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66-40646903/

第100章 壓制怒火
    “嘭!”正在此時,一陣劇烈的敲門聲響起,幾個警察的眉頭似乎早有預料,其一人走過去打開了門。

    門外走進了一個人,赫然是一臉苦澀的小賈還有滿臉猙獰的韓成,還有三個警察和韓成的兩個保鏢。這幾人看到韓成的瞬間,很知趣走了出去,似乎明白是怎么回事,唯獨一個警察皺了皺眉,不過最后也只是搖了搖頭,望著張云神色間閃過一絲憐憫。

    小賈倒是勸過韓成,他還清楚的記得張云當時揮手間,手銬瞬間被他取下,根本沒有人看清楚他是怎么取下的。尤其是小賈想起他折磨自己的時候,那恐怖的痛感,到現在依然不由一顫,實在太可怕了,恐怕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不過他的勸阻并沒有任何的用處,甚至讓韓成有些惱怒,然后他很知趣的選擇了閉嘴,自己這回真的是栽了。職位不保倒是小事,恐怕在韓成的心都討不了好,盡管他肯定會給自己錢,但也不會太多。

    為什么這么想,他知道張云的恐怖,恐怕算進了這里面,吃虧的依然會是韓成。所以最好沒有辦法,只好建議韓成將局里的散打冠軍和幾個最強的人帶來,希望能夠壓住張云,盡管他的心并沒有什么信心。

    “你不是很厲害嘛,你倒是從這里逃出去啊!”韓成緩緩的走進來,身后的小賈自覺地把門關,并沒有跟進來,而是守在了外面,也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其它。

    韓成并不在意,本來也不需要小賈,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懶得去管。

    “我想出去,隨時都可以,根本用不著逃。”張云淡淡的看了韓成一眼,他為什么跟小賈進來這里面,并非是閑的無事。

    首先一點,他是擔心會傷到其他幾個女人,反正進來一趟進來一趟;其次一點,是影響,畢竟是在外面,那么多群眾圍觀,自己也不想把事情鬧大,盡管事情已經很大了。

    而且張云也想見識一下,這所謂局子里的黑暗,是不是真的像傳說的那樣。看到韓成的瞬間,他已經明白了,看來很多東西真的不是傳說,而是事實。

    心有些索然,還有些悲哀,像自己這樣的軍人每年不知道有多少死在境外,甚至尸骨無存,為了的是什么,國富民安。只是四個字而已,一代代的軍人風霜雨露,用無數的生命和鮮血,才換來了如今的和平,卻被無數的蛀蟲啃食著他們的成果。

    張云完全不知道,梁冰已經聯系了她父親,讓他幫忙救張云出來,然后又告訴了陳悅;然后趙琪琪也已經將這件事情告訴了他的父親,求父親幫忙;

    林氏集團還好,盡管只局限于整個天南省,然而在海川市的影響力卻不任何人差;然而趙長生是什么人,整個華國都知名的傳商業人物,誰敢輕視他的話。

    兩個人一個打給了市委書記,一個打給了*,*瞬間又打電話給了市長,與此同時陳悅已經將事情告訴了陳業明。

    三個人的電話一個接一個的打給了市局局長劉威,讓他腦袋的汗水流了一層又一層,不停的點頭應是。

    對于張云他自然知道,次陳悅把他抓進來的時候,陳業明親自趕來,讓陳悅放人。這次第一個打給他的陳業明,倒是不覺得怪,只是感嘆自己的手下,怎么盡給自己惹事。

    正準備給分局打個電話,他的手機又響了,這次打給他的是市長,聽完市長的話,他已經渾身冒汗了,這張云到底是什么人,已經讓兩個副部給自己打電話過來了。

    接聽完市長的電話,正要去撥分局的電話,手機又響了,看到面顯示的號碼,腦海閃過一個念頭,莫非又是為了張云而來,不過想想又覺得不太可能,畢竟市長和市委書記一直不合,怎么可能為了一個人,給自己打電話。

    接通了電話,聽完之后,瞬間陷入了呆滯,此時他的腦只有一個念頭,這個張云到底什么身份,為什么讓市長市委書記還有國安副局長一起給自己打電話。他清楚,他們肯定不是串通好,顯然是背后都有人跟他們說了,這得多深的背景。

    掛掉電話之后,劉威讓人去查張云被那個局的人給抓了,很快找到了,飛快的那邊給分局局長打了個電話,盡管對面的人答應了下來,不過有些*的,讓他心不安。如果事情沒辦好,想想自己的前程,劉威不由的打了個寒顫,還是自己去一趟吧。

    趕緊打了個電話,讓秘書給自己備車,朝著分局趕去,也幸好他去了,不然這個位置估計也是做到頭了。

    此時的分局內,坐在辦公室里面的分局局長王瀟接到劉威的電話有些吃驚,嘴答應了下來,卻完全沒有放在心。張云他當然知道是誰,因為剛才小賈已經將事情告訴他了,對面是誰,那可是韓少,他父親是韓云元,天南省最恐怖的人。

