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66-40647008/

第199章 陷入危機
    剛剛奔出數十步,張云已經感受到了江口大師的氣息,神色驟變,沒有想到他這么快發現了異常,果然強者都不能小看,能進入這種境界,智商同樣不俗,畢竟武學不只是莽夫,更多的是需要資質和天賦,其包括智商。

    沒有任何猶豫,在感受到江口大師的氣息的時候,張云剎那間將自己身的氣息全部收攏,包括唐禾元身的氣息,也是被他用內力完全裹住,不讓一點點流露出來。

    七星決瘋狂運轉,全部的內力都瘋狂朝著雙腿涌去,速度剎那間達到了一個新高度,一步數米,只用了不到十秒鐘,已經逃出黑棋監獄。

    然而張云卻是一點都不敢松懈,盡管氣息被遮掩,靈覺不敢釋放,然而卻能夠隱隱感覺到那個江口大師一直追在身后,速度不自己慢。

    內力不計消耗,瘋狂的奔跑,張云仿佛一陣風般,在京的大街奔跑,速度之快,別說路的行人了,算是監控設備里都無法看到一個黑影;江口大師的速度同樣的快,似乎能夠確定張云所在的位置一般,沒有任何的偏移。

    張云也感覺到了,盡管不清楚江口大師是怎么確定自己的位置的,心猜測不是自己的問題,而是出在唐禾元的身。畢竟之前自己的氣息收攏,江口大師根本感覺不到自己的位置,現在卻能夠清楚的定位自己,因為自己的背多了個唐禾元。

    即使知道原因,張云也沒有任何辦法,總不能將唐禾元丟下不管吧,這根本不可能,若是可以的話,他何必折騰大半宿的將唐禾元帶出來;既然不能丟下唐禾元,短時間內他也沒有余力去檢查,只要一耽擱,身后的人恐怕很快能追來。

    身的內力飛快的在消失,轉換的內力根本填補不,張云依然不敢放松速度,只是不到半小時,兩人已經一前一后掠出二百多里的路程,可想速度有多恐怖。這種速度下,車子只有每小時二百公里才能剛好跟的,可想兩人的實力,已經完全超出了人類的極限。

    此時已經出了京,也不知道是江口大師沒有通知其他人,怕事情宣揚出去,還是張云的速度太快,除了他之外,并無其他人追來。盡管只有江口大師一人,張云也沒有跟他拼一拼的心思;兩人的實力本來相差大,自己如今只有一只手,還帶著昏迷的唐禾元,如何是他的敵手。

    張云的面色凝重至極,打不過,想逃的話似乎也差了點,人家的速度不自己慢,而且力量自己強,堅持的恐怕更久;心思索著,腳下速度依然不減,張云覺得自己應該想點辦法,不然最后完蛋的肯定是自己。

    驀然張云的眼神一亮,自己似乎忽略了一個東西,其實人類的速度再快,也未必有車子快;現在已經出了京,防守肯定沒那么嚴密了,自己還有什么好擔心的。

    心起了念頭,張云的眼神掃過四周,身影飛快的掠過,過去不到半分鐘的功夫,他的眼神終于瞄到了一輛好車,絕對的好車。

    身影剎那間如同一陣風,掠到了那輛正在奔馳的車門旁,抬手將車門拉開,露出了里面那目瞪口呆的人影;不等那人影反應過來,張云剎那間抬手敲在他的頭,瞬間昏迷了過去,抬手將他扔進了后座。

    張云的身影掠車,已經代替他坐在駕駛座,將唐禾元的身體甩在副駕面,一腳將油門踩到底,車子化作一道煙溜了出去。

    在此時,張云卻見到了不遠處的一道灰影,灰影身散發出來的氣息表明,是江口大師,身影距離車子只剩不到百米的距離,以他的速度很快能夠接近。

    灰影的眸閃過一絲不屑,他向來看不起高科技,不管是槍支還是車子,對他們這些強者來說,只是小孩子的玩具一般。原本還擔心被張云逃掉,卻沒有想到他居然不逃,反而搶車,似乎準備開車逃跑。

    這讓江口大師心一喜,覺得張云太傻,明明還有機會逃掉的,現在卻送到自己的手來,果真是不作不會死。以車子的速度,自己可慢了很多,只需要幾秒,自己能夠追,張云完全是在找死。

    盡管車子的速度在飛快的增加,灰影離車子卻越來越近,從百米到十米,眼看要觸碰到車了;然而在此時,張云忽然露出一絲嘲諷,車子的速度已經飆升到了最大,三百公里每小時。

    眼看抬手能碰到的車子,剎那間從手溜過,江口大師的神色微怔;本來還不在意,然而看到車子剎那間與自己再次來開了數米的距離,他的面色驟變。現在他明白了,為什么張云會放棄奔跑,選擇奪車逃跑。

    江口大師不對不承認,高科技確實沒自己想的那么不堪,眼看著車子離自己越來越遠,深吸一口氣,看來自己也需要借助高科技了。

    眼神掃過四周,一輛車正被張云超過,江口大師的身影剎那間透過窗竄入了車子里面,他不會開車,當然不是自己開車去追。

    “追前面那輛車,不然我殺死你。”江口大師冷冷開口,寒意濃濃的話語落在前面駕駛座的司機耳,渾身不由一顫,透過后視鏡,才發現,自己的后座,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坐了一個老者。

