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66-42406123/

第412章 挑戰
    袁八色變,一巴掌將袁河打蒙,怒斥道:“混賬東西,你竟然為了一個女人自殺,你是不是袁家的人!”

    袁河嘴角溢血,凄然一笑。

    袁八盯著張云,眼睛里的殺氣越來越重,如果不是因為他,兒媳和孫女不會重傷,兒子不會自殺,他將所有罪孽落在張云頭上,寒聲道:“留你不得。”

    張云放下袁曉寧,深呼吸,準備大戰一場。

    他做好準備,即便是損耗累計的所有力量,也要將袁八斬落馬下。

    大戰一觸一發。

    鮮血濺射,張云一愣,看到袁河撿起地上的刀刺入小腹,露出凄涼的笑容,咳嗽道:“老爺子,兒子不孝,先走一步。”

    “混賬!”

    袁河再混賬也是自己的兒子,袁八不可能像對待袁夫人一樣無情,急忙走到兒子跟前,怒道:“你瘋了么?”

    袁河咳血不止,笑容顯得無比凄涼,深情的看著妻子。

    袁八臉色無比難看。

    袁八猛地站起來,爆發出一股比之前還要可怕的氣勢,死死盯著他,寒聲道:“我可以讓你走,但不是因為你能逃走,而是因為她們保護你。”

    “我給你一個機會,我要與你公平決戰,生死不論,你可敢接受?”袁八冷漠道。

    “好。”

    張云對袁八懷著同樣的殺心,冷冷道:“奉陪到底。”

    “三天后,黃昏時分,雨花橋,決一死戰!”

    袁八抱起兒子離開,如果不及時救治,兒子可能會死,他不忍心看著兒子死掉,暫時放過張云。至于袁曉寧和袁夫人,袁八懶得理會。既然她們想死,就死去吧。

    張云待袁八離開后,再次救治,幸好他懂得神秘卷軸的一針,直接在袁夫人的死穴來了一針,暫時保住性命,但袁夫人因為生機喪失太多,不知道何時可以醒來。

    至于袁曉寧,需要帶回去治療。

    袁夫人交給圓伯后,張云帶著袁曉寧離去。

    袁八與張云的約戰消息不脛而走,如雪花飄散,落滿全城。

    全城轟動!袁八與張云的決戰消息,瞬間傳遍地下世界,引起颶風般的效應。

    柳城飯店。鐵無花從水月山莊回來,聽聞袁八與張云決戰,連續大笑,開酒慶祝,還特意叫來酒店老板安排的幾個**,興奮不已。

    他在袁家山莊被張云壓得抬不起頭,無法無天的他竟然對張云生出恐懼之心,引為奇恥大辱,如果張云不死,恐懼會一輩子跟著他。

    如今張云與袁八決戰,必死無疑。

    鐵無花很清楚宗師的強大,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云省四大家族之所以屹立不倒,最重要的是背后有著宗師的支撐,鐵家可不止一名宗師。

    袁八放在鐵家也是元老級別的大人物,他更是柳城袁家分支的精神支柱。

    “張云,決戰之日,便是你的死期,雖然不能親手殺死你,不過能親眼看到你慘死,我也很開心。”

    鐵無花命令狼叔,準備厚禮去拜訪袁八,如有需要,盡一切可能滿足。

    狼叔得知消息后,更是驚駭。

    張云是何方人物,雖然最近在柳城有些名聲,但為何想不開,去和宗師袁八決戰,他的行為等于自殺。

    鐵無花摟著兩名**,站在飯店最高層,俯瞰柳城車水馬龍,露出猙獰的笑容。

    葉家。黃堃聽聞決戰消息后,扔掉手中的狼毫,眼神變幻不定,隨即恢復冷靜,笑道:“天助我也,除掉張云之后,柳城沒有人可以與我作對,還得感謝袁老出手。”

    軍師在旁邊默不作聲。

    黃堃見她沉默,笑道:“軍師,你覺得張云是不是自大到想要對抗宗師?我承認他天賦很強,可是現在的境界和實力,與袁八決戰,無異于找死。”

    軍師道:“你覺得張云是那種自大的人嗎?”

    黃堃皺眉,回想與張云交手經過,點頭道:“軍師所言甚是,雖然張云不至于自殺,但他與袁老決戰是最不明智的,如果他蟄伏幾年或許還有希望,現在沒有半點勝算。”

    軍師沒有反駁。

    她也很清楚,袁八之所以在柳城地位特殊,是袁家的精神支柱,甚至連狂傲的黃堃在其面前得收斂傲氣,都是因為袁八是宗師,一個不可戰勝的傳奇。

    張云到底在想什么?

    軍師心中疑惑,見黃堃舒展的眉毛,暗道,黃堃雖然表面上不在乎張云,但一直將其當成心腹大患,如今有人出手除掉張云,他該是最大獲益者。

    不管袁老和張云,誰能最后勝出,黃堃穩賺不賠。

    “安排下去,我要親自拜訪袁老,提前為他慶祝。”黃堃無法靜下心練字,恨不得馬上去找袁老,表達最誠摯的感謝。

    水月山莊。寧夫人得知消息后,氣得差點爆粗口,在客廳來回踱步,喃喃道,張云啊,你這是何苦,難道不清楚袁八的強大嗎?他可是柳城僅有的宗師,號稱武道最強者。

    李靖站在旁邊,面帶苦笑。

    他佩服張云,但還是不認同其做法,與宗師決戰,可不是小孩子過家家,更不是治病救人。

    寧夫人臉色嚴肅,道:“去找張云,我要問問他,為何如此想不開。”

    李靖面色猶豫,提醒道:“夫人,張先生做出的決定誰都無法改變,您去勸說,恐怕不妥吧。”

    寧夫人怒道:“難道我要眼睜睜看著他去死嗎?”

