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66-40647094/

第285章 殺手锏
    寧夫人沒有感情,對男人沒興趣,但每次表現出對張云極為熱情的樣子,他明白,寧夫人需要他,尤其是需要他的醫術和實力。張云也需要寧夫人幫忙處理一些麻煩。

    兩人從半年前開始合作,寧夫人因為張云幫忙,位置越來越穩定,生意越做越大。

    但張云不是很信任寧夫人,因為利益的糾葛。

    “張云,找我有事嗎?”電話那頭傳來寧夫人慵懶的聲音,腦海浮現出她穿著性感睡衣,睡眼迷離,展露出嬌媚姿態的樣子。

    “麻雀首領的地址。”張云開門見山,問道。

    “人家很困啊,能不能晚點再說。”寧夫人開始耍花腔,挑逗道,“不如你過來我家,我家有好大的水床,很舒服的。”

    張云黑臉,罵道:“我說你要點臉行不,明明對我沒興趣還表現出那么積極,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信不信我管你三七二十一,過去把你辦了,你還是雛兒吧。”

    寧夫人哎呦一聲,咯吱笑道:“那你來呀,人家真沒試過男人的味道,看你長得不錯,不如跟你試驗試驗?”

    “小妖精!”

    張云心暗罵,但沒有時間糾纏,不耐煩道,“我次幫你治好袁曉寧,你給我麻雀首領的消息。我想把麻煩盡快解決。”

    “次你去袁家,收獲最大是你好不好?”寧夫人繼續挑逗,語氣幽怨,說道,“我昨天去袁家看望袁曉寧,她對你念念不忘,我說張云,要不要考慮一下,將她收了,繼承袁家的財產,絕對超過你想象。”

    “不說我掛了。”張云頗為無奈,沒好氣道,寧夫人總喜歡不正經,不過正是因為如此,才覺得沒壓力,至少寧夫人是為數不多懂他的女人,只可惜不喜歡男人。

    “云海會所,天字號包廂。”寧夫人覺得差不多,不然張云生氣,結果不好看,說了地址,再次邀請他去會所玩,“我的模特公司新來一批貨,質量很好,要不要嘗嘗鮮?”

    “神經病!”

    張云掛掉電話,殺向云海會所。

    寧夫人夠直接,入住自家的會所,也敢暴露,看來是足夠重視張云,不然以麻雀首領的能力,沒有人不忌憚,即便是王家對于麻雀何種A級別的殺手組織也要敬而遠之。

    云海會所。

    張云來到樓下,望著頂層,感覺到一股若有似無的氣息,鍛體初期境界,應該是麻雀首領。

    他準備沖去直接弄死,這是他個人風格,凡是不拖沓,一出手干,直到對手死掉位置。當然張云不魯莽,只有在絕對掌控的情況下才可能殺去。

    可惜張云準備沖去,發現麻雀首領下樓。

    張云停下腳步,沒過多久,看到一個身穿黑色長袍,將面貌遮掩極好的麻雀首領走出大門,坐一輛很普通的大眾桑塔納,往市心方向去。

    張云好,想要追殺請動麻雀的雇主,悄悄跟。

    柳城人民公園。

    張云沒有想到麻雀首領會來這種地方,公園散步的市民人山人海,尤其是內湖旁邊,坐著一戶戶家庭還有情侶,沐浴陽光,呼吸公園新鮮的空氣。

    這是一個充滿祥和與幸福的地方。

    麻雀首領沒有往人少地方,而是來到湖畔的咖啡廳見人。

    “難道是雇主?”

    張云順著麻雀首領,看到了咖啡廳外坐著一對老人,從起色看,身體不好,而且面目慈祥,身并沒有很強烈的怨氣和殺機,根本不是對葉璇有仇的樣子。

    麻雀首領從包包里拿出黑色盒子,里面擺放著一排排長短不一的銀針。

    張云心詫異,暗道,麻雀首領難道還是個醫生?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令張云很震驚。

    看完之后,張云眼神復雜。

    “老人家,你得的是糖尿病,西醫使用胰島素,但你的身體太虛弱,長期注射胰島素的話會影響壽命,我給你施針后,你按照面的藥方吃三個月,糖尿病會得到好轉的。”

    麻雀首領耐心給老人講解,分析,最后目送二老離開。

    待治好老人的糖尿病,接下來來了四個病人,每一個在醫院花了很多錢,但沒有治療效果,經過麻雀首領的妙手針灸,很快得到解決。

    麻雀首領的醫術令人驚嘆,被稱為神醫。

    咖啡廳走出個帥氣的男人,走到麻雀首領對面,拿出名片,微笑道:“你好,美女。我看你免費為別人治病,是個心地善良的女孩兒,不知道能夠交個朋友。”

    麻雀首領見沒有病人,起身離開,沒有看帥氣多金男子一眼。

    帥氣男子愣住,隨即露出陰沉的臉色,一揮手,兩個保鏢將麻雀首領圍住,罵道:“不知所謂,我邀請你看得起你,今天你不跟我走也得走。由不得你。”

    麻雀首領淡淡道:“你確定要攔著我?”

    “我很確定,同時更加確定我喜歡你,如果你乖乖跟我走的話,或許會得到很好的條件,我在咖啡廳呆了三天,你在這里治病三天,暗道不是想要吸引我注意力嗎?”

