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66-40646885/

第82章 釋懷
    第82章 釋懷

    蒼龍會雖說是黑幫,但是張云干的事正經的買賣,因為在黑道混沒有經濟收入也是不行的,只靠一個華泰公司想要養這么幾千號人有些吃力,張云最先要涉及黑道的時候只是想要穩固地位,但是沒有想到兄弟們的吃穿住行。

    要是兄弟們的吃穿達不到標準的話,很可能會重操舊業,做一些違法的事情,在張云還有張云天跟兩個分堂主商量之后決定要做正經買賣。

    張云所謂的正經買賣指的是恢復他們的老本行,要知道這寫混黑道的人都是有兩把刷子的,身都有功夫,張云想要開一家保鏢會所,集訓練這些人的體能,功夫。

    再有自己的公司做推廣,只要是有錢的人都很愛惜自己的身家性命,所以這個職業對于現在的人來說是很受用的。

    而這些訓練之后的保鏢崗之后會得到用戶的資金,這些資金五五分,公司還有保鏢個人都占用一般,這樣的話個人還有公司都會有收入,免去了做飯犯法違紀的事情,一舉兩得。

    這天張云來蒼龍會檢查一些進度,蒼龍會雖說是黑道,但是現在被張云還有張云天管理的像是一個正規的公司一樣,張云天做事的效率很快,做的又好,很瘦張云的信賴。

    張云突然想到了自那天張云天把袁坤帶走之后沒有追問過袁坤的下落,雖說是已經交給張云天自行處理了,但是張云還是忍不住好,不知道張云天是怎么樣處理袁坤那個人的,想必張云天對他恨之入骨,不會是被他殺了吧?

    “云天,那天袁坤被你帶走之后你是怎么處理他的?”張云本來不想要八卦的,但是是人有一顆好的心,是想要知道結果。

    張云天抬頭看看張云,張云天自從管理蒼龍會之后體格開始越發的好,每天的紅光滿面,一副好心情的樣子,張云天嘴角一笑,“張哥怎么突然問起這件事情了?”

    張云是一個想要知道事情要打探到底的人,張云天越是這么問他他是越想要知道,一股子好心油然而生。

    于是追問道:“怎么,我是問問,很好他有什么樣的下場而已,你不會是把他殺了拋尸荒野了吧?”張云再厲害也沒有殺過人,雖然他也厭惡袁坤那個一無是處的公子哥的樣子,但是還不到殺他的底部,他腦補了一下這個場面,天啊。

    “我不會殺他的,我已經答應袁軍了,會留他一條命的。”張云天看張云一臉驚恐的樣子甚是好笑,這張云這么厲害的一個人居然會露出這么有趣的樣子。

    “那你沒殺他,那怎么沒有他的消息?”張云不解的問道。

    張云天哀嘆一聲,“哎,我在處置他之前去見過我姐了,我姐以前精神好多了,也容易笑了,我看到很欣慰,于是跟他談起了袁坤那個王八蛋的事情。”張云天開始回憶那天跟張云溪的談話。

    “姐,這些日子在里面過的好嗎?”張云天看著面前的張云溪,發現他的臉多了幾分紅潤,以前好了很多紅潤。

    張云溪長得很漂亮,大眼睛,高鼻梁,皮膚白皙,但是由于患了精神疾病,精神有時候會有異常,顯得有些憔悴,但是自從張云溪金到這里,頓時改變了模樣,精神明顯的在家里的時候好多了,也多了許多的笑容,這讓張云天看了很開心。

    張云溪露出溫柔的笑,攏了攏齊耳的短發,由于服刑期間,女子監獄也是要剪短頭發的,但是這讓張云溪顯得更是處處粗動人,有了一絲的朝氣。

    “我很好,在這里可以跟他們說說話,聊聊天,伙食也很好,每天運動運動,覺得很充實。”

    張云溪回答,又看了看張云天,問道:“云天你呢?過的怎么樣啊,是不是還在血煞幫里做事?那里不是長留的地方,找個正經事情做吧,然后再找個女朋友。”

    張云天從小是姐姐張云溪帶大,只有姐姐最疼愛他,沒想到張云溪連在里面坐牢也都是滿腦子想著自己,張云天一時眼眶濕潤了。

    “姐你放心,現在我已經不再血煞幫里了,還有是我想要告訴你一件事情。”張云天抬起頭用一種略帶興奮的眼光看著張云溪說道:“姐,血煞幫已經除了,袁坤現在在我的手里。”

    張云溪笑著的臉一愣,眼睛里有著些許的凄涼,但是*那個有平靜地對張云天說道:“云天,袁坤那個人怎們會在你手,你不要為了姐做出什么違法的事情啊,我已經在這里了,你別再進來了。”

    張云天搖搖頭,知道張云溪有些誤會了,馬解釋道:“姐,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說,是這樣的……張云天把張云還有蒼龍會的事情都告訴了張云溪,起先張云溪根本不相信,在他的認知里,血煞幫是一個有著巨大背景的黑道,怎么會在這幾天的時間里被一個剛剛崛起的幫派除掉呢?

