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377-42103936/

第374章 前女友的醋
    三年前,張薇以簽下宋笙兒為代言人的前提,提出和盛安安共度晚餐,盛安安答應了她的要求。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網

    在此之前,極少人知道張薇是同性戀,也沒人發現她極度癡迷盛安安,她的企圖藏得很深,可以騙過所有人。

    陸行厲撞破張薇的陰謀,確實是無意的。

    他若是知道張薇的企圖,摸不準還會和張薇合作,整死盛安安。

    現在舊事重提,陸行厲不覺得自己欠張薇什么,大抵有些可惜。

    可惜盛安安逃過一劫。

    “這……”盛安安身子微僵,嚇到了。

    “別怕,我不會讓這種事發生在你身上的。”陸行厲摸摸她柔軟的頭發,低聲安撫。

    盛安安怎能不怕?

    她簡直毛骨悚然!

    當初她視張薇為朋友,不成想,張薇想侵犯她!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情況確實很詭異,張薇包下一層餐廳和她吃晚餐,她提出不能喝酒時,張薇的表情露出濃郁的愕然,卻一瞬間就掩蓋過去。

    張薇笑笑,讓人將已開瓶的紅酒存放起來,重新調配無酒精的飲品。

    飲品等了很久也沒送上來,期間,盛安安還去了一趟洗手間,見到了陸行厲。

    “這里應該讓張薇包下了,陸行厲是怎么進來的?”盛安安心中警惕,洗手間也不去了,回去后就要離開。

    “怎么了嗎,這么突然?”張薇極力挽留,“我們喝一杯東西再走吧,你剛剛什么也沒喝,不渴嗎?”

    盛安安不渴。

    法國餐本就分量不多,每份只有一兩口的量,盛安安總共就吃了幾口,不感興趣。

    她堅持要走,很煩陸行厲。

    張薇臉色難看,這時,調酒師終于把張薇‘指定’的飲品送過來,無酒精成分的藍色妖姬,保證喝不出異樣。

    張薇拿起兩個杯子,將其中一杯遞給盛安安“來都來了,喝了再走。”

    盛安安接過在手里,張薇的笑容剛揚起,下一刻,盛安安就將杯子摔了。

    玻璃破碎一地,飲品也撒了。

    張薇笑容凝固,要揚不揚的,很詭譎。

    “我不喝。”盛安安道,“我剛才看到陸行厲了。他在這里我什么都吃不下,你自己喝吧,我走了。不過,我勸你最好不要喝。”

    盛安安認為陸行厲會在酒水里下毒,毒死她,他絕對做得出來的。

    她說完轉身就走了,錯過身后張薇漸漸扭曲的表情。她進了電梯,就在電梯門慢慢闔上時,一身黑西裝的陸行厲,走了過來。

    盛安安沒按住按鈕,門還在關。

    陸行厲陰冷看著她,她同樣冷漠以對。

    然后電梯門徹底闔上,她的電話響了。

    盛霆北找她。

    下去之后,盛霆北正往這里趕。

    他雙手抓住盛安安纖弱的肩,謹慎的上下檢查,問她“你有沒有事?”

    “我能有什么事?”盛安安不解。

    盛霆北松了口氣,英俊的五官少有的晦暗古怪,“張薇沒對你做什么出格的行為吧?”

    盛安安莫名其妙的搖頭,然后問他“你怎么在這里?”

    盛霆北笑了下,道“我不放心你一個人。以后還是得跟著你才行,你單獨和別人去吃飯,我會很擔心的。”

    盛安安笑了,想到陸行厲突然出現,她也有點害怕,這個小插曲,她沒有告訴盛霆北,省得他擔心。

    盛霆北比她更厭惡陸行厲。

    誰能想到,這個曾經盛安安最厭惡的男人,竟然就躺在她身邊,現在正輕輕撫摸她的腦袋,安撫她不用害怕。

    陸行厲很用心守護她。

    他的溫柔一面,也只給她一個人看。

    盛安安感到溫暖。

    暖暖的一點點滲透她的心臟,淌過四肢百骸。

    “陸行厲,謝謝你。”盛安安抱住他的頭,主動吻他的唇。

    還好有他,那時候她才沒讓張薇的詭計得逞。不管他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盛安安都感激他。

    陸行厲則不知道這些,只當盛安安謝他今晚的事。

    “這么感動?”陸行厲挑眉笑,他笑起來很有魅力,一張俊顏面如冠玉,眼睛比桃花還要迷人,此時又慵懶愜意,輕易就能迷倒女人芳心。他低啞道“再親我一下。”

    盛安安難得聽他的話,果真又親了下他好看的薄唇。

    她很厚道,親吻得毫不敷衍,陸行厲嘗到了甜頭,舒服的瞇起眼睛。

    陸行厲很貪心,一點也喂不飽,要求盛安安一直親他。

    甚至花樣百出。

    他捏著她柔嫩的下巴,愛不釋手。

    盛安安聽話,他就得寸進尺。

    盛安安在他唇下,怒咬了一口,瞪他“混賬東西,你就會貪得無厭!”

    陸行厲不管,她不親,換他親好了,想著他就壓倒盛安安,深深吻她的唇。

    兩人的唇觸碰在一起,讓陸行厲有種身體和靈魂,都被她容納的感覺,很迷戀。

    他不知疲倦,精力旺盛,盛安安總是輸他,很快就抵擋不住,他呼吸粗重了起來,急切的脫她睡衣。

    盛安安按住他的手,喘息中問他“等一下,你今天是不是和舒曼麗在一起?”

    “嗯。”陸行厲喉結狠狠咽動,抬眸,和盛安安對視,“不是和你說過了,我要陪她吃飯。倒是你,和陸時言吃飯也不叫上我。”

    “叫你做什么嗎?”盛安安問他,“你不是要陪舒曼麗嗎?”

    陸行厲不知道是不是遲鈍,還真沒聽出女人的冷怒,他說“可以一起吃啊。”

    他的腰,讓盛安安重重捏了一下。

    “你還真敢想!”盛安安嬌顏微怒,“跟你前女友一起吃飯,你是不是很享受這種左擁右抱的感覺?”

    “吃醋了?”陸行厲笑問。

    盛安安則不說話,生著悶氣。

    氣自己何必問他,她明明已經看到他和舒曼麗在一起,問來做什么?

    沒必要問的。

    她也不知道為什么要多嘴問他,讓自己不愉快。

    而她不愉快的原因,正如陸行厲所言,是吃醋嗎?盛安安神情迷惑,陸行厲輕啄了下她的唇瓣,低聲告訴她“你知道嗎?你已經好久沒說過不喜歡我了。”

    盛安安倏然愣住。

    好像是真的。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