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66-42337133/

第398章 被人追殺
    小蝶軒在原地消失,化成一道殘影,撲向張云。她速度之快,連張云嚇了一跳,幸好反應夠快,一只小拳頭,蘊藏著驚人的力量打來,他伸出手掌包住小拳頭。

    張云露出震驚之色,望著在地上滾動的小蝶軒,擔心她受傷,可是來不及說話,小蝶軒再次重來,這次學乖了,沒有直接攻擊,而是選擇后背。

    小蝶軒繞著張云轉動,殘影陣陣。

    瞄準機會,小蝶軒跳到頭頂,一拳打來。

    她只懂得本能攻擊,如果修煉古武術的話,估計戰斗力會飆升,饒是如此,張云內心極為震驚。

    這邊是三代實驗體的強大嗎?

    小蝶軒目前對他沒有威脅,兩下將小蝶軒制服,但張云還是感覺到掌心火辣辣的疼痛,吃驚的看著不服氣的她,沉思不語。

    “下次我肯定擊敗你。”小蝶軒不爽道。

    張云盯著她的眼睛,發現不對勁,小蝶軒的瞳孔呈現藍色,小小的身體中,蘊藏著極為驚人的力量,比起鐵無花不遑多讓,也就是說,小蝶軒目前的狀態,身體強度媲美鐵無花。

    太驚人了。

    張云抓住小蝶軒的手掌,把脈之后,越發震驚。

    小蝶軒體內沒有氣勁的流動,經脈中空蕩蕩的,難道剛才憑借是純粹的身體力量?

    張云預感到三代實驗體的強大,如果將小蝶軒的病原體用來改造實驗體的話,將會造就出合氣境界的高手,零屬于二代實驗體,擁有鍛體中期的實力,爆發后可以擁有鍛體后期境界。

    作為三代實驗體的小蝶軒,天賦遠超零。

    張云隱隱明白,黃堃憑什么與袁家,鐵家做交易,因為他手中提取了小蝶軒身上的病原體,如果可以批量生產三代實驗體,整個云省的格局將會大變。

    必須保護小蝶軒,不能放他回家。

    張云意識到問題嚴重,交代零道:“不管出現什么情況,寧愿不要老宅子,也不能讓別人把她搶走。”

    零見主人表情,點頭道:“我知道,主人。”

    張云交代一些事情后,趕往陳梅說的地址。他想看看,陳梅手上到底有什么關于黃堃的犯罪證據。

    沃爾瑪地下停車場。

    張云走進停車場,拿出手機,撥打陳梅的號碼,問道:“我到了,你在哪里?”

    “車牌號云a088的奧迪車。停車場d區。”

    陳梅急忙說道。

    張云找了幾分鐘,在角落里看到陳梅的奧迪a4,這輛車是葉璇專門賠給她的專車,有夠諷刺的,陳梅原以為可以高高在上坐上總裁的位置,早就將奧迪丟棄,到頭來一場空,只能重新使用,這輛車算是最安全的。

    陳梅將自己包裹嚴嚴實實,大夏天,車里開車空調,她很怕冷,車里開的暖氣。

    張云上車后,差點被車上的香水味熏死。

    陳梅身體瑟瑟發抖,臉色通紅,不是害羞的紅,而是病態的病,其身體呈現陽虛,病的不輕。奇怪的是,陳梅與常人相反,很怕冷,即便是室內溫度將近三十度,依舊覺得含量。

    握著陳梅的手腕,一道寒氣傳來,張云忍不住色變。

    陰寒至極的氣勁!

    陳梅體內有黃堃修煉的陰寒氣勁,能夠破壞體內生機,如果不是自己及時到來,不出兩天,陳梅可能會死不瞑目。

    他輸入一股至陽之氣,消耗掉黃堃留在陳梅體內的陰寒之氣。

    五分鐘后。陳梅恢復正常,躺在椅子上大口喘息。

    張云將空凋轉為冷氣,問道:“證據呢?”

