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66-40646910/

第107章 玄階高手
    時間緩緩的流逝,張云的實力在不斷的增強,而此時算是重塑的筋脈,都已經快要撐不下他那渾厚的力量;張云卻并沒有擔心,因為他已經找到辦法了,辦法是將內力壓縮一變,使至越發精純。

    這個辦法是張云無意想到的,靠不靠譜他也不知道,但是必須要試一試,不然體內那依然沒有消耗完的恐怖力量,只能浪費了。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七星決運轉,借助著那部分不屬于自己的力量的沖擊和壓力,張云不停的運轉著七星決,隨著一遍一遍的運轉,加張云有意的減緩速度,剛剛成長起來的龐大內力,已經減少了十分之一,甚至更多。

    不停的壓縮著渾身的內力,張云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再強少,然而卻讓他覺得自己更強大了,心隱隱的有些想法,但是卻抓不住,只是有個念頭告訴他,這是一條正確的路,這么下去。

    “轟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隨著最后一絲不屬于他的力量被吸收,張云只覺得腦袋里面響起了一聲驚雷,差點讓他剛剛壓縮到極致的內力崩潰。整個人陷入了迷糊之,只能盲目的一遍一遍的運轉著七星決。

    張云并不知道,在七星決的運轉下,那一道道的內力仿佛洪流一般,不停的沖刷著他的筋脈,然后一絲絲的消散,最后融合在筋脈和血肉當,也讓他的內力變的越發精純。

    隨著七星決的運轉,那融入血肉的內力一點點的剔除著他身的雜質,一絲絲惡臭從他的身散發出來。讓旁邊的幾人除了東方騰之外,都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幾步,味道實在太難聞,跟屎臭不一樣,這種臭味更像是腐爛的蔬菜水果。

    “怎么這么臭。”肖嬋看了看張云,發現他似乎并沒有太難受,似乎已經渡過了難關,心松了一口氣,卻不由的在鼻子前面扇了幾下,開口說道。

    “喂,難道有什么不對嗎。”肖嬋忽然注意到了東方騰的神色,不由的柳眉微蹙,心涌起了一絲擔憂。

    “啊,什么不對!”聽到肖嬋的話,東方騰片刻后才回過頭來,只是目光卻依然呆滯,仿佛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

    “我說,張云身散發出臭味是怎么回事。”肖嬋看著東方騰,開口問道,神色間已經變冷。

    “哎,人人氣死人啊!”聽到肖嬋的話,東方騰苦笑一聲,滿是羨煞的看了張云一眼,搖搖頭道:“當然有問題,而且是大問題。”

    不過注意到肖嬋驟然露出殺氣的眼神,東方騰不由的把頭一縮,尷尬的笑了笑,肖嬋的實力他剛才也注意到了,自己還不是她對手,開口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這是要邁入玄階了。”

    “啊!”肖嬋先是一愣,而后轉頭看向張云,憤憤不平的道:“靠,那我以后豈不是打不過他了。”

    聽到肖嬋的話,東方騰差點一個跟頭栽下來,大姐,你該關注的不是你能不能打得過他好不好,而是玄階,二十歲的玄階高手啊。別看現在他是黃階品,看去玄階也差一品而已,然而其差別天還大。

    東方家族的老祖宗曾經夸獎東方騰是東方家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甚至預言東方騰三十歲前可以進入玄階,然而只是如此,已經讓東方家族的人高興異常,把東方騰完全的當成了未來的族長對待。

    東方騰當時確實很驕傲,三十歲之前進入玄階,恐怕整個武林都沒有幾個吧,自從來到公司,先是見到實力不低于自己的張云,后來張云又帶來了一個肖嬋,讓他深受打擊,原來天才沒那么少。

    此時張云更是突破黃階,進入了玄階,這可是二十歲的玄階強者,即使以后的實力沒有寸進,也足以載入武林史冊了。

    黃階和玄階的差別太大了,先說實力,恐怕現在十個東方騰都不是張云的對手了,這是黃階和玄階的差別,如果用一個形象來如的話,那是普通人和特種兵的差別,兩者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其次是持久力,到了玄階,體內的功法基本已經可以自動運轉了,完全不用人主動催動,也是說任何時候你都在修煉,吃飯睡覺廁所……

    最后的是身體了,黃階實力除非體修,否則任何武者面對槍支都只能選擇躲避;而在進入玄階身體會經過初步洗髓,普通的搶已經威脅不了他的生命了,最多也給他造成一定的傷勢。

    而且內力生息循環,隨時都保護著身體,還包括修復傷勢和肌肉,普通人十天的傷勢,他們用不著一天的功夫恐怕能好了,是這么恐怖。

    張云的全部心神都陷入了七星決的運轉之,能夠清晰感受到自己的血肉一點點變得強大,此時他甚至感覺算不用內力,也能夠一拳砸碎一面墻。

    說實話,張云心慶幸居多,如果不是自己堅持了自己的想法,恐怕這個機遇要錯失了;在這之前張云心也有個模糊的想法,只是并沒有確定,現在差不多可以確定了。

    這個棋盤考驗的是人的勇氣和實力還有心智,最后的那一幕,則是考驗有沒有自信,能不能堅持自己的選擇。聽去好像平平無,然而卻是步步陷阱,一步走錯,全盤皆輸,即使后面能夠贏下棋局,恐怕也會將失去這個機遇。

