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66-43079957/

第507章 我沒有錢
    馬曉曉輕聲道“可是我沒錢了,能借的基本上都借了。”

    她不由自主的看著張云,想要知道是否還有辦法。下意識的,劉美覺得張云應該早就有解決辦法,不然不會淡定站在旁邊。

    “其實不用做手術,還在才兩歲,做手術會有一定風險,針灸與湯藥可以治療先天性心臟病。”

    劉美無語看著張云,這家伙估計又開始吹牛了,中醫科從未聽說過誰可以用針灸來治療心臟病的。先天性心臟病,其實是胚胎發育時期心臟和大血管的形成障礙或者發育異常引起的先天畸形,一半情況下不需要治療,但看孩子的癥狀,嚴重影響到正常生活,危機性命,最有效的辦法是手術矯正。

    中醫傳說很神奇,有五年多年歷史,但對于心臟病卻沒有什么有效的治療辦法。

    劉美做了幾年的中醫科醫生,平時很清閑,治療的病無非是身體理療,但大多數還是使用西醫來治療。張云說可以針灸治病,等于玩笑開大了。她臉色嚴肅,沉聲道“張云,你要為自己的話負責。”

    馬曉曉得知中醫可以治療,驚喜道“謝謝醫生。”

    張云拿出銀針消毒后,揮揮手,道“我施針時,不喜歡外人看著。”

    劉美吐血,想要爭辯,但忍不住了,冷笑道“好,不過我警告你,千萬別亂來。”說完,帶著不情愿的馬曉曉離開,其實她根本不相信針灸可以治療心臟病。

    張云深呼吸,看著躺在桌子上的孩子,目光閃爍金芒,動用神秘一針。

    門外。

    馬曉曉面色憔悴,如果不是張云幫她要回紅包的錢,估計早已經絕望,她懷著最后一絲希望寄托在張云身上,如果不行的話,只好回家。

    劉美來回走動,臉色變幻不定。

    她希望張云能夠治好孩子,因為那是一條生命,但又不希望治好,如果治好的話,張云的行為打破了她多年的思想觀念。在中醫已死的年代里,身為中醫的劉美都覺得不可思議。

    難道張云的醫術比主任唐元還要厲害嗎

    想起張云的年紀,劉美搖搖頭,暗道不可能,從娘胎里學習中醫,也沒有唐元主任就診的經驗多吧。

    門開。

    張云抱著孩子走出來。

    劉美第一個沖上來,查看馬蕭蕭的兒子,目不轉睛,不久之后,露出震驚之色。中醫講究望聞問切,劉美雖然醫術不高,但起碼還是中醫的主治醫生,望還是可以望出一點東西。

    但見小孩兒臉色紅潤,呼吸平順,顯然是沉睡,水面質量極好,與之前的面色青黃,脈搏沉,促,有著天壤之別。

    難道先天性心臟病可以用中醫治療,這打破了劉美多年來的認識,也可能顛覆了老百姓對中醫的價值觀,不禁神色呆滯,望著張云的目光充滿不可思議。

    馬曉曉抱著兒子,問道“醫生,怎么樣”

    劉美深呼吸,緊緊攥著馬蕭蕭的手,笑道“恭喜,你兒子健康了,如果不相信的話,而已再去檢查心電圖。”

    馬曉曉將信將疑,回頭看著張云。

    張云聳肩,笑道“先去醫院檢查看看吧。”

    “媽。”

    一道呼聲使得馬曉曉嬌軀巨震,那清脆的寒聲,與平日里痛苦的截然不同,不會診斷的她也知道兒子變了,變得更加健康。

    “小虎。”

    馬曉曉緊緊摟著兒子,眼淚不住的往下流,丈夫因為疲勞駕駛死在車禍里,兒子有先天性心臟病,兩年多來受盡折磨,作為母親心疼不已,家里花光積蓄,舉債十幾萬,但依舊看不到救治的希望,來到中醫科之后,遇到張云,輕而易舉的解決問題。

    馬曉曉跪在地上,哭道“謝謝神醫。”

    張云急忙將她攙扶起來,微笑道“我不是神醫,只是略懂醫術而已。其實你兒子的病并不是沒治,而是需要時間調養。快點起來。”

    馬曉曉擦著眼淚,對小虎道“小虎,你看清楚了,這是你的救命恩人,將來要努力學習,報答叔叔。”

    小虎眨著明亮的眼睛,純凈的瞳孔中浮現出張云的影像,稚氣道“謝謝叔叔。”

    “小虎乖,長大后好好孝敬媽媽,她為了你吃了很多苦。”

    張云捏著小虎的臉龐,然后注入一股至陽之氣,溫潤敢治好的身體,轉身要走。

    “恩人。”

    馬曉曉抱著兒子,急忙攔著張云,認真道“請你告訴我名字,我馬曉曉雖然沒錢,但肯定會報答你的。”說完,將口袋里的信封拿出來,認真道“請您一定要收下。”

    張云愣住,見馬曉曉堅定神色,笑了笑,道“好,我收下。”

    劉美色變。

    醫院里不準收紅包,而且馬曉曉家庭困難,張云是吃錯藥了嗎,竟然要人家的苦命錢。劉美剛要呵斥,卻被張云接下來的一席話震驚。

    “錢收下了,就是我的嗎”

    張云微笑道。

    馬曉曉見他數錢,暗松口氣,依舊露出感激笑容,重重點頭。

    張云將錢放在小虎懷中,說道“既然是我的錢,我有處置權。小虎還需要補身體,這些錢,算是我送給小虎的禮物吧。你幫他買斷補品,補補身體。”

