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66-40646926/

第121章 演戲
    真是不知死活,張云搖搖頭想著,看到不遠處的一輛出租車,嘴角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既然如此,那自己給他們一個找回面子的機會好了,指了指那輛車,張云開口道:“咱們坐那輛車吧!!”

    “行吧!!”梁冰看了一眼,或許是因為心情好,也沒有故意找茬,或者說沒有要跟張云置氣的意思。

    看到張云一群人走了過來,那司機頓時驚喜,還有些膽顫,不會被看出來了吧。

    他原本是要去說服張云他們坐自己的車,現在倒省下了這些步驟,只要幾人車自己的任務完成一半了,然后將他們帶到約定的地點,自己的任務完成了,兩萬塊錢到手了。

    報了程老爺子的地址,得到這司機的確認之后,幾人了車,張云坐在前面,三個女孩子坐在后面。

    “師傅,你的槍露出來了。”張云忽然靠近那司機,開口小聲的說道。

    那司機的面色慘敗一片,手臂不由一顫,車子差點撞到旁邊的欄桿,正猶豫是停車還是動手的時候,張云又開口了。

    “師傅,你不用這么激動吧,我只是說你的褲子拉鏈沒拉好而已。”張云自然是有意的,拍了拍這司機的肩膀,他早注意到了司機坐下的置物箱里的手槍了,但是并沒有打算揭穿他的意思,只是想嚇一嚇他而已。

    “呵呵。”司機渾身幾乎都快癱軟了,對著張云勉強笑了笑,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低頭發現自己的褲子拉鏈確實沒拉好。

    肖嬋自然聽到張云的話了,原本還以為張云打算揭穿這個司機,對于一個在軍營長大的女人,哪里可能不明白張云的意思,白了張云一眼,卻沒有絲毫的羞澀或者臉紅,這更葷的話她已經聽過了不知道多少,甚至從她口講出去的這葷多了。

    “師傅,你很熱嗎??”張云接著開口,看著這司機臉的汗水,不由拍了拍他的肩膀。

    “還好,還好。”司機勉強的笑著,剛才那一下差點嚇的他魂都掉了。

    “這樣吧,師傅,我給你講個笑話吧,你聽聽。”張云哪有這么容易放過他,反正沒事也是沒事,逗逗他也挺好的。

    “好啊!!”司機盡管很想張云閉嘴,但是顯然不行,只得點頭。

    “有個出租車司機得了絕癥,于是打算干一票大的,從朋友那弄來了一把槍,放在了坐凳下面的工具箱里面。”張云說到這里,忽然停了下來,看著那司機坐下工具箱里,露出一個底座的槍,開口道:“師傅,你那坐下的不會是槍吧!!”

    “怎么可能,我可沒得絕癥……。”那司機的魂魄都差點嚇掉了,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勉強的笑了笑,開口說道。

    “哎呀,還真是槍。”然而當司機的話語剛剛說完,卻發現槍已經被張云拿在手了,還指著他的頭,正要按下扳手;司機臉色頓時大變,正要求饒,張云又開口了。

    “艾瑪,嚇死我了,原來是玩具槍啊,我說怎么打不響。”張云卻按了幾下,卻根本按不動,頓時將槍收回,望著槍口開口說道。

    司機微微一怔,自己在之前還試過,明明可以扳動的,現在怎么動不了了;不過現在不是思考這個的時候,迎著張云幾人懷疑的目光,司機干笑一聲,腦袋里飛快的轉著。

    “這是很久前給我兒子買的禮物,放在里面忘記了,不是你拿出來我還真忘記了。”司機牽動嘴角,擠出一絲笑容,開口說著,只覺得汗從背夾流下,已經沾濕了衣衫。

    “原來是這樣,嚇死我了,還以為你也想干一票大的。”張云點點頭,開口說著,再次拿起槍指著司機的頭,扳著面的扳手。

    “大哥,你把玩具槍放下好嗎,畢竟我開著車,你拿槍指著我,我專心不了。”司機渾身發僵,轉過頭看著張云,幾乎快要哭出來了,大哥,別這么玩我好不好,我只是個帶路的。

    “哼哼,還裝,這可是真槍。”張云冷笑,開口說道。

    “我……”司機臉色慘白一片,剛剛開口,又被張云打斷了。

    “哈哈,師傅,我的演技怎么樣,有沒有嚇到你。”張云將槍放下,拍了拍司機的肩膀,開口問道。

    “呵呵……”車子朝著前面開去,在經過一段公路的時候,前面卻被幾塊石頭擋住了;張云往四周看了一眼,這是一片住宅區,面寫著大大的兩個字,搬遷,也不知道是因為搬遷的緣故,還是其它人為因素,此時沒有見到一個人影。

    嘴角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沒有看到人影,并不代表沒有人,張云已經感應到了,在那些房屋的后面;大概有數十人吧,張云也沒有去數,這些人都是普通人,偶爾有幾個厲害點的,不過也只是普通特種兵的實力。