    時間緩緩的過去,張云渾身的內力幾乎消耗了大半,全部融入了血肉之,說是脫胎換骨也不為過。然而在此時,一道黑影驀然從張云腳下竄出,整個石室的溫度瞬間將了下去,仿佛一下子從暖春變成了寒冬,蟲兒和八爺更是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肖嬋和東方騰自然也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不過功法稍稍運轉,不適已經消失;兩人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可惜剛才因為張云身的惡臭,退出了幾步,隔了一段距離,根本無法第一時間趕到。

    黑影竄出之后,飛快朝著張云身抱去,低頭間,露出一張平坦的如同平地一般的臉,沒有鼻子,沒有眉毛和耳朵,只有一雙渾渾噩噩看不到眼珠的眼,還有一張紙白的嘴,張嘴間兩顆黝黑的獠牙露出,朝著張云咬去。

    張云的臉色微變,此時洗髓剛好完成,渾身力量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根本來不及躲避,瞬間被黑影緊緊抱住;徹骨的寒意瞬間傳至張云身,仿佛在寒冬里的冰水澆在身,以他剛剛洗髓后的身體也是不由一顫,血液仿佛都要被凍僵一般。

    余光看到那張越來越近的臉,想要睜開那雙手的束縛,卻感覺那枯枝一般的手臂,仿佛鋼筋一般,讓他動彈不得,甚至從鐵臂傳來的寒意,讓他的七星決和渾身血液幾乎停止了運轉。

    眼看兩顆黑色獠牙離他的肩膀越來越近,張云的心卻漸漸的平靜了下來,心默默計算著距離,驀然他動了,腦袋飛快的朝著黑影的臉撞去。

    “嘭!”不早不晚,不偏不倚,瞬間撞在了一起,一聲悶響,黑袍人的身影晃了晃,腦袋朝著后面仰去。

    張云卻是覺得腦袋有點暈乎乎的,這黑影到底什么東西,是什么做的,腦袋撞在他的臉卻像是撞在石頭一般,疼的要死。

    盡管只是耽擱了片刻,肖嬋和東方騰已經感到,兩人一左一右朝著黑影攻去;東方騰拳風霍霍,肖嬋劍影重重,方式不同,卻都爆發了自己最強大的力量,起之前卻都強大了數分。

    不是他們的力量變強了,而是他們對于力量的運用了一個臺階,最大限度的將力量用在刀刃。

    黑影對于兩人的攻擊躲也不躲,站在那里,再次低頭朝著張云身咬去,仿佛根本不在乎他們兩人的攻擊。

    注意到了黑影的情況,肖嬋和東方騰的臉色不由微變,心也是氣憤無,居然敢小看自己,等會兒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肖嬋的劍先落在黑影的背,一陣輕響,仿佛點在了鋼鐵面,只留下了點點痕跡,卻沒有給黑影造成任何傷害,反倒是從劍尖傳來一陣寒意,差點讓她將劍給甩掉。

    緊接著東方騰的拳頭也落在了黑影身,一陣悶響,黑影動也不動;反倒是東方騰倒吸了一口涼氣,拳頭隱隱作痛,還有一怔冰冷的氣息順著拳頭流入了他的體內。

    兩人的攻擊沒有造成半點用處,黑影的兩顆黑牙瞬間要落在張云的肩膀,張云也是苦笑不已,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

    若是平時,張云肯定不會讓著黑影抱住,剛才的實力進步太大,讓他整個人都處于興奮之,無形警惕度下降了許多,偏偏當時的大部分力量都用來塑體,本身因為之前的堅持,精神本來疲憊。

    心的危險感覺越來越濃,然而張云卻沒有任何辦法,別說躲避了,身影連動一下都困難,甚至在哪徹骨的寒意下,自己渾身都隱隱的像是要被凍住一般。

    而在此時,只看到一片白霧朝著黑影撲來,這并不是普通的白霧,而是白色的粉末,沒錯是八爺撒過來的白磷。

    眼看黑色的獠牙要插入張云的肩膀里,不見眼珠的眸都閃過了一絲炙熱,然而在此時,身影卻驀然消失,化作一道黑影瞬間竄入了地面,消失不見。

    感受到身的禁錮消失,張云一時閃避不急,百分全部落在了他的身,瞬間一絲絲的火光從他身燒起,嚇了他一大跳,立馬想要抬手去撲滅。然而卻發現這火光雖然燒在他的身,卻沒有給他帶來任何傷害,只是有點冷。

    火光燒著燒著驀然鉆入了張云的體內,隱隱的一絲光亮在他體內轉動,很顯然是那絲火光,張云卻已經明白了過來,這火光應該不會給自己帶來傷害。

    “那是什么東西。”眾人看了一眼黑影消失的地面,什么都沒有發現,仿佛什么都不曾發生過一般,那個黑影只是幻影。眾人轉頭看向八爺,畢竟是他用白磷逼退了黑影,想必應該知道是什么。

    張云可以感受到那并不是人,不是他哪恐怖的力量,或者他沒有鼻子眉毛耳朵,甚至沒有臉,而是從他的身沒有感覺到一絲生氣,完全像一個死人般,而且那冰冷的氣息也和一般的冷氣不同,卻又說不來哪里不同。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