    劉美愣在原地,心中涌出微妙的感覺。

    馬曉曉欲言又止。

    張云嘆息道“我知道你很想感謝我,不過不需要,你給我錢,已經給了診金,我給小虎買禮物,我們兩不相欠,回去吧。”

    說完,張云大步離開。

    馬曉曉咬著嘴唇,但覺得張云離開的背影異常高大,喃喃道“他像菩薩。”

    張云的表現使得她改變多年對中醫的看法,她看到了中醫神跡。

    中醫有希望了

    劉美緊握雙手,暗道爸,你看到了嗎,中醫出現了一個天才。

    就在張云治好小虎的時候,兒科主任辦公室,王文握著電話,臉色陰冷,道“事情安排好了嗎”

    “王主任,放心,只要那小子離開醫院,我的手下立刻動手。”電話那邊傳來懶洋洋的笑聲,呵呵道“敢打王主任的臉,那小子活的不耐煩。”

    “你們多帶點人,那小子力量很大。”王文不放心,咬牙道。

    “放心吧,雙拳難敵四手,他再厲害,難道還能抵得上二十幾個人”

    王文點頭,沉聲道“事情辦妥之后,晚上我在四季酒店擺一桌。請各位兄弟吃酒。”

    “得嘞。”

    掛掉電話,王文低頭,透過窗戶,正好看到張云走出門診大樓,露出陰寒的笑容。

    處理張云之后,王文還要解決視頻的問題。

    視頻在劉美的手機里,得想辦法將視頻刪除,不然視頻交到紀委部門,問題會很嚴重,院長也保護不了他,好在他跟紀委部門那邊關系非常好。

    “劉美,我動不了你,不過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負的。”

    王文瞇著眼睛,露出寒光。

    中醫科。

    馬曉曉感恩戴恩的離開后,劉美急忙去唐元辦公室,將情況匯報。唐元正在泡茶,聽聞張云竟然可以用針灸治療先天性心臟病,不禁哈哈大笑,搖頭道“小劉啊,你是不是想太多。”

    劉美不悅道“唐主任,你覺得我像是開玩笑嘛,我親眼所見。”

    唐元臉色一正,眼神凝重,沉聲道“病人呢”

    “已經走了。”

    唐元拍著大腿,大叫道“不能走啊,快點攔下她,去體檢科檢查,如果張云真的能夠治好先天性心臟病的話,而且還是用中醫治療,我們中醫科有救了”

    兩人想到一塊兒,互看一眼。

    劉美忙沖出辦公室。

    門診大樓門口。

    劉美望見馬曉曉正好上了一輛三輪車,迫不及待的沖上去,突然,一道身影橫在面前,一把搶走她的手機,轉身就跑。

    劉美色變,叫道“搶東西。”

    無人回應。

    門診大樓的保安愣了很久,剛要追蹤,人家早已經跑得無影無蹤。

    劉美想到上面的視頻,跺腳道“完了,竟然忘記這事。”

    可是后悔來不及,人家搶走手機后,即便是拿回來,里面的東西也不會有,劉美只能希望對方不知道密碼,可以拖延一段時間。但劉美很清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肯定是王文干的”

    劉美咬牙切齒,憤怒道。

    廣場外的道路旁,張云上了一輛出租車,說了一個地方,便揚長而去。

    行進的途中,張云瞥見司機的手臂上有紋身,不禁笑了笑。

    出租車司機是個魁梧漢子,手臂刻著紋身,不時看向后視鏡,滿是橫肉的臉上露出陰寒的笑容。車子并沒有往設定的路線走,但張云好似沒注意,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出租車開到一條偏僻的巷子里。

    司機迅速跳下車。

    張云看到車子前后,二十幾個人包夾,為首的是一個腦袋蹭亮的光頭,每個人手中握著鋼管,氣勢洶洶。

    砰砰

    光頭嘴巴叼著一支煙,敲打玻璃,指著外面,努努嘴。

    張云老老實實的下來。

    “諸位,有事嗎”

    張云掃了一眼,微笑道。

    光頭呵呵,哼道“小子,你看不出來,自己的處境嗎”

    張云搖頭,無辜道“真看不出來,這位大哥,不如說清楚點呀”

    其他人見張云蠢得不知死活,哄堂大笑。

    光頭冷聲道“既然不清楚,我就明說吧,你聽好了,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人家放話,要我打斷你的兩條腿,你說怎么辦”

    張云故作詫異,吃驚道“我就普通人,不可能得罪誰的,這位大哥,是不是搞錯了”

    見張云示弱,光頭覺得事情好辦,對方不像是王文口中難收拾類型,一揮手,齜牙道“別啰嗦,懶得跟你廢話,打算兩條腿。”

    張云見沒辦法聊下去,無奈道“真要打架”

    “你以為小孩子過家家老子縱橫江湖多年,一口唾沫一顆釘,說打斷你兩條腿,就不會少一條。”光頭露出不耐煩,頗為失望,還以為對方多厲害,叫了二十幾個人來,白白分去不少錢,暗罵晦氣,還不如自己過來收拾他。

    兩名混子笑吟吟上前,說道“小子,你是自己躺著,還是我們動手”

    張云嘆口氣,笑道“真沒有其他解決辦法”

    一名混子提著鋼管砸向他的腦袋,罵道“去死。”

    一聲脆響,回蕩在巷子里,眾人擦擦眼睛,見鋼管沒有落在張云腦袋上,而是緊緊握在手中,不敢相信。

    張云臉色平靜,冷冷道“既然如此,我只好出手了。”

    他一腳踢出,將混子踹飛十丈遠。

    光頭臉色難看,但見混子躺在十丈之外,昏迷不醒,明白遇到狠角色,吼道“一起上,弄死他。”

    二十幾人撲向張云。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