎么可能會認識嘛。”阿舍里撓撓后腦勺,有點尷尬。

    不過這幸好是個直來直去的人,也沒有沉浸在尷尬里,又馬上想到另外一個件事,“大侄兒,你不是說你把妹妹找到了,帶回來給大嫂看的么?那丫頭呢?”

    柯木朗下意識往后看,阿舍里隨著他的目光看去,便正好看見阿依朵在兩名侍女的陪同下緩步走來。

    “那個就是阿依朵吧!”都不用柯木朗介紹什么,阿舍里一眼就認出來了,“長得看真像大嫂啊!這一看就是一家人,用、用他們漢人的話怎么說來著?”

    “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對對對,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就是這么說的。”

    阿舍里高興的不行。

    然后就滔滔不絕地講起了他的王后大嫂是如何如何地想念女兒,他的南疆王大哥是如何如何為了找到這個女兒不惜一切代價,說的甭提多動情了。

    眼瞅著,太陽都快要升到頭頂了,他再說下去,中午趕不上吃頓熱乎飯不說,今晚都得趕不上宿頭了。

    柯木朗才趕緊掐斷了他的滔滔不絕,“六叔六叔,那些話留著待會兒說。您的任務是接應使團,保護西陵的陛下與貴妃安全到達咱們王宮。”

    “對,對對對,你提醒我了。”這位阿舍里王爺一拍腦門兒,終于想起來重點了。

    他趕緊給司徒耀與楚蘭舟行了一禮,從懷里掏出南疆王給的十分重要的信物,說道“西陵陛下還有貴妃娘娘,就請你們隨本王進入南疆,前往國都作客。”

    司徒耀含笑點頭收下,“好。”

    ……

    送使團一行過來的當地官員這便回轉了。

    而在阿舍里帶來的兵馬的保護下,使團便正式踏上南疆國土。

    司徒耀尋了個由頭,馬也不騎了,愣是擠到了楚蘭舟的車上去。

    原本馬車挺大的,倒是也不擠,但是他這么大個人,他一上來,便讓人覺得,整個空間都變得狹小了。

    晴雨妙玉她們都是識趣的,紛紛退出馬車,更甚于,還跑到阿依朵那兒去蹭車去了。

    誰也不想礙了陛下的好事。

    對此,楚蘭舟十分無奈。

    “陛下這又是唱的哪兒一出啊?”

    “就是有些心里話要與你講講。”

    他哪兒來那么多心里話可講的?

    “陛下請說吧。”

    “那我就直說了。”司徒耀直白問道,“你認識那位阿舍里王爺?”

    “不認識,怎么了?”

    “那他一直盯著你看?”

    楚蘭舟朝天翻了個白眼“你怎么不說他還盯著你看呢?”

    “我一個守寡再嫁的……老女人,有什么可看的……”

    她話沒說完,司徒耀臉都黑了,就這么冷冰冰的盯著她,楚蘭舟差點把給把自己的舌頭給咬了。

    之前她忘記了過去十年記憶的時候,月笙哥對她說,她的丈夫已經過世了,她是守寡之身,她便信了。

    所以后來她入宮時,不是一度傳得沸沸揚揚,說陛下竟然納了一位孀居的寡婦為貴妃。

    那時候她忘了也就罷了,如今都想起來,還這么說,他生氣也是應該的。

    她的男人,至始至終就他這么一個,她是寡婦,那他是什么?

    咳咳……

    楚蘭舟摸了摸脖子,淡定地側過身去。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