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66-40647085/

第276章 掃黃檢查
    總統套房。

    葉靈沨敲開門,看到一張黝黑丑陋的臉龐,忍著惡心,媚笑道:“韓教授,有沒有想人家?”

    “當然,我可想死你了。”

    韓一把抱住葉靈沨想要親吻,但葉靈沨巧妙避開,嬌笑道:“黃先生讓我過來問問,你的研究做得如何?”

    韓元興奮盯著葉靈沨的身材,差不多四十歲,可是保養非常好,充滿少女沒有的風韻,尤其是柔媚的身材,讓人忍不住想要壓在身下,肆意蹂躪。

    韓元早想要得到葉靈沨,這次無論如何要得手,奈何葉靈沨是撩撥高手,將韓元撩撥得*,但依舊無法得逞。

    韓元坐在床,氣沖沖盯著葉靈沨,不悅道:“你什么意思,我已經夠遷你,如果再躲開,別怪我沒提醒你。”

    葉靈沨收斂笑容,打量著韓元身體,發現某個地方有反應,心鄙視,他這種丑角也想得到自己,異想天開,雖然這些年不斷去引誘不少成功男人,基本都會成功,但她可不是隨便的女人,雖然隨便起來不是人。

    今天韓元的表情不同,顯然動震怒。

    葉靈沨思考著如何安撫對方,韓元是病毒專家,對病毒研究很精通,黃堃想要盡早解開阿爾法病毒的秘密,離不開韓元的幫助。

    “我訂了明天的機票回國。”韓元冷著臉,目光沒有離開飽滿的地方,越看越喜歡,身穿旗袍將身材勾勒的曲線畢露,分外誘人。

    葉靈沨幽怨道:“韓教授,感情需要慢慢培養啊,如果我現在給了你,你會覺得我是個隨便的女人,將來怎么辦?”

    韓元心暗罵,賤人,你不是隨便的女人嗎,想要將男人玩弄于鼓掌之,可老子技高一籌,有你沒辦法拒絕的東西,這次看還收拾不了你。

    他嘿嘿一笑,打開電話,得意道:“我想告訴你一個消息,病毒進化的公式我計算出來,只要得到病毒本體進行試驗驗證便可以得到你們想要的結果。”

    葉靈沨心大喜,沒想到韓元速度那么快,不愧是國際病毒專家,想要去拿電話,但韓元合筆記本,攔在前面,嘿嘿道:“公式是死的,人是活的,面的計算是初次方程,真正的驗證公式在我腦子里,想要得到的需要交換。”

    葉靈沨停手,心糾結,到底要不要犧牲一下身體,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雖每次覺得很臟,配不黃堃,但都是為了他采取犧牲身體。

    見韓元興奮,沖動的眼神,葉靈沨明白如果不陪好韓元可能得不到病毒驗證公式,也沒辦法加快黃堃的計劃,心暗恨,但面帶微笑,走到很遠面前,纖手慢慢的摸著他的肩膀,幫其按摩,吹耳邊風:“那么猴急做什么?人家早是你的人了,快去洗個澡。”

    韓元心狂喜,終于可以抱得美人歸,葉靈沨可是極品女人,是他這個年紀最喜歡的女人,急忙重進浴室。

    葉靈沨目光閃爍,暗道,當被狗咬了,等任務完成,我會親自殺了你。

    下定決心,葉靈沨深呼吸,然后開始解開旗袍的扣子,準備伺候又黑又瘦的韓元,強忍著惡心,當是執行任務。

    韓元三兩下洗完澡,看到葉靈沨躺在床,蓋著被子,旗袍脫掉放在凳子,干吞口水,瞳孔射出炙熱的目光,死死盯著露在被子外面一條雪白的腿,顫聲道:“你真漂亮。”

    葉靈沨媚眼如絲,勾勾手指,笑道:“來呀,好好愛人家吧。”

    韓元大吼一聲,撲了去。

    葉靈沨咯吱一笑,半推半,即將接受韓元的攻擊,在關鍵時候,突然,酒店的們被撞開,兩名警察沖進來,看到正在床玩游戲的葉靈沨和韓元。

    “不許動,掃黃檢查。”

    民警盯著兩人,旁邊的同事拿出攝像機開始攝像,一切都開始記錄下來。

    葉靈沨臉色慘白,如果被抓緊拋出所,還是因為最難以啟齒的涉黃,回去肯定沒臉見黃堃,到時候葉家的人如何看她。葉靈沨緊張不已,急忙拿出手機想要找關系擺平。

    韓元傻眼,他可是著名的腦腫瘤專家,病毒專家,在韓國名聲很大,如果因為涉黃新聞的話,估計前途毀掉,成為學術界的笑柄。

    很多成功男人在外面找女人不假,韓國演藝圈混亂不堪,韓元見過不少,還玩過好幾個,可是真正公之于眾,絕無僅有。像是前幾年華夏一個導演,還是國家很有名的導演,因為深夜找兩個女人陪睡,被抓之后聲名狼藉。

    想到種種嚴重后果,韓元和葉靈沨不想被抓,急忙哀求道:“警察同志,我們不是你想想的那種關系,我們是男女朋友。”

    民警壓根不信,冷冷道:“身份證拿出來。”

    葉靈沨猶豫不定。

    韓元急忙從包包里拿出身份證,民警拿起早準備好的電腦排查,看著兩人,冷笑不已。

    “你們都結過婚,但對象并不是對方。”

    民警繼續查資料,呵呵道:“沒想到還是名人啊。不過你們算在出名也不能做知法犯法的事情吧。”

    這時候,酒店套房外走進一群記者,對著兩人瘋狂拍照。

    葉靈沨沒想到警察來算了,可是記者也來了,新聞報出去,她以后在葉家,在柳城的名聲完全毀掉。

    記者拍照完畢,快速離開,準備寫稿發到站。

    民警則是沒收電話,將兩人帶到派出所錄口供。

    眾人離開后,張云從窗戶進來,帶走韓元的筆記本,惋惜道:“黃堃,既然你燒掉我的診所,我斷掉你的一只手臂。”

    民警將兩人帶走之后,酒店經理才急匆匆來,發現人去樓空,跺腳道:“完了,住在頂層套房是黃先生貴客啊,得罪黃先生,老板肯定要炒我魷魚。”

    酒店老板在柳城一代還算有勢力,但與黃堃相不是一個等級,像侯天亮有保安公司,不過是人家吃剩下的東西而已。

    “你們為何不阻攔?”