    “誰那么缺德,在公路扔幾塊那么大的石頭。”司機皺著眉頭,神色間閃過一絲緊張,開口說著,準備打開車門下去,似乎準備搬走石頭。

    “別動,再動我一槍崩死你。”張云忽然開口,嘴角勾出一絲淡淡的笑,帶著些許揶揄,還有些許冷意。

    “兄弟,別開玩笑了,這只是玩具槍。”那司機原本有些松懈的情緒,剎那間繃緊,回過頭來,看著張云,擠出一絲笑容,開口說道。

    “你如果當我開玩笑的話,可以走動試試。”張云望著這司機,神色平靜,淡淡的笑著。

    “這只是玩具槍。”司機臉色蒼白,心還藏了一絲奢望,開口說道。

    “真的嗎,那我試試。”張云說著,要按下扳手。

    “你知道這是真槍??”看著張云的神色,這司機忽然明白了過來,望著張云,眸光怒火燒起,雙拳緊握,指甲幾乎陷入了肉里面;如果不是張云手里拿著槍,恐怕他已經沖去拼命了,實在太欺負人了。

    想起一路,被張云三番四次的恐嚇,還拿著槍一次次的對著自己的頭,不停的按扳手;再想起張云說的笑話,他幾乎快被張云給弄的崩潰了。若非他的精神足夠強大,早已經不打自招,這承認了還恐怖。

    他怕的是張云會擦槍走火,自己死的太冤,然而又不敢承認,心始終覺得張云并沒有發覺;若是承認了的話,不說張云會怎么樣對付他,是劉少他們絕對不會放過他,不死也得弄殘。

    “當然我又不傻。”

    “嘭!!”張云淡淡的笑著,抬起槍是一槍朝著不遠處射去,只聽一聲重響,那不遠處的一塊磚頭剎那間蹦出一個大洞,一條裂痕驟現,折成了兩段。

    得到張云的確認,這司機的臉全黑了下來,深吸一口氣,又深吸一口氣,終于還是沒能壓制住心頭的怒火,甚至連命都不管了。

    “我跟你拼了。”那司機大喊一聲,朝著張云沖了了過去,也不管他的手里是不是有槍,因為理智已經完全被怒火給燒光了。

    坐在車子后面的梁冰和白小云瞬間呆住了,梁冰還好,張云的異常讓她有所察覺。

    而白小云卻是什么都不知道,心迷糊至極,這是怎么樣回事,還在車的時候,被張云一驚一乍的給嚇著了,然后聽到張云的話,還以為他是在開玩笑;然而此時的變故卻讓她們徹底的明白了過來,這并不是玩笑,那是真槍。

    “別擔心,一點小事,很快能解決。”肖嬋看著白小云微白的神色,還有眸露出的絲絲恐懼,不由握了握她的手開口安慰。

    旁邊的梁冰倒是讓肖嬋另眼相看,非但沒有害怕,反而有些興奮,給人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不過想起路的時候,直接喊張云開車去撞,現在這反應倒也實屬正常,看不出來著小妮子心還藏著一顆暴力的心啊。

    張云抬腳,正那司機的肚子,司機的身子剎那間從車里面倒飛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地;而此時前后差不多數十人冒了出來,將張云和車子圍在間,后面劉江三人的身影也露了出來。

    看到劉江幾人的時候,梁冰也瞬間明白了過來,她還道是怎么回事,原來是這幾個禍害,這不怪了。

    “給我。”沒有任何廢話,劉江身邊的張沖冷冷開口,神色間的狠栗沒有任何掩飾,還有掩飾不住的驕縱。

    一群人得到了張沖的吩咐,剎那間朝著車子沖了過來,將剛剛從車里走出來的張云圍在其,然而卻有數人的身影準備伸手去拉車子的后門,擺明了是先將幾個女孩抓到手。

    可惜的是張云根本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他的身影攔在左邊的門旁,幾人的身影才剛剛剛剛靠近,已經被他剎那間踹飛了出去,速度之快,讓不遠處的劉江幾人變了顏色。

    然而很快的他們看到右邊的車門,其一個女孩自己走了出來,黑色皮衣皮褲,讓他們的眼神不由一亮,瞬間變成了獰笑,這可是你們自找的。

    事實一群人看到了張云的身手都有些遲疑了,沒看剛才被他踢出去的幾個人都還沒爬起來,一個個都還躺在地*。不過也是早有預料,劉少早提醒過他們了,只要拖住張云好,等同伴將幾個女人抓在手,還不是任憑他們擺布。

    肖嬋自己走出來,首先一點是因為在車里空間太小,不好發揮,其次是看到張云大展神威,她也有些手癢了。

    梁冰和白小云看到肖嬋走了出去,正要開口,卻看到肖嬋抬手剎那間將兩個大漢給劈倒了,輕而易舉的模樣讓她們目瞪口呆。她們和肖嬋在一起這么久,只知道肖嬋會一點武術,卻沒有想到她居然這么厲害,打幾個大漢像是割稻草一般,揮手有人倒下。

    劉江一群人的神色同樣不梁冰她們好多少,不過卻多了一絲陰沉,一絲寒意。萬萬沒有想到被他們認為是軟柿子的女人,實力也這么強大,完全不那個男人弱多少,看著自己那三十多個人,才這么一會兒的功夫,只剩不到二十人,幾人臉色黑成了包公。

    望著自己找來的人,一個個被打趴下,劉江的神色陰沉無,驀然眸殺機閃過,從懷掏出了一把槍,對著張云是一槍。

    “嘭!!”槍聲落下,張云卻在剎那間躲開,子彈落在張云身后不遠處,槍聲讓眾人的動作都不由的停了下來,看向了劉江。

    “把幾個女人給我拖出來。”劉江開口,冷冷笑著看了一眼張云,神色滿是藐視,開口說道。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