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66-40651096/

第320章 二選一
    張云深呼吸,暗示自己要冷靜。

    家里多了個美女洗澡,自己事前不知道,也不能怪罪吧,張云這般想到,沒多久,豆蔻穿好衣服,從浴室走出來,冷冷盯著他。

    相對而坐。

    氣氛尷尬。

    張云咳嗽,見豆蔻俏臉冰寒,大有一言不合就拔劍殺人的苗頭,趕緊解釋道“其實我剛回來,完全不知道情況”

    “不要解釋。”

    豆蔻露出不耐煩之色,冷哼道“江湖兒女,做我這一行,如果被人看身體難道要尋死覓活為了活下去,更加齷齪的事情我也見過。”

    “女殺手都很開放”張云忍不住好奇道,看了身體都沒事,意思說隨便可以越想越離譜,趕緊摒除胡思亂想,嘿嘿傻笑。

    “當然不要緊,不過我會找機會殺了你。”豆蔻冷冷道。

    張云擦額頭的汗,暗道,這還叫沒事,比看其他人都要惡劣吧,只是豆蔻動不動就要殺人,心中不爽,說道“我說你能不能理智點,既然從黑暗走到光明,總不能動不動就殺人吧。你是不是對陳遠下了重手”

    豆蔻沒有否認,淡漠道“他做了跟你一樣的事情,所以沒殺他已經是我仁慈。”

    “我可什么沒看見,你別血口噴人”

    張云信誓旦旦,這時候絕對不能承認瞎看,不然后果嚴重。

    “我還是要殺你。”

    豆蔻面色不變,語氣不變,信念不變,搞得張云頭疼。

    張云知道沒辦法勸說豆蔻,人家有自己一套理念,但見豆蔻鬢角濕,黏在臉頰上,身體還冒著清香,剛從浴室走出來,身體的水珠沒有擦干凈,此刻仔細看的話,豆蔻充滿驚人的吸引力。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

    豆蔻宛如清晨盛露的新荷葉,青翠迷人,令人向往,尤其是想起那道驚艷到讓人心疼的傷疤,張云不知道誰能如此狠心,傷害一個小姑娘兒。

    “好看嗎”豆蔻冷冷道。

    張云點頭,繼續瞧著,主要是想看傷疤,還要給她治療,那么好看的身體多了一道傷疤,實在是暴殄天物。

    “要不要我脫掉讓你看個夠”豆蔻眸子有殺氣。

    張云恍如未覺,露出不好意思,道“男女有別啊,不過如果你硬要脫掉,我沒意見,不脫掉的話,我怎么幫你治療”

    豆蔻剛要出手,聽見治療二字,蹙眉道“治療什么”

    “胸口的傷痕啊。”

    張云露出憐惜的目光,咬牙切齒,憤怒道“那么完美的身體,竟然忍心傷害,實在是”一道冰冷的殺機射來,但見豆蔻充滿寒霧的眼睛,知道說錯話,急忙閉嘴,訕訕一笑。

    “你不是說沒看見”

    豆蔻起身,如同一只豹子,盯著獵物,寒聲道,“我勢必要殺了你。”

    張云反而冷靜下來,敲擊桌子,似笑非笑,絲毫無懼,聳肩道“公園假山上的遭遇,你忘記啦你完全不是我的對手,如果你硬要出手,我只會讓你比在假山上更加狼狽。”

    豆蔻盯著張云,久久的盯著,最后收起殺氣,走向里面的臥室,道“里面的房間我要了。”

    張云點頭,但很快愣住,叫道“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不清楚嗎”

    豆蔻停下腳步,回頭,眸子清冷,道“我沒地方住,暫時在你這里。”

    “可是診所只有一間房。”

    張云吐血,苦笑看著豆蔻。

    “不是正好合適我嗎”

    “那我呢”

    “你睡在外面。”

    “不行,我一定要睡里面,你不知道,我現在身體不好,不能染地氣,必須睡房間里,實在是不行的話,我們可以”

    “我會在你熟睡的時候殺了你。”

    “有必要那么絕情嗎”

    “你試試看。”

    兩人大眼瞪小眼,最后張云眼睛小,瞪不過豆蔻,只能服輸,看到房間緊閉,欲哭無淚,房間都沒有裝修好,雖然用的都是硅藻泥,甲醛含量不高,但個人不建議住在里面,奈何沒有地方住,只能湊合。

    偏偏豆蔻要來,張云只能住在外面。

    人倒霉喝水塞牙縫。

    張云在外面弄好床鋪,躺在上面,隔著一扇門,想著豆蔻在房間里的情況,是不是穿著睡衣,抱著洋娃娃入睡呢

    “豆蔻,我怕鬼,不敢一個人睡”

    張云在外面大叫道。

    “你進來啊。”

    里面傳來豆蔻冷淡的聲音,張云大喜,跳起來,想要沖進去,不過房間再次傳來磨劍聲,只覺得頭皮發麻,跟女殺手睡在一張床,跟找死沒區別。

    回到床上,張云唉聲嘆氣。

    一夜過去。

    張云倒是睡得很香甜,醒來后急忙捂著胸口,發現自己還活著,松口氣,同時背脊發寒,如果豆蔻昨晚趁著自己睡著下手,還真有可能得手,不禁冷汗直冒。

    房門緊鎖,豆蔻已經離開。

    桌子上擺著豆漿油條,張云嘴角彎起,露出開心的笑容,其實有女人住在一起,還是不錯的。豆蔻應該是外冷內熱,雖然喊殺,但并沒有動手。

    豆蔻,其實還是可造之材。

    只是阮清

    想起叢林中白衣飄飄的倩影,張云瞳孔閃過一絲復雜之色。

    “昨天得了不少禮金,想辦法置套房產,不能總睡在診所里吧。”張云經過昨晚的事情,決定買套房子,新美麗集團周圍房價老貴,均訂超越兩萬,地處市中心,這棟大樓還是葉凌天多年前柳城新區為開發時買下,如今價值好幾個億。

