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327-42103948/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會等你
    “秦霖哥,你們兩個人不吃嗎”

    忽然正在吃飯的莘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抬頭問道。

    “我們已經在外面吃過了。”

    “好哇,你們竟然偷偷在外面吃好吃的,回來就給我弄些青菜蘿卜,我真是太慘了。”說著莘月還假模假樣的做哭狀。

    “那你要是覺得不好吃的話,那我可就把這菜收走了啊。”

    “千萬別。”聽到這話,莘月趕緊用自己的雙手將兩道菜擋了起來,道“青菜蘿卜各有所愛,我就喜歡吃秦霖哥你做的。”

    “真是飯菜都管不住你的嘴嗎”秦霖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一邊,姜子鶯什么話都沒有說,只是悶著頭在吃飯,對于她來說,此刻她吃的是飯菜,可她品嘗到的卻是濃濃的情意啊。

    如果不是她待在秦霖的身邊,她有機會吃到秦霖做的飯菜嗎

    “對了,下午我和子鶯商量了一下,現如今她腿上有傷行動不便,所以晚上我就和她一起睡,方便照顧她。”

    “你睡著了就和一頭豬沒分別,就你還能照看人家呢我看是別人照看你還差不多吧”

    “秦霖哥,哪有你這樣說人家的,你看這世上有我這么好看的小豬嗎”莘月瞪了秦霖一眼,不滿的叫道。

    等莘月二人吃過了飯,秦霖四人又在客廳里打了一會紙牌,這才作罷。

    按照莘月的說法,她果然跑到秦霖的房間去和姜子鶯睡了。

    而等到她們兩個人把門關上了之后,秦霖立馬就湊到了林天雪的跟前,道“夫人,我們是不是也該休息了”

    “家里還有外人,你不要亂來,你今晚就睡沙發。”

    說著林天雪立馬沖進了自己的屋里。

    只不過有個人速度比她更快,林天雪只感覺自己的身邊刮起了一陣風,等到她來到自己房間里的時候,一個人已經躺在她床上了。

    睡沙發

    那是不可能睡沙發的,有床不睡去睡沙發,那不是頭上有包嗎

    而且上一次和林天雪一起睡,似乎還是挺久遠的事情了,既然今天有機會,秦霖可不會錯過。

    即便是什么都不做,單是抱著林天雪一起入睡,秦霖就感覺到心滿意足了。

    “你怎么跑的比兔子還快”

    看見已經躺在床上的秦霖,林天雪哭笑不得的問道。

    “好歹我現在也是貨真價實的宗師,如果跑的比你還慢,那我豈不是就要被關在門外了”說著秦霖掀開了被子,道“快來,床我都給你暖好了。”

    “家里還有外人,你不要亂來。”聽到秦霖的話,林天雪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如果家里只有他們兩個人,那她倒是不介意,可關鍵是家里還有月兒和姜子鶯這一個外人啊。

    “怕什么,就是單純的睡覺而已。”說著秦霖從床上爬了起來,硬生生的把林天雪拽進了屋里,與此同時他還順帶關上了門。

    當門關上的那一刻,林天雪只感覺自己的小心臟不受自己控制的劇烈跳動了起來,就像是小鹿亂撞一般。

    其實這一天她一直都在等待,可真到了這一瞬間,她這才發現自己似乎有點害怕。

    為什么怕,她也說不上來。

    “我我去洗個澡。”說著林天雪逃似得沖進了衛生間里。

    因為修煉的緣故,涼水和熱水對于林天雪來說已經沒有多大的影響,此刻她就是開的冷水。

    待冰冷之意席卷自己全身的時候,她的心臟跳動才慢慢的恢復了正常。

    把自己徹徹底底的交給秦霖,說實話她并不抗拒,因為秦霖已是她人生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愛秦霖,愿意做他的女人。

    想到這里,她沒有猶豫,立馬開始沖洗了起來。

    等她洗好了澡,穿好衣服回到房間里的時候,她發現床上已經傳出了輕微的鼾聲,秦霖竟然已經睡了。

    “真是一頭豬。”

    看到這一幕,林天雪氣不打一處來。

    在這樣重要的時刻他竟然還能睡著

    掀開被子的一角,林天雪鉆了進去。

    只是剛剛才鉆進去,忽然一只手就已經繞過了她的腰間,摟住了她。

    “你要是再晚來一會,搞不好我就真的睡著了。”秦霖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讓林天雪的身軀一下子就變得就僵硬了起來。

    “別緊張,我真的只是單純的想來這里睡一覺。”

    秦霖輕聲開口,隨后說道“我不會強迫你,我會等你。”

    說完,秦霖的另外一只手摸了摸林天雪的腦袋,溫柔的說道“夜深了,睡吧。”

    他不會去強迫林天雪做她不喜歡做的事,他相信一切都會有水到渠成的那一天。

    正如秦霖所說,當他說完這一句話后,他很快就傳出了鼾聲,僅僅就是用手摟著林天雪,他什么都沒有做。

    聞著秦霖身上特有的男性味道,林天雪的心也慢慢的平靜了下來,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席卷而來,她逐漸有了睡意。

