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66-40647059/

第250章 出現幻覺
    黑影撬開診所的門,急忙觀察周圍見無人發現,溜了進去,他將攜帶的蛇皮袋打開,一條條五彩斑斕的蛇從里面爬出,色澤瘆人,鉆進診所角落,昨晚事情后,眸子閃過冷光,準備離開。

    關好門,黑影悄悄溜到停靠在路邊的車,沒有發現,那些他放出的蛇鉆進車廂,隨著他離去。

    林遠從角落走出來,思考誰對桃源春動手,應該不是同行,但不管誰是幕后使者,接下來肯定會嘗到苦頭。他在診所撒了一些粉末,專門驅蚊蟲,而且還能控制蛇類,蝎子等毒蟲。

    深夜了。

    新詩意大廈頂層辦總裁辦公室的燈還亮著,張云還在加班,揉了揉太陽穴,覺得有點疲憊,打算瞇會兒,突然發現辦公室門口多了一個人影,黑乎乎的,看不清楚面孔,但陰森恐怖。

    張云嚇得臉色慘白,本能想要自衛,可是黑影一閃而過,消失不見。因為疲憊的原因,張云覺得是幻覺,但不敢再待在辦公室,匆忙離開。

    到了樓下,張云讓徐婕再次檢查頂層的情況,得到回答是頂層辦公室沒有安全隱患,因為衛生嚴格,蒼蠅也沒有。

    徐婕擔憂望著張云,建議道:“張總,回家好好休息吧。”

    張云驚疑不定,剛才的黑影的的確確存在,而且眼神冰冷,充滿邪惡的氣息,她吸了一口涼風,神志清醒不少,暗道,真如徐婕說的是幻覺嗎?為何如此真實。而且黑影的氣息很熟悉似乎見過。

    她安撫自己重新回到辦公室,不過再也沒有心思工作,突然,辦公室的燈光熄滅,月光從窗戶照進來,室內光線不算黑暗,張云抓住鋼筆,緊張撥打電話,目光盯著門口,生怕黑影繼續出現。

    氣氛安靜詭異,張云前所未有的緊張,這時候只想找個依靠的人,想起了徐婕,怪的是,不管是手機還是電話,竟然信號屏蔽。

    “嘿嘿。”

    黑暗突然傳來一陣刺耳的笑聲,冰冷到骨子里,毛骨悚然,張云再厲害也是二十歲的女孩兒,對于鬼怪很恐懼,強作鎮定,冷聲道:“誰在裝神弄鬼?”

    “我死得好慘,我要你下來陪我……”燈光閃爍,好似霓虹燈,一道黑影豁然出現,瞬間出現在眼前,張云終于看清楚黑影的面孔,一張無惡心的臉龐,面鉆出蛆蟲,身滿是鮮血,伸出鋒利的指甲抓向張云的脖子。

    “還我命來!”

    陰森的慘叫撲來,張云睜開眼睛,環顧四周,嚇得渾身顫抖,急忙看著門口,發現一切是噩夢,辦公室燈光還亮著,她趴在桌子睡著,做了一個噩夢。

    夢境十分真實,張云哆嗦著手,拿起水杯,強作鎮定。她不敢叫人來,因為讓下屬知道總裁做噩夢,影響不好。

    既然是噩夢,林*復心情,收拾東西離開,等明天陳美來后,有個伴兒會舒服點。她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回家休息。但臨走前,發現辦公室的地板有腳印,雖然很模糊,但依稀看得出是血印。

    一股寒意從背脊冒出,張云故作冷靜離開辦公室。關燈的瞬間,黑影重新出現,幾乎是飄到窗前,然后縱身跳下去。

    終于走到一樓,保安還在守門,看到張云后恭敬道:“張總,下班啦。”