    不知為何,聽到張云要挑戰袁八,寧夫人心神不寧,第一時間想要撤掉這場決戰,但她突然想起來,不管是袁八還是張云,身份地位都不是她可以掌控的。

    怎么辦?

    寧夫人內心深處涌出真實的擔憂,并非裝出來,患有絕情癥的她,第一次主動擔憂一個男人。

    柳城的地下世界引起軒然大波,大部分還不知道張云,但他們清楚袁八。

    袁家有個老祖宗,神龍見首不見尾,雖然多年來,袁家行事低調,但是袁家靠著老祖宗的余威,無人敢惹,便是因為袁家老祖宗乃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宗師高手。

    柳城地下世界所有人不好看張云,一致認為他必死無疑。

    不少交好張云的朋友希望聯系他,想要勸說放棄。

    委屈的活著總比失去生命好吧。

    作為事情的漩渦中心,張云關掉手機,在老宅子心無旁騖的給袁曉寧療傷,他動用神秘卷軸第一針,強行打開生死門,貫通生死,將她從鬼門關拉回來。

    為此,張云耗掉所有累計的真氣,盤坐在床邊修煉恢復。

    袁曉寧醒來,掙扎不已,激動叫道:“張大哥,你快走!”

    入眼的是陳舊古板的天花板,袁曉寧撐起虛弱的嬌軀,環顧四周,才發現不是袁家山莊的院子,目光從木窗移動,落在張云身上,驚喜道:“張大哥。”

    張云睜眼,給袁曉寧把脈,許久之后,笑道:“總算沒事了。”

    袁曉寧被心上人抓著小手,傳來淡淡的溫熱,滋潤心田,俏臉緋紅,輕聲道:“張大哥,是你救了我嗎?”

    張云望著她眼睛,眸子里有深情款款,還有依戀幸福,腦海中浮現出袁八心狠手辣,不知道如何開口。袁夫人重傷,就算有他的真氣保護性命但是下半輩子可能要在輪椅上躺著。

    “對不起。”

    袁曉寧見張云不說話,忙緊張道:“我爺爺想要殺你,是他的不對,任何人都沒有權利剝奪別人的生命權。張大哥,你放心,我會站在你這邊的。”

    張云苦笑搖頭。

    袁曉寧以為他不相信,急促道:“張大哥,我爺爺很心疼我,只要我回去勸說,他肯定會打消殺你的念頭,你是好人,我不能讓你受到生命威脅。”

    張云望著袁曉寧的俏臉,布滿真誠和擔憂,心中一暖,道:“你先不管我和你爺爺的事情,安心養傷。”

    “我能住在這里嗎?”

    袁曉寧沒死,經過神秘一針的治療后,恢復大半,張云不得不感嘆,神秘卷軸的一針有著奪天地造化的功效,竟然能夠讓垂死之人康復,看來今后要繼續鉆研才是。

    “你好好休息。”

    張云交代幾句,走出房間。

    袁曉寧躺在床上,望著窗外,天空格外美麗,張云的悉心照顧,是她這輩子夢寐以求的事情,如今得以實現,沉浸在美妙的幸福中。

    “張大哥!”

    袁曉寧輕聲呼喚,羞紅了臉頰,咬著紅唇,眼睛溢出動情的水霧。

    客廳。張云掏出一支煙點上,不知如何跟袁曉寧解釋,她還天真的以為袁八會心疼她,在家族利益面前,袁八連親兒子都可以殺,何況是孫女呢。

    江湖險惡有時不及豪門斗爭,袁曉寧性格天真,還以為袁八會聽她的話,卻不知從開始袁八便打著利用袁曉寧接近他,治療體內的傷。

    張云不忍告訴她事實真相。

    袁曉寧的傷勢還沒有完全復原,有可能留下后遺癥,導致境界無法提升,一輩子停留在鍛體境界。

    對于古武者而言,境界的停滯難以接受。

    小蝶軒的血液有再生效果,說不定可以除掉袁曉寧身體的隱患。

    他第一時間撥打方志云的手機,笑問道:“方董,小蝶軒回家后,身體如何了?”

    “這個嘛……”方志云嘿嘿一笑,沒有立刻回答,反而問道,“張神醫啊,您與袁家的老祖宗有一場決斗?”

    張云愣住,沒想到連方志云知道,看來低估決戰的影響力,殊不知,不但方志云,便是江湖小門派的人也在議論紛紛,茶館,酒店,各種娛樂會所,江湖人物云集之地,都在討論著決戰之事。

    “是吧。”

    張云坦然承認,并沒有覺得不妥,一場戰斗而已,曾經經歷過不知道多少決戰,與袁八的對決屬于小意思。

    但其他人可沒有那么自信。

    “小蝶軒身體恢復挺好,謝謝張神醫關心,對了,我還有個會議,再聯系哈。”說完,不待張云說話,方志云忙掛掉電話。

    張云沒想到對方迫不及待的避嫌,有點詫異,從語氣中可以看出方志云不想與他有所聯系,絕口不提朋友治病的事情,難道因為與袁八的決戰?

    事情遠比張云想象的嚴重,與袁八的決戰影響深遠,曾經與其交好的地下大佬,無人看好他,對于一個死人,沒有絲毫利用價值,哪怕是神醫,有過救命之恩,也不過如此。

    袁家太強,影響力太深遠,以至于無人敢站在張云身邊。

    張云發現,突然之間,柳城沒幾個朋友。

    柳城人民醫院。住院部頂層,貴賓病房。

    方志云面色陰沉,苦惱不已,楊菲在旁邊伺候著,見他表情不對,問道:“方董,怎么啦?”

    “決策失誤。”

    最強兵王闖都市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