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66-40647114/

第299章 大飽眼福
    張云躲在門背后,望著近乎完美的美背,眼看葉璇要解開小衣,心糾結不已。

    到底要不要出聲阻止?

    很艱難的問題。葉璇或許是太累,或許是覺得總裁辦公室私人地方沒人敢來,所以很放心,準備解開小衣,用熱水洗掉身的汗,解解疲憊。

    張云清醒后眼睛特別明亮,雖然沒有完全看光,可是從背后來看,發現葉璇真的很漂亮,一個女人的美麗不光是靠臉蛋,身材,其實真正會欣賞的男人看女人的腿和蠻腰,鎖骨和背后。

    正看成嶺側成峰。

    如同綢緞般的皮膚,凝脂般透徹,在水霧的氤氳帶著神秘感,張云很清楚行為不道德,但依舊忍不住去用欣賞的目光去看呆眼前的風景。

    葉璇的背部如同鬼斧神工的刀工雕刻出大自然的菱角分明的山峰,遠看瘦削香肩下是兩排具有創造力的肩胛骨,順著絲綢般的順滑肌膚卻是形成一幅完美的圖畫。

    張云干吞口水,眼看葉璇解開扣子,急忙閃出衛生間,好在速度夠快,葉璇沒有發現,繼續洗澡。

    他走出衛生間,呼吸著外面的清閑空氣,大口喘息,暗道可惜,如果再有一次機會可能不會離開,不過念頭只是想想,還是盡快離開辦公室為妙。

    他準備走出辦公室,撞見門口的陳梅,兩人同時一愣。

    陳梅見辦公室沒有葉總,疑惑道:“你來辦公室做什么?”

    張云尷尬道:“我剛來,找葉總有事。”

    陳梅疑惑道:“我一直在門口,怎么沒有看到你從電梯出來?”

    張云暗罵陳梅多事,少說兩句成不,尷尬道:“葉總不在,我下次再過來吧。”

    “別走。”

    陳梅叫住張云,嘆息道:“張云,我有件事情跟你商量。我知道你對葉璇的職位安排不滿意,但明眼人一看便清楚,葉總對你很器重,放你去保安部還是其他部門,都是為了鍛煉你,將來好重用你。”

    張云暗道,葉總如果知道我躲在衛生間,而且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估計會殺了我。

    “我怎么會怪她呢。我真有事,先走一步。”

    陳梅又叫住一只腳走出辦公室的張云,說道:“其實我很想感謝你,我弟弟跟我說,愿意留在你的診所幫忙,希望你能教他做人。我弟弟的性格我很清楚,眼高手低,所以不敢放進集團實習,我對你很看好,如果你能夠叫好我弟弟,我請你吃飯怎么樣?”

    張云心叫苦,葉璇估計快從衛生間出來,再不走來不及啦。

    “我弟弟給你添麻煩,你多擔待啊。”

    陳梅發現張云今天不對勁,尿急一樣,想要離開,好道:“怪了,我看起來有急事,可以告訴我,或許我可以幫你?”

    張云暗自嘆息,你能幫我的事情便是快點讓我消失。

    “陳助理。”

    張云見陳梅不說話,告辭離開,可是背后傳來葉璇清冷的聲音,身體僵硬,暗道糟糕,這次可能有被看破的風險,剛準備走,葉璇淡淡道:“張云,你也留下,我有事跟你說。”

    完蛋了。

    張云無奈轉身,見葉璇洗完澡后,纖手還冒著水氣,估計是匆忙穿衣出來,沒有來得及弄干耳邊的水珠。

    陳梅見葉璇在辦公室,說道:“我還以為你出去呢,張云說找你有事,我不打擾了啊。”

    辦公室只剩下張云和葉璇。

    葉璇坐在辦公室,纖手微微顫抖,死死盯著張云,問道:“你來多久?”

    “剛來!”

    張云臉色嚴肅,表情像是發誓,沉聲道:“我還以為你不在辦公室呢,呵呵,沒想到葉總竟然在,幸會,幸會。”

    葉璇盯著張云的眼睛,發現他神色慌張,皺起眉頭,問道:“你找我有事?”

    “沒事!”

    張云尷尬一笑,不敢去看葉璇的眼睛,同時暗罵自己心理素質太差,人家沒有發現,緊張個毛啊。

    “你似乎很著急?”

    葉璇發現張云跟平時不一樣,陷入思考,突然,她俏臉巨變,看看衛生間,再看看張云,兩者聯系一起,露出殺人的目光。

    “葉總,我什么沒看見!”

    張云立刻解釋起來,咳嗽道:“你不要想太多,也不要有心里負擔。我保證沒看到不該看的地方。”

    葉璇俏臉冰寒,氣得嬌軀顫抖,怒道:“我什么都沒有問,你倒是不打自招。張云,你老實交代,你到底對我……”有些話說不出口,俏目含淚,想著保持二十幾年的清白身體,竟然被張云用無恥的方法看去,有種想殺人的沖動。

    “葉總,我實話說吧,之前我在辦公室的衛生間,沒想到你突然回來,本來我是要招呼,可是你只穿著……一點點衣服便走進衛生間,當時我也不好跟你打招呼吧。我保證當時閉著眼睛,什么沒看見。”

    葉璇冷冷盯著張云。

    張云苦笑,無奈道:“你到底要怎么才肯相信我?”

    “你既然閉眼,為什么知道我只穿著……”葉璇氣急而笑,抓著鼠標,準備砸人。

    張云額頭冒汗,支支吾吾起來。

    “可能是心靈感應吧。”

    “張云,我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立刻給我滾出去!”