    他在診所里找禮金,突然一愣,隨即想起錢都在房間里。

    張云心中有種不好的感覺。

    不會都拿走吧

    電話響起,張云還在想著禮金的事情,加起來估計還幾百萬,但不見了,沒好氣接通,說道“你好。”

    “張云,有空聊聊嗎”

    張云臉色微變,這是黃的聲音。“我跟你沒什么好聊的”

    黃表面溫文爾雅,平易近人,但骨子里藏著一股冷漠,任何阻礙他的人都會成為敵人,而且對對付敵人不擇手段。

    張云看人很準,知道黃不是好東西。

    “先別急著掛電話,我手中有你想要的東西。”黃微微一笑,不急不躁,誘惑道。

    “我不知道你說什么”

    張云不耐煩要掛電話,可是黃接下的話卻令他震驚不已。

    “我有阿法爾病毒血清,不知道你是否感興趣呢”

    黃的消息渠道很可怕,竟然知道他想要阿爾法兵符血清,不過他最終目的不是血清,而是比血清更高級的東西,目前還沒有研發出來。

    “地址。”張云沉聲道。

    一個小時后。翡翠湖別墅區,十九號別墅,黃的宅子。

    四下無人。兩人相對而坐。

    清茶,檀香,頗有古風。

    你不言,我不語。

    黃很有雅致,沏茶,倒茶,品茶,頗有古代文人宴客之風,將張云當成最好朋友。茶是好茶,特供西湖雨前龍井,每年產量極少,若非最重要的賓客,黃平時舍不得喝。

    張云發現黃其實很懂生活,從其去留無意行云流水的茶道便可以看出,此人非常注重生活品質,但想到其身份,很難聯系起來。

    黃溫文爾雅,知書達理。兩人相互觀察,黃發覺張云敢單槍匹馬過來,毫無畏懼,便是一條好漢,有膽魄,夠年輕,只可惜不能為自己所用。

    “茶如何”黃見兩人都是很有耐心,不會因為時間磨耗而落了氣勢,笑問道。

    “茶不如人。”張云回答道。

    黃眉頭一挑,詫異道“怎么說”

    張云道“茶是好茶,但我們我話可說,所以再好的茶葉,不能與摯友分享,是一種浪費。我想葉總也沒幾個摯友。”

    黃微微一笑,思索片刻,點頭道。

    “人無完人,葉總雖然極致表現冷靜,儒雅,相比是小時候缺失好的成長環境,長大后,缺少什么,炫耀什么。”

    張云盯著黃的眼睛,毫不掩飾指出對方的性格缺陷。

    黃呵呵一笑,搖搖頭,并不同意。

    “你可知我叫你來的目的”黃又問道。

    “不知,不過應該不是好事。”

    一問一答,兩人唇槍舌劍,難分伯仲,黃對張云越發欣賞,此人如果能夠作為自己下屬,或許可以開辟一個新時代。

    “按照葉璇的輩分,你應該叫我叔叔。”黃惋惜道,露出悲憫之色。

    “如果葉璇肯叫你,我不介意。”張云不動聲色反擊道。葉璇不可能叫黃叔叔,因為葉凌天因為黃而死,葉璇現在最大的冤枉是給葉凌天報仇。

    “不可調和”黃皺眉,好奇問道。

    “無欲則剛。”

    張云回答則是告訴黃,他手上沒有自己需要的,自己也沒有權勢地位的需求,并且柳城的林子沒有想象中大。

    黃惋惜道“我十分不想與你為難。”

    “我也是。”

    “不如握手言和,你離開柳城,我發誓不再對付葉璇”黃突然盯著張云,問道。

    張云嘆口氣,無奈道“為何不是你離開柳城”

    “我有很多舍不得。”

    “舍不得,放不下,這才是葉總武功難以進步的根源。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氣氛炙熱。殺機凜然。

    張云無懼對視,看到了黃眼睛里有著自己的身影,明白對方已經動了殺機。不過他既然趕來,便有把握。

    黃笑了笑,并沒有動手,而是拍手。

    兩人被押送客廳。

    張云看到陳梅姐弟后,臉色微變,不悅道“黃總,這是何意”

    黃笑了笑,說道“你不能白來,我送你一件禮物。”

    陳梅看到張云后,嗚嗚大叫,可惜被膠布封住嘴巴,無法言喻,但眼神哀求,瞳孔中帶著恐懼,悲哀,羞辱,還有一道炙熱的復仇火焰。其頭發凌亂,看來在葉家遭遇很慘。難怪杏林春開業,陳梅沒有出現,原來是被黃抓走了。

    陳梅姐弟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黃朝其中一名黑衣人使眼色,說道“這段時間,這兩人出賣葉璇,想要對付新美麗集團,而且葉璇身上中毒,都是因為這兩個人。所以你覺得該不該死。”

    張云暗示自己平靜,黃看似平靜,可是做法瘋狂,絕對不會開玩笑。

    陳遠聽到要死,眼淚直流,被人直接從床上綁過來,痛不欲生,本來對老姐抱希望,覺得會有人來拯救自己,沒想到連老姐也被綁架了。

    陳遠內心驚恐,并不想死,哀求看著張云。

    “兩個,只能活一個,你如何選”

    黃起身,嘆口氣,說道,“如果你能投靠我,你說什么我給你,但你既然不愿意,我還是要給你點福利,兩姐弟,你選一個吧。”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