    陳梅沒有回答,還在調息,最后舒口氣,身體總算恢復,不敢對視張云的目光,小聲道:“我手上沒有黃堃犯罪的證據,我只想見見你。”

    張云臉色微變,冷冷道:“你耍我?”

    陳梅哭道:“張云,你不要拋棄我。我錯了還不行啊。”

    張云不悅道:“做錯事就要付出代價。你在新美麗集團飛揚跋扈的時候,難道沒有想過今天嗎,我剛才不救你的話,你很快會死。”

    “能做的我做了,你最好離開柳城。”說完,張云要下車。

    陳梅跟著下車,抱著張云的大腿,哀求道:“求你救我,黃堃想要殺我,我沒有地方去。張云,你那么狠心拋棄我嗎?”

    張云沒有理會,只是漠然看著她。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陳梅的下場是咎由自取。

    陳梅不停的哭泣,她這段時間消瘦許多,因為長期的精神壓抑和心里惶恐,睡眠食欲不好,清一色的病態,而且她哭得傷心欲絕,眼睛里盡是絕望之色。

    張云鐵石心腸,但最怕女人的眼淚。

    輕嘆一聲,張云道:“起來吧。”

    陳梅咬著嘴唇,眼淚直流,不停道歉,說道:“張云,你答應救我了嗎?”

    張云無奈點頭。

    難道眼睜睜看著陳梅去死?

    他打算治好陳梅的病,送她離開柳城,或者云省,這是最好的結果。

    回去的車里。

    陳梅躺在副駕駛睡著了,有張云在的地方,她覺得很安心,大約是好幾天沒有睡好,呼吸比較粗重,扭頭看著她憔悴的臉色,張云心中暗道,這是何苦由來。

    車子震動。

    張云朝后視鏡看去,一輛本田想要撞擊奧迪,一名帶著黑色眼鏡的殺手目光陰冷。車尾變形,保險杠落在馬路上,陳梅震醒,發現了殺手襲擊,俏臉慘白,道:“他們不會放過我的。怎么辦,怎么辦……”她搖曳張云開車的手臂,哀求道,“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不想死把手拿開!”

    張云皺眉,被人追殺,并沒有驚慌,只是陳梅怕死的樣子,令人難以接受,這還是曾經總裁助理,高冷強勢的陳梅嗎?

    陳梅趕緊松開手,惶恐看著透視鏡。

    周圍是柳江河岸,高邊坡足有十幾米,車子掉下去,定然會死。本田撞擊奧迪,殺手想逼迫張云沖向河里,但他低估了張云的車技。陳梅還在驚恐之時,奧迪猛地一個甩尾,七百二十度旋轉,車輪幾乎要掉下去,可是依舊穩穩的行駛在路上。

    本田里的殺手嚇了一跳,沒想到對方車技那么好,不過他也不差。奧迪旋轉之后,速度減慢,殺手看到了機會,眼睛里閃過一道寒光,猛踩油門,沖向奧迪車身。

    如果撞中,奧迪會飛出護欄,掉進河里。

    殺手看到完成任務的希望。

    眼看本田撞過來,陳梅嚇得尖叫,下意識閉眼等死,張云臉色冷漠,嘴角露出冷笑,便在本田撞擊車身的瞬間,油門深踩,速度嗖的一下飆升,零點幾秒的時間,避開本田的撞擊。

    本田沒有撞到奧迪,卻是撞在護欄上,轟的一聲,車子撞破護欄,沖向柳江河。

    奧迪停下。

    陳梅臉色慘白,顫聲道:“我沒死,我真的沒死……”見張云要下車,忙叫道:“不要離開我,他們殺人不眨眼的。快點走吧。”

    張云淡淡道:“我要問問。”

    本田沖進柳江河,但是殺手沒死,想要潛水到幾十米外的岸邊,不過他沒想到剛剛冒出頭,一只手揪著他的頭發,從水中拔出來,丟在路上。殺手砸在堅硬的水泥地板,悶哼一聲,身體痙攣。

    張云蹲下,盯著殺手的眼睛,道:“雇主是誰?”