    張云點頭,深深看了一眼大廳黑暗處,心有余悸。她暫時不想回家,因為被跟蹤的感覺一直存在,不知不覺走到桃源春門口,透過窗戶看到林遠正在整理藥材,猶豫要不要進去招呼。

    兩人關系有所緩和,但張云內心不想與林遠交集太多,心始終認為林遠是害她家破人亡的兇手,如果不是他,葉靈佃不會死,葉家不會落到黃堃手。

    但對辦公室一幕心有余悸,張云暫時不敢回家。偌大的別墅里,只有她跟保姆,黑夜籠罩的情況下,覺得很孤單。有時候覺得很累,撐不下去,但張云忍受著常人難以想象的孤獨。

    她沒有進去,因為覺得與林遠是兩路人,而且對林遠感覺不好,轉身的瞬間,錯過了重歸于好的機會。其實林遠對她并沒有惡感,反而覺得她很堅強,失去了爸爸,姐姐不在身邊,家庭遭遇大變,任誰都要迷失一段時間,但張云依舊堅持班,重整新詩意集團。

    張云走在黑色的廣場,時時刻刻感覺到那股被跟蹤的感覺沒有消失,孤單的感覺越發濃郁,悲傷涌心頭,眼眶微微泛紅。恐懼和孤獨是原罪,會讓一個堅強的女人覺得孤獨。孤獨有時候是一種美,但苦楚在心頭只有自己知道。

    她了車,眼淚止不住的滑落,決定哭完之后,明天依舊是美好的。

    砰砰!

    車窗想起敲擊聲,張云嚇了一跳,急忙扭頭看去,但見一張清秀的臉龐,急忙掩飾眼淚。車窗搖下,張云臉龐恢復冷漠,道:“有事嗎?”

    林遠笑道:“晚飯沒吃好,要不一起吃個宵夜?”

    張云本能想拒絕,可是看到林遠清澈的眼神并沒有太多陰謀,沒有作聲。林遠當她默認,笑嘻嘻的坐副駕駛。張云聞到林遠身陽光的氣息,不知道為何,內心有種安定的感覺。剛才被人跟蹤的錯覺消失不見,取而代之是滿足感。

    宵夜,自然離不開柳城的大學城夜市,這里擁有全城最大的夜市,小吃遍地,是情侶約會的天堂。

    不過車子剛啟動,張云便后悔讓他車,暗惱自己沒有原則,鬼使神差的讓她車,如果林遠誤以為她是個隨便的女人,跳進黃河洗不清。

    雖然林遠給她少有的安全感,張云覺得那是因為女人經歷過噩夢后需要依靠,而林遠恰好出現與本人無關,只要是個男人出現都可以給自己安全感。

    “等一下。”

    林遠不知道張云的內心活動,也沒有觀察她表露出的不情愿,突然問道,“剛才是不是做噩夢了?”

    張云表情震驚。

    “不用否認,如果我告訴你剛才并不是噩夢,而是真的存在,你會不會感謝我的坦誠?”林遠笑瞇瞇道。

    張云毛骨悚然,覺得背脊發涼,憤怒瞪著他,這混蛋是故意嚇唬自己嗎?

    林遠瞇眼,想起在診所里放蛇的黑影,嘆息道:“你的對手越來越放肆了啊。竟然連下三濫的手段都使出來。”

    “你懂什么?”

    張云覺得林遠不過是小醫生,危言聳聽有不可告人目的,警惕道:“你休想從我身得到什么,我警告你,我們是單純吃個夜宵,彌補在云海會所的遺憾。”

    “你看這是什么?”張云指了指后座的精致的茶葉包,問道。后座有精致茶包,熏陶新車臭味用的,茶香很淡,不過有益身體,張云皺眉,不悅道:“你不會想說茶包出問題吧。”茶包是親自挑選,不可能有問題,覺得林遠故弄玄虛。

    林遠隨手將茶包扔出車外,張云楞了一下,惱火道:“你干什么,那是香茶,很稀少的。我好不容易……”見林遠無辜的表情,想踹他下車,但忍住了,因為看到茶包落在路邊水漬里冒出藍色的煙霧,煙霧飄起,頭頂的樹葉沾染之后瞬間枯萎。

    張云張大嘴巴,吃驚看著變化的茶包,心頭微顫。可以想象,如果茶包遇水發生化學反應,坐在車內的她首當其死的很慘,于是看著林遠的目光變化不定,他如何知道茶包出問題?