    盡管這詭異的事情讓司機感覺驚恐,然而然他更驚恐的是,老者抬手按著自己的脖子,在他的手居然拿著一片刮胡所用的刀片,看去鋒利無,寒光閃爍。

    這老家伙什么時候來的,也太詭異了吧,自己真的不該浪到現在才回去,不然也不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了。

    “好,我按照你的要求去做,老先生您可小心點,千萬別手抖。”那人快要哭出來了,渾身顫抖,神色間滿是恐懼,生怕后面的老者手掌一顫,剎那間一刀把自己給弄死了。

    “快點。“江口大師冷冷開口,這么一會兒,張云所坐的車已經只剩下一個車屁股在遠處晃悠,他的面色陰沉無。

    開車的青年人聽到江口大師的話,感受到脖子傳來的疼痛感,顯然皮膚已經被劃破了,臉色頓時哭還難看,顫聲開口道:“老先生,你能不能先把刀放下,你這樣我也不敢開車啊。”

    “最快的速度。”江口大師將手的刀放下,抬手一巴掌剎那間將副駕座捏碎了,寒聲說道。

    原本還有些異心的青年人人見到這一幕,頓時沒敢再有任何異心,感覺喉嚨處的刀被移開,一腳將油門踩到底,飛快的追了去;然而張云的車子早只剩下一個尾燈在遠處閃爍,即使全力追趕之下,依然被張云輕松甩掉。

    青年人滿頭大汗,那人是不要命了吧,車速絕對達到三百了,自己怎么追啊,自己的車子最大速度也二百四,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好不好。

    即使如此,青年依然不敢停車,身后那個詭異恐怖的老者還盯著自己,鬼知道他若是知道自己追不前面那輛車,會不會殺了自己。

    “左轉。”在此時,江口大師忽然開口,盡管已經看不到張云的車子了,他依然還能夠察覺到他們的位置。

    唐禾元的身早被他留下了印記,只要在一定的范圍內,能夠輕而易舉的找到;盡管如此,他的臉色依然有些不太好看,因為距離已經越來越遠,幾乎快到自己能找到的極限了。

    “掉頭,去附近的警察局。”接著追了不到數分鐘,留在唐禾元身的印記已經感覺不到,江口大師驀然開口;他又不傻,早知道人已經跑掉,自己是追不了,沒有將罪責安到開車人身,能感覺得到對方已經盡力了。

    聽到江口大師的話,青年稍微松了一口氣,不過很快怔住了,去警察局,這老家伙脅迫自己,還要自己開車去警局,是不是自己聽錯了。心想著,青年轉過頭看著江口大師,想要再確認一下,萬一是自己聽錯了,這可是要命的事情。

    “老先生,您說是去警察局。”青年回過頭,開口小聲的問道。

    “沒錯,給我快點,依舊以你最快的速度,趕去警察局。”江口大師開口,神色間閃過一絲冷意,還有些許的焦急和不耐煩。

    “好。”青年總算松了一口氣,既然確定了,直接掉頭,將車速開到最大;心卻在怪,這老頭是不是瘋了,居然讓自己開車去警察局,難道不怕自己告他。

    張云開車帶著唐禾元飛快的行駛在路,后背被人追蹤的感覺消失,顯然是已經把人甩掉了;心松了一口氣,望著駕駛座依舊昏迷的唐禾元,現在兩人的命算是暫時保住了,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能夠醒過來。

    心想著,張云也不敢放松,這里依然還是島國,距離京也不算太遠,自己現在的內力在之前的奔跑所剩無幾,若是被人追的話,很快能陷入危機。

    車子朝著前面飛快的快去,速度依舊沒有減緩,大約十多分左右,車子被張云開到了一片海邊,這附近屬于野灘,并沒有多少人煙。

    張云將車子停下,然后把唐禾元帶了出去,背著他朝著遠方奔走,兩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那片曠野之。離開這里之后,再次帶著唐禾元躲入一輛貨車里面,也不管開往哪里,只要遠離京好。

    大約兩個多小時過去,張云再次離開了貨車,又換了一輛貨車,藏在后面,沒讓任何人發現。接連著換了數量車。

    張云帶著唐禾元最后來到了廣島,在一處小農莊旁住了下來。這里的房屋都是土木所制,前面是一大片樹林,離海不算太遠,但是因為沒有海灘,都是礁石,故此這里根本沒有村莊之外的其它人來,也導致了這里的落后,算得與世隔絕。

    張云是怎么找到這里的,因為他是被一輛老式汽車帶過來的,當時他一眼相了這輛車,然后被帶到這里面來了。

    即使到了這里,張云依然沒有讓人發現,在樹林見到了一棟木屋,不過已經長年沒有人居住,里面滿是灰塵。張云稍微打理了一下,然后去小農莊弄了點吃的東西過來。嗯,說是弄,其實是抓了一只雞,還有兩只鴨,當然也留下了錢。

    經過一場大戰,消耗的是內力,然而最終還是這些能量,他需要補充一下、體能。檢查了一下唐禾元,發現他的氣息依然很穩定,并沒有惡化的趨勢,也是稍微松了一口氣,應該快醒了。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