    酒店經理沖服務員吼道,眼睛赤紅,氣得想要殺人,透過窗戶,正好看到韓元和葉靈沨被帶進五菱宏光警察,心哇涼。

    “我們阻攔過,但沒用,警察態度很強硬要查房。”前臺服務員苦著臉,回答道。

    酒店插曲撇開不說,但葉靈沨與韓元在床被記者拍到報的話,問題大條,酒店經理紅著眼,咬牙道:“問問看哪家報紙記者,快點塞錢打好關系,絕對不能爆出來。”

    “我這去。”

    一般企事業單位和民營企業與報刊雜志有聯系,不然人家隨便找點理由便可以將你打入十八層地獄,現在輿論很可怕,反正代價很低,隔著屏幕可以將白的說成黑的。

    “經理,柳城論壇已經爆出來了。”前臺服務員低頭,不敢去看經理難看的臉色,小聲道,“我剛聯系論壇負責人,但他說已經登出來。”

    酒店經理苦笑,落寞走向電梯,明白自己酒店位置肯定沒戲。

    城派出所。

    葉靈沨用手遮住臉龐,她脫掉旗袍,沒穿其他,裹著浴巾便被帶到派出所,心無憤怒,她打算回去后,讓那些拍照的記者全部消失還有派出所的兩個民警,讓他們沒好果子吃。

    “叫你們所長出來!”

    葉靈沨臉色難看,面前的女警軟硬不吃,都告訴她自己身份,立刻放人,可是對方沒有聽從,反而嚴肅教育她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作為葉家的人,威風八面,派出所張天明見到要畢恭畢敬,分局局長也要敬畏三分,但被一個小小的女警教育,心有一團火,葉靈沨咬牙道:“你再不放人,我讓你明天滾蛋!”

    女警瞟了一眼葉靈沨,鄙視道:“一個出賣肉體的人,讓我滾蛋?”

    葉靈沨吐血,他么的,老娘何時成為賣肉的,猛地想起好像有人報警稱四季酒店涉黃,然后與韓元恰好準備做那種事情,沒想到沒有進去便被抓了,氣得臉色發青。

    堂堂葉家人,二代的有錢人,居然被警察當成賣肉的,葉靈沨有種撞墻的沖動。

    “你喜歡賣肉我不管,但你不要在酒店光天化日之下賣行不行,賣了之后還義正言辭讓我滾,我見過不少葩,但你肯定是最葩的那個人。”

    女警被罵之后,心情不爽,原本打算走走過場,但開始針對葉靈沨,活該葉靈沨倒霉,如果她態度端正,可能會交點錢便離開,但女警似乎盯她,下場可想而知。

    另外一間辦公室。

    民警得知韓元身份后,吃了一嘴毛,心不爽,棒子竟然來華夏找女人,而且還是國際知名教授,這本身問題大了。如果沖進去沒有看到什么,可能沒事,但偏偏見到兩人躺在床,總不能說脫光衣服研究學問吧。

    韓元低著頭,懇求道:“警察同志,我與葉女士情投意合,絕對不是你們說的那種買賣。請你們調查清楚。務必不能宣揚出去。不然會對我的名聲造成很大影響。”

    民警心鄙視,知道影響大還亂來,教授的外表,禽獸的心啊。

    葉靈沨叫囂很長時間,但依舊不能離開,急了,怒道:“你們這些混賬,知道我是誰嗎,把你們所長叫出來,張天明,你給我出來!”

    張天明見到葉靈沨要點頭哈腰,但葉靈沨在所里被他下屬諷刺,心憋著一股火,再也忍不住,咆哮不已。

    女警望著她,像是看白癡。

    葉靈沨目光森然,寒聲道:“你給我記住,下次我不會放過你的。”

    女警淡淡道:“第一,張天明昨天被紀委帶走,你可以去找紀委找他,他已經停職審查,沒有資格過來。第二,你剛才威脅我,原本是交罰款可以離開,但你違反了治安管理條例和威脅警察兩條罪名,我可以拘留你四十八小時。”

    葉靈沨吐血,憤怒看著女警。

    二樓辦公室。

    指導員王曉正在寫匯報,隔壁所長辦公室空蕩蕩,張天明站錯隊,這輩子完蛋了,不出意外,他將頂替所長的位置,成為城派出所的一把手。

    “王指導,已經有好幾個電話命令我們放了葉靈沨和韓元。”張偉走進辦公室,苦笑道。

    沒想到抓了兩個人,竟然引出如此*煩。

    王曉面色平靜,淡淡道:“公事公辦。”

    張偉欲言又止。

    王曉抬頭,深深看著張偉,沉聲道:“人民警察的天職是為人民服務,不能因為害怕得罪權貴便放走嫌疑人。有人舉報,證據確鑿,難道可以不作為?”

    張偉很無奈,但沒辦法,點頭道:“我知道。”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