    林遠沒有解釋,捂著肚子,叫道:“大學城夜市,我好餓啦,聽說夜市美女很多。”

    張云黑臉,他到底是想去吃夜宵還是看美女的,沒給好臉色,踩下油門,車子飛出去,嚇得林遠驚叫不已,路差點闖紅燈。面對林遠古怪的目光,張云俏臉微紅,故作冷靜道:“駕照剛拿沒多久。”

    “……”

    盯著張云很久,林遠嘆口氣,說道:“馬路殺手啊。”

    大學城夜市,人滿為患,柳城雖然不是一線城市,但用柳城大學,柳城師范大學,柳城電子科技大學,柳城醫科大學四所一本學校,還有柳城工學院等十幾個二本學校,湊在一起,足以說明柳城的化底蘊。

    大部分學校新區設在大學城,老區在市心,所以大學城消費帶動當地經濟發展,夜市是最好的證明。

    跑車停在路邊,張云輕車熟路帶著林遠來到一家夜宵攤,對老板道:“一碗鴨血粉絲,你吃什么?”見林遠沒說話,詢問道,不過發現人家心思壓根不在這里,而是放在路過的女生身。

    夜市果然美女如云啊,炎熱夏季衣著布料極少,晚不同課,不少女生穿著超短,露出一雙雙美麗的長腿,算是夜市極為美麗的一道風景。

    “真美。”林遠感嘆道,瞥見張云臉色難看,訕訕笑道,“我說今晚的夜空真沒,你什么眼神,覺得我是那種只看美女的人嗎?”

    張云冷冷道:“你看不看與我沒關系。”氣呼呼的坐下,懶得幫他叫東西。

    林遠摸摸鼻子,沖著老板笑道:“一碗刀削面。”

    “好嘞。”老板在這里擺攤好幾年,從未見過張云這般漂亮的女孩兒,起路過的女生強好幾個檔次,以他的見識,漂亮美女不都是去高檔地方嗎?

    老板很快弄好東西放在桌子,張云望著鴨血粉絲,眸子閃過喜悅之色,似乎鴨血粉絲會所的山珍海味還要美味。

    張云優雅吃著東西,成為一道風景,周圍不少男生發現粉絲攤竟然有一位絕色美女,校花還要吸引人,忍不住偷看幾眼。

    很快,夜宵攤的生意火到爆,張云卻旁若無人享受著,林遠壓力很大,感覺到周圍一雙雙色瞇瞇的目光看過來,咳嗽道:“被那么多人看著,你也吃得下?”

    張云抬頭,反問道:“我為什么吃不下?”

    林遠語塞。

    十米外的燒烤攤里,一個穿著黑色背心的光頭盯著張云,他叼著牙簽,目光淫邪,手指敲擊著桌面,旁邊坐著兩個小弟,發現老大的目光所在,笑道:“炮哥,那妞真漂亮。”

    燒烤攤老板朝炮哥這桌看了一眼,心嘆息,不知道誰家的女兒又被糟蹋了。炮哥在大學城一代名聲響亮,因為整個夜市所交的保護費均是炮哥代收,炮哥不滿意,夜宵攤沒你的地方。燒烤攤老板不敢得罪炮哥,炮哥帶人過來每次消費不給錢,敢怒不敢言。

    “大學生竟然還有那么漂亮的妞兒,與我很般配。我覺得自己戀愛了。”炮哥嘿嘿一笑,露出兩排黃牙,然后大咧咧走到粉絲攤位,一屁股坐在張云旁邊。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