    殺手冷冷看著他。

    張云拿出銀針,表情淡漠,料到殺手會是這反應,道:“很快你會老實說的。”

    殺手不怕死,眼睛里露出戲謔的神色,什么刑罰他沒見過,能夠出來殺人,早就做好心理準備,既然任務失敗,死亡是最好的結果。但透露雇主的信息,殺手界的規矩更加殘酷。

    不過殺手看到銀針之后,內心突突一下。

    張云嘆息道:“好久沒有用銀針逼供了。你是第一個,希望你能夠堅持兩分鐘。”

    殺手閉眼。

    殺手渾身痙攣,口吐白沫,但意識無比清醒,驚恐的看著張云,宛如看到地獄使者,慢慢的,甚至開始模糊,不由自主起來。

    回到車上。張云握著方向盤,啟動車子,然后離去。

    至于殺手,已經陷入深度昏迷。

    烏衣巷的老宅子。

    張云將陳梅帶進屋,說道:“我盡快送你離開云省。”

    “不要!”

    陳梅跟著進入客廳,嬌軀瑟瑟發抖,急忙搖頭,色變道:“我不想離開柳城,張云,你會保護我的吧?”

    張云冷冷看著他。

    “我為何要保護你?”

    張云搖頭,漠然道,“我不殺了你,已經算是仁慈。你覺得以你的行為,我會保護你?”

    陳梅臉色難看,可是不甘心,說道:“如果我愿意做你的女人呢?”

    張云無語看著陳梅,打量她的身材,的確,陳梅是個誘人的女人,身材比之前更加妙曼,如果主動的話,相信柳城沒多少男人能夠抵抗她的魅惑,但張云卻可以。

    “不要對我使用美人計,這樣會讓你更加難看。”

    張云盯著陳梅,精神力刺入她的腦海中,提醒道。

    陳梅慘叫,捂著腦袋,痛苦不已,哀嚎道:“我知道,我知道了……”

    張云走向二樓。

    零和小蝶軒無聊的坐在客廳,零不會討小孩子喜歡,小蝶軒經過三代阿爾法病毒改造,與一般女孩兒不同,個性時而冷漠,時而天真,與零正好組成一對冷漠姐妹。

    張云帶著陳梅進門,零和小蝶軒不過是看了一眼,繼續冷冷坐著。

    陳梅見張云上樓,急忙起身,去冰箱找東西,很快,她弄好一碗泡面,狼吞虎咽起來,狼狽的樣子,絲毫沒有校花形象。

    零靜靜的看著陳梅。

    陳梅發覺太過狼狽,勉強笑道:“我兩天沒吃東西。”

    一碗泡面不夠,陳梅繼續搜索其他食物,最后找到一些面包。半小時后,陳梅總算恢復一絲正常,惶恐的心得以平復,開始打量老宅子的布置,露出羨慕之色。

    她雖然落魄了,但眼光還早,烏衣巷的老宅子是比翡翠湖別墅區還要高級的住宅區,這里的一棟老房子簡直上億。

    “你好,我叫陳梅。”

    陳梅覺得氣氛尷尬,走向零,伸手,露出職業性的笑容。

    零漠然以對,沒有搭理。

    陳梅訕訕一笑,心中惱火,不過不敢表現,然后看向小蝶軒,道:“小妹妹,你真可怕,你叫什么名字?”

    小蝶軒鄙視看著她,道:“你難道不明白,這里不歡迎你嗎?”

    陳梅愣住。

    她表情尷尬,便不敢再與兩人搭訕,看到客廳有一個衛生間,急忙沖進去。

    洗完澡,換了套衣裳,陳梅渾身舒暢,現在的她,只想睡一覺。

    陳梅沒有見外在一樓找個房間,躺在床上睡了過去。

    張云下樓后,沒有看到陳梅,知道她把這里當成自己家一樣,極為無語,但要他強硬趕人,暫時做不到。畢竟欺負一個落魄的女人,并不是自己的風格。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