    葉璇大怒,抽起筆記本朝張云砸過去,眼睛泛紅,咬牙道:“我再也不想看見你。”

    張云狼狽走出辦公室,嘴角抽抽,暗道,壓根看不見什么,基尼而已,去海邊游泳都出都是,估計葉璇太保守吧,一時間難以接受,等過段時間便會好,有時間帶她去游泳池看看,才能打開心結。

    他搖頭失笑,離開新美麗大樓。

    辦公室里。

    葉璇不斷提醒自己,張云說的是真話,沒有看到不該看的地方,但是按照張云性格,如果沒有做過事情不可能表現出緊張,一定是看到了。

    她仿佛受到極大侮辱,原以為張云口花花,不會做下流的事情,沒想到因為自己的寬容,對方變本加厲,竟然跑到辦公室,之前還對趕張云出別墅心愧疚,現在看來是明智之舉,鬼知道他會不會做事禽獸的事情。

    將來不管馮敏如何勸說,一定不會讓張云進入別墅。

    葉璇眼眶微微泛紅,心極其委屈,便是在衛生廳大人物家門口受到侮辱也沒有如此難過,趴在桌啜泣。

    張云,我恨死你!

    葉璇是個傳統的女孩兒,別說穿基尼游泳,便是稍微性感一些的衣裳也不會穿,她與同年齡的女孩兒性格不同,所以對貞潔這塊看得極重。

    但張云喜歡挑戰底線,可是每次原諒都會讓對方更加囂張。

    思前想后,葉璇心做了決定。

    走出新美麗大廈,張云松口氣,背脊還在冒汗,暗道,這次玩得有點大,但不怪自己吧,誰讓葉璇進浴室時沒注意,被占便宜還怪別人,況且又沒看到什么有用的,雖然葉璇身體令人著迷。

    杏林春。陳遠翹著二郎腿,興致勃勃只會工人裝修,道:“顏色弄錯,重新搞過,還有藥柜不應該放在這里,應該放在墻角,你們到底是不是專業的?”

    “如果不行我另外換人!”

    張云見陳遠淡定自如不懂瞎搞的樣子,不去做領導很可惜。不過工人對新來的監理心里不滿,裝修是嚴格按照圖紙進行,陳遠卻打翻圖紙設計,隨著興致安排,純粹瞎胡鬧。

    “你們不做好,我可不會給錢!”陳遠見有工人不滿意,冷笑道。

    “陳遠。”

    張云走進杏林春,皺眉道,“你在做什么?”

    陳遠見張云到來,并沒有停止指揮,大手一揮,叫道:“你在旁邊涼快,我全權指揮。你化程度低,很容易吃虧。”

    “這是我的地盤。”

    張云心不悅,這小子給點顏色開染坊,不知道天高地厚。

    “怎么,你對我不滿意?”

    陳遠冷笑,盯著張云的眼睛,不屑道,“我來這里幫忙已經降低身份,而且商鋪屬于新美麗集團,不是屬于你。我姐安排我來這里,便是不放心你做事,你不明白嗎?”

    他意思很明顯,商鋪是新美麗集團的產業,不是張云私人,所以陳遠沒有必要聽從張云的意見,完全可以自己決定。

    “在我生氣之前,立刻給我滾蛋!”

    張云心情不好,在辦公室與葉璇差點鬧翻,對方可是砸筆記本,如果準星好點,腦袋都要開瓢,偏偏陳遠不長眼居然還狐假虎威起來。

    “老子不走,你有本事將商鋪買下來,沒錢不要裝大款,我已經告訴你,這里我說了算……”陳遠還沒有說完,張云一把抓著他的頭發,直接扔出商鋪。

    陳遠砸在地,怒視張云,喝道:“你打我,你知道后果嗎?我隨時可以讓你失業!”

    “滾!”

    張云很厭煩陳遠的態度,一個大學城不腳踏實地學習,卻在外面裝逼,看來是被葉凌鳳修理不夠,好了傷疤忘了疼,而且葉凌鳳不會無緣無故放走陳遠,肯定帶著目的。

    陳遠感覺到張云可怕氣勢,嚇得臉色慘白,算是葉凌鳳身邊的打手也不,直接爬出十幾米外,驚恐看著他,色厲內荏道:“你不要囂張,我馬告訴我姐,開除你。”

    在陳遠看來,張云是保安,老姐是總裁助理,兩人身份天差地別,想要開除張云只要跟人事部打個招呼行。

    陳遠心怨恨,指著張云,喝道:“你給我等著,有你好看!”

    張云懶得理會,對工頭道:“你們按照圖紙裝修,除了我的話,其他任何人不需要理會,如果他們有意見,叫來找我。”

    “曉得。”

    工人點頭,繼續干活。

    陳遠走到路邊,不敢靠近杏林春,掏出電話,打給陳梅,訴苦道:“老姐,你快幫我出氣啊。”

    “怎么回事?”

    陳梅聽見弟弟哭聲,心疼不已,問道,“你不是在杏林春幫忙嗎,難道你得罪張云啦?”

    陳遠怒道:“我好心幫忙,他不但不領情還打我,我傷口又流血啦。”

    陳梅驚呼一聲,叫道:“張云怎么能這樣,你確定沒有得罪他?”

    陳遠哭道:“我一直聽老姐你的話,畢恭畢敬,認真請教,但他不但不理我,還去泡妞。我說了兩句,他罵我,打我,還說你是賤人。”

    “豈有此理!”

    陳梅心窩火,自己好心將弟弟給張云教導,算是信任他,相信他,也想搞好關系,沒想到對方故意刁難,分明是打臉,狠狠打他總裁助理的臉。

    雖然搞不清楚葉璇與張云關系,但相較自己與張云,葉璇肯定會選擇自己。

    陳梅眼睛噴火,寒聲道:“你放心,我肯定會給你討公道!”

    掛了電話,陳梅急匆匆下樓。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