    帥氣男子嘿嘿一笑,掃過麻雀首領的身材,嘖嘖道:“看不出來啊,雖然看不到你的臉,不過憑我多年玩女人的眼光,你肯定是個不可多得的美女。”

    麻雀首領沉默以對。

    帥氣男子以為對方害怕,更加得意,興奮道:“乖乖,讓我掀開你的蓋頭,仔細看看唄。我迫不及待想要跟你談情說愛。走吧,酒店我都訂好了。”

    一道銀光刺入帥氣男子的眉心,麻雀首領快速離開。

    帥氣男子張大嘴巴,眼神驚恐,最后倒在地,死不瞑目。

    張云皺眉,暗道,此人殺氣很重,草菅人命,殺人如游戲般,顯然手有不少命。

    麻雀首領沒有離開公園,而是登山約莫百米的人工山,在山頂涼亭停下,背對下山階梯,冷冷道:“你跟蹤我很長時間,出來吧。”

    張云沒有隱藏行蹤,不然麻雀首領不可能發現他,是故意泄露氣息,沒想到對方很自信,不但沒跑,反而在人跡罕至的涼亭決定出手。

    麻雀首領轉身,掀開蓋頭,冷笑道:“你找我?”

    張云看清楚麻雀首領的臉,楞了一下,竟然是有過一面之緣的大美女。

    豆蔻!

    張云沒想到麻雀首領居然是豆蔻,望著那張精致到泛著圣光的俏臉,如水般的眸子隱藏悲憫的愛意,黑色的長袍是一具充滿動感而且極為火爆的身材,如此美好的年華,美麗的女人竟然是殺手組織的頭子,令人很難相信。

    “我們見過。”

    如果沒有見過麻雀首領樂于助人,張云不會給對方說話機會,更不會嘗試連自己都詫異的想法。

    “你在會所找我的時候,眼睛里有殺氣,說明你想殺我,現在我卻看不到殺氣,難道是因為你見我漂亮與那些臭男人一樣,想要占有我?”

    豆蔻說得很直接,弄得張云不好意思接話。

    還能說什么?

    豆蔻啊,你很自信,沒事別太自戀?

    還是不錯,我要殺死你。

    張云望著豆蔻的眼睛,沒有害怕,而是充滿自信,暗自點頭,雖然對方是殺手組織的首領,一個A級別組織沒有放在心,但依舊覺得難以下手。

    辣手摧花的事情做過很多,張云不在乎多做一次,不過豆蔻還有救。

    “你對我有興趣?”豆蔻見張云沉默,以為猜其心想法,嘲諷道,“你們男人都是這服花癡模樣啊,我原以為你與眾不同,想不到看錯人。”

    “你才多大年紀,見過多少男人,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覺得所有男人一個類型嗎?”張云白眼,沒好氣道,“記住,不要將我與其他男人混為一談,我張云可是正人君子,絕對不會對你有其他想法。”

    “然后呢?”

    豆蔻感覺到張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長袍里的最飽滿的地方,眸子冰寒,冷笑道。

    “你跟著我吧,我身邊缺個助手。”張云艱難說出自己的想法,盯著豆蔻的眼睛,開始苦口婆心勸說,“你看,做殺手沒出路的,指不定那天被人干掉。你醫術不錯,傳承醫大家,我呢,開個診所,你過來幫我,說不定還可以創造跡。”

    “跟你?”呵呵一笑,豆蔻反問道,“你的杏林春還在嗎?”

    張云老臉微紅,暗罵這妞兒不懂聊天,哪壺不開提哪壺,尷尬道:“杏林春沒有,可以重開,只要人還在,完全沒有問題。”

    “我拒絕。”

    豆蔻搖頭道。

    “為什么?”

    張云很騷包問道,覺得豆蔻錯過這次機會,肯定會后悔的,而且自己可不是經常邀請美女,即便是漂亮如寧夫人,也很難放心,對于豆蔻,覺得此女是個好苗子,不能誤入歧途,當然,豆蔻年紀小,身材火爆,稍微培養一下……

    想歪了。

    張云急忙擺正臉色,咳嗽一聲,期盼看著豆蔻。

    惜才啊。

    誰讓自己心地善良,喜歡收美女助手呢。

    “因為我會殺了你。次你走運,放你一條生路,你送門來,我不會對你留情。”

    豆蔻目殺氣迸射,指縫間多了一枚銀針。

    有風來。

    涼風習習,與炎炎夏日格格不入,人民公園的空氣清新怡人,帶著夏季的清涼以及人工山的花香,沁人心脾,但涼亭的風卻夾雜著豆蔻的殺機,冰冷刺骨。

    似有山雨來。

    古武術,鍛體初級,山雨欲來!

    張云看到豆蔻的招式,心詫異,她是鍛體初期境界,而且還可以動用鍛體術,威力在杏林春遇到是強大十倍不止,難怪自信滿滿。

    一個懂得鍛體術的鍛體強者,遠超SS級別高手,作為刺手組織的首領綽綽有余,甚至張云懷疑,此女的戰斗力已經達到了A級別組織的頂峰。

    “死!”

    豆蔻手的銀針朝張云射出,速度如光,如電,如霧氣,令人捉摸不到痕跡,微風細雨般的落在身。

    不帶煙火的銀針才是最可怕的。

    張云發現豆蔻對于針灸天賦以及醫的實力,的確有惜才之心,面對漫天花雨,不閃不避,瞳孔無數的化雨消失,只剩下一枚射來的銀針。

    豆蔻心冷笑,這是她殺手锏之一,一旦出手,漫天花雨迷惑感官,找不到銀針的本體,當看到銀針的瞬間,銀針已經打入對方的身體。

    這一招,曾經殺死一個鍛體境界的高手。

    張云看不出境界,但豆蔻對山雨欲來很有信心,覺得一出手便會有結果。

    而且豆蔻不喜歡張云的眼神,與咖啡店帥氣男人一樣,赤果果的占有,恨不得將她衣服扒光,與其他流氓沒有區別。

    所以張云注定必死。

    豆蔻毫不留情。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