    等到林天雪徹底睡熟了之后,她身后的秦霖卻是忽然睜開了雙目。

    要知道自從修煉以來,秦霖很少睡覺,即便是躺著,他也是以修煉為主。

    可這一晚,他感覺自己失眠了。

    他沒有睡覺,也沒有修煉。

    不是因為他沒能把林天雪怎么樣,實在是白天所發生的事讓秦霖有點想不通。

    既然這王蕓珊二十年前來過中江市,那為什么她到現在都還沒有結婚

    憑借王家的聲望,想娶他們王家姑娘的人恐怕都可以排到十公里開外了,她怎么可能到了現在這樣的歲數還單身

    這貌似有點說不通啊。

    除非對方想孤獨終老。

    “看樣子有時間我必須親自去一趟龍都了。”

    不久后林氏集團整體都會搬去龍都,到時候秦霖一定要親自接觸一下這個叫做王蕓珊的女人。

    黑虎她們查不到對方的底細沒關系,只要秦霖能夠見對方一面,那對方究竟是不是自己的母親,那秦霖自然會有結果。

    想到這里秦霖的心中這才好受了一點,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秦霖早早就醒了過來,起床煮了一鍋粥,都不用他叫,林天雪就已經起床了。

    看到客廳里正在忙活的秦霖,林天雪的面色下意識一紅,因為她想到了昨晚和秦霖大被同眠的場景。

    “天雪,快來喝一碗粥,喝完我們該去上班了。”

    “這么主動了”

    聽到秦霖的話,林天雪的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

    她正想說吃了早餐就帶秦霖去上班,沒想到秦霖竟然還主動提了出來。

    “去上半天,下午你帶我逛逛金陽,昨天就吃一頓自助餐,今天得補回來。”

    “那要不要把月兒他們喊起來吃早餐”

    “不用。”聽到這話秦霖搖了搖頭,道“我們先吃,等一會她們自己起來再吃吧。”

    吃了早餐,秦霖就和林天雪出門了。

    只是剛剛才把車子開出別墅,忽然他們迎面來了一輛車,從車上下來了一個人,是金海。

    “大早上就往我們這里跑,這老頭真是越來越殷勤了。”看著金海,秦霖翻了翻白眼。

    “秦霖,我看金老爺子臉色似乎有些焦急,搞不好是發生了什么急事。”這時林天雪開口,她率先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

    “金老爺子,你是來找我們的嗎”林天雪開口問道。

    “秦大師在嗎”看見林天雪,金海立馬問了一句。

    “找我干啥呢”這時主駕駛的門打開,秦霖走了出來。

    “秦大師,您可得救救我孫子啊。”看見秦霖,金海就像是看見了大救星一樣,一下子就沖到了他的跟前來。

    “別著急,有什么話咱們可以慢慢說,你孫子怎么了”

    “事情是這樣的,昨天晚上峰兒一夜未歸,我以為他是和什么狐朋狗友一起玩去了,也就沒管他,可誰能夠想到第二天一大早,保姆發現他遍體鱗傷的被丟在我們家門口,已經是奄奄一息,醫生都說讓我們準備后事了。”

    說起自己的這個孫子,金海的眼睛也忍不住紅了。

    要知道金家第三代里,男孩子極少,有出息的更少,這金武峰他現在正大力栽培,可如果他死了,那自己的辛苦豈不是白費了

    “那你不打電話過來,自己跑過來做什么你怕是想你孫子死吧”看了對方一眼,秦霖開口問道。

    其實金武峰這個人還是挺不錯的,既上道又對自己恭敬,如果有辦法秦霖自然會救他。

    只是金海現在不打電話反而還自己主動過來叫自己,這不是耽誤人家的病情嗎

    “我我怕秦大師您不會來,所所以。”

    秦霖的話讓金海無比尷尬,他只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誠意滿滿所以才親自前來,可現在秦霖竟然說他在害自己孫子,他這是有苦說不出啊。

    “別說那么多了,救人要緊,帶我過去吧。”

    “我和你們一起去。”

    本來他們兩個人出來是要上班的,可現在金家出了這么大的事,他們自然要過去看看。

    怎么說金家現在也算是依附于自己所存在的,打了金武峰不就等于打了自己嗎

    等秦霖把人救過來后,他一定得好好問問是怎么一回事。

    等他們抵達醫院,差不多是二十多分鐘后的事了,要知道這個時間段剛好是上班高峰期,期間要不是金海指揮自己司機闖了幾個紅燈,那搞不好他們花費在路上的時間還要更長。

    在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門口,院長以及一幫副院長正在門口焦急等待,要知道金家可不是一般的家族,如果金家人死在了他們醫院,那他們醫院肯定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所以當他們聽說金海去請神醫后,他們這些醫院高層都在大門口翹首以盼。

    “來了來了。”有人開口,認出了金海老爺子的車子。

    “秦大師,請。”從車上下來,金海主動幫秦霖開了車門。

    看到這一幕,剛剛才走上來的人民醫院院長以及副院長等人全部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要知道金海現在已經是整個江南省境內數一數二的大人物了,連他們都得仰望,可現在他竟然跑去給人開車門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