    當然這并不算他陽奉陰違的理由,主要是他向來跟劉威不合,劉威憑什么當總局局長,當初如果不是他耍詐,這個局長差點是自己的了。

    躺了十多分鐘,王瀟忽然站了起來,得通知一下韓成,要教訓那個張云趕快,等劉威來了不好了,算再不滿,人家畢竟是司,難免落人話柄。

    王瀟邊走邊想,這個張云和劉威到底什么關系,讓他這么焦急,能不能利用這件事情,再加韓元云的力量,把劉威從局長的位置給拉下來。

    王瀟想著,優哉游哉的朝著審訊室走去,一點也不急,然而當他走到審訊室的時候,卻被眼前的情景弄的滿臉疑惑。審訊室的門正開著,七八個警察正拿著槍指著里面,一個聲音不停喊著,快點放開人質。

    “怎么回事!”王瀟眉頭一皺,走了過去,肅聲問道。

    “局長,韓少被人劫持了。”聽到王瀟的聲音,門邊的小賈瞬間回過頭來,滿臉焦急,眉間還有一絲的忐忑。

    王瀟走了過去,看到里面的情況瞬間呆住了,只見張云坐在審訊椅,他的腳下踩著一個人,赫然是韓成;而在審訊室里面的其他人,一個個的多少度帶了一點傷,紛紛拿槍指著張云,神色憤怒無。

    “給我趕快放開人質,這里是警局,豈是你撒野的地方。”看到這一幕的王瀟瞬間一股怒血直沖頭頂,看著張云,怒聲喊道。

    “你是什么人。”張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開口問道。

    “我是這里的局長,有什么話咱們好好說,先放開人質行不行。”王瀟忽然想起,眼前這個人還是劉威讓自己放掉的人,聲音瞬間軟了一點,這件事情原本是是自己的不對,這么一鬧大,對誰都不好。

    “你是這里的局長?”張云其實早聽到了外面小賈的話,自然知道眼前的人是局長,不過他并不打算這么揭過去。

    從剛才的對話來看,這個局長顯然知道這里的事情,甚至得到了他的默許;這樣的局長,不想著為人民做主,反而只顧著給人捧腳,留著有什么用,禍害人民嗎。

    如果沒有遇到,張云自然沒關系,既然遇了,不得不管。國富民安這是多少的革命前輩,多少的戰友用鮮血換來的,怎么能讓這樣的蛀蟲破壞。

    “沒錯,不知道閣下有何指教。”王瀟心不由升起一絲怒火,不過看到被張云踩在腳下的韓成,硬生生的把怒火壓制了下去。韓成被張云踩在腳下,半張臉貼著地面,半張臉貼著張云的鞋底,別說說話了,甚至連張嘴都顯得困難。

    “我的手機給我,我打個電話可以吧?”張云淡淡開口,剛才手機他已經都交去了。

    “當然可以,剛才劉局長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你放開人質,隨時可以出去。”聽完張云的話,王瀟暗暗猜測他應該是想給劉威打電話,盡管有些疑惑,不過還是陪著笑,開口說道。

    張云微微一愣,而后想起總局的局長似乎姓劉,猜測有人已經給自己求過請了,想必不是梁冰是趙琪琪,他們的父親有這個能量。不過張云要打給的并不是劉威,而是陳業明,要撤掉這個分局局長的位置,顯然劉威還不夠格。

    沒有理會他的話語,張云接過手機,打通了陳業明的電話“陳局長,能不能過來一下。”

    “好,哪里。”陳業明似乎尤其怪,不過也沒有多問,簡潔的開口道。

    “東川分局。”

    “等我十分鐘。”

    張云打著電話,到時候讓王瀟有些怪,這個陳局長是誰,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海川市應該沒有姓陳的局長吧。

    王瀟腦倒是冒出了一個想法,這少年不會是隨便撥了一個電話,想要嚇唬自己吧,不過想想又覺得不太可能,完全沒有必要,畢竟劉威都已經給自己打電話了,證明少年和劉威認識,那么姓陳的局長又是誰呢。

    王瀟忽然想起了什么,好像有一位姓陳的局長,只是并不屬于海川市,只是暫時在這里辦公而已。盡管只是副局,然而手的權利大的嚇人,基本副部以下的,他都有權利查處,這個少年剛才不會是給那個陳局長打的電話吧。

    想到這里,他的腦袋不由冒出一絲冷汗,不過細想又覺得不可能,陳局長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聽這個少年的話。

    這么一想,心頓時安定下來了,大不了等十分鐘是,他倒要看看這個所謂的陳局長是什么人。不過在這之前,先將韓成從少年的腿下解救出來,不然壞事,以后難免會讓他連帶自己也恨。

    “都把槍給我放下。”猶豫片刻,王瀟看了看四周,然后轉頭望向張云,開口道:“張先生,我已經讓他們把槍都放下了,你現在能不能先把韓成放開,有話咱們好好說,劉局長都已經跟我通過話了,他馬趕到。”

    當然王瀟并不知道劉威已經在路了,只是為了騙張云放開韓成而已,如果知道的話,恐怕早讓人先出去了。

    “沒問題。”張云聳聳肩,將腳從韓成的臉移開,在眾人松了一口氣的時候,他又是一腳踹在了韓成的身,朝著一群人滾去。

    “我要殺了你。”韓成被人擋下,身影停了下來,瞬間一躍而起,抬手奪過身邊一個警察的槍,一聲怒吼,對著張云便要按下扳機簧。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