    “姐,你怎么不相信呢?這張云是一個傳的人,那時候有十幾個彪形大漢,拿著匕首對付他,他一個人解決了,在我的認識里他黑道白道通吃,連這里的松崗城的警察局長都跟他認識。”張云天還在解釋著。

    “那他為什么要幫你,你不怕他另有所圖?”張云溪看張云天解釋,張云天沒有騙過他,所以也是相信了張云天的話,但是他還是想要問清楚。

    “嘿嘿,張云跟袁坤有過節,后來他也想要建立一個自己的吧幫派,是我主動找到他的,他看我頭腦精明所以很信任我,他真的是一個好人。”張云天提到張云一陣的驕傲。

    “好,那我信你,那這個蒼龍會現在不會跟當初的血煞幫一樣吧?”張云溪只要一想到那是的袁坤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憤怒,但是最狠的還是他跟張云天的父親,那個嗜賭成性的人。

    為了不讓張云溪誤會,張云天解釋到:“姐,這一點你不必擔心,要是這蒼龍會和血煞幫一樣那我一定也不會在他手下待著,這蒼龍會我們已經改成了保安特殊的服務業,因為在黑道混的多半都是有身手的,這只是讓他們重操舊業,還能賺錢養家,何樂而不為呢?”

    聽張云天這么一說張云溪倒是覺得這張云天口的張云是一個神的人物,身手高強而且還很有頭腦,“這樣啊,你的這個張哥還真是一個好人,還能讓這些人有自己的職業,替我說聲謝謝。”張云溪由衷地說。

    “好,姐,我一定會轉達的,只是。”張云天看看對面的張云溪,欲言又止。

    張云溪看著張云天長大,他這個弟弟有什么事情他一眼能夠看出來,于是說道:“有什么事情你說吧,磨磨唧唧的像個小姑娘一樣,以后怎么討老婆?”張云溪笑得燦爛,讓張云天看的衣不開眼,想來著張云溪在這里真的很好。

    “誰說我找不找啊,我這么好,嫁給我是走運了。”張云天酷酷的甩了一下劉海說道。

    “是,我弟弟最帥了,快點說吧。”張云溪催促道。

    張云天清了清嗓子,壓低聲音說道:“姐,這袁坤那個王八蛋現在在我的手,我知道這王八蛋傷害了你,你想要怎么辦?不管是怎么處罰他都可以。”說完還用灼熱的眼光看著張云溪,等著張云溪給自己一個回復。

    張云溪沒想到張云天會說這些,他知道張云天是為了替自己出氣,但是算是出了氣,解了自己的心頭之恨又能怎樣,事情已經是發生了,再怎么做都已經是于事無補了。

    “姐,。你倒是說句話啊?”張云天看張云溪一臉的凝重,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按理來說,張云溪一定有想要殺了袁坤的想法,張云天覺得張云溪聽到這個情況的時候應該是激動,憤恨,但是沒有想到他卻是一臉的凝重還有憂郁。

    終于張云溪舒展開了眉頭,表情變得很平靜,看著張云天說道:“云天,姐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是想要為了我出氣,是想讓我痛快,但是現在我對這些感覺已經沒有那么的強烈了。

    從前那個時候我是想不通為什么受欺負的是我,為什么我會遭到這樣的事情,但是自從來了這里我發現,這里也些人我可憐,我早與更慘的多得多。”

    “他們有些被家里人毒打,他們受不了家暴才反抗。有些造自己親生父母的嫌棄從而走歪路的。有些是為了生存,有些是為了自己重要的人。

    他們有些人都是身不由己,但是不一定要把仇恨時時刻刻的即在自己的心頭,他們都很樂觀,我收到了他們的傳染也變得堅強樂觀起來,所以人不能夠只是只限于這些讓自己感到痛苦的東西,要學著發現美好的事情。”

    “我們在一起談天說地,暢想著等有一天出去了有美好的未來,。所以現在我已經對這些事情不再敏感了,他得到了他的報應,所以也夠了。”張云溪說完露出一絲欣慰,釋懷的笑容。

    張云天這才知道張云溪為什么會改變的這么快,有些你不愿回首事情不一定要牢牢的記在心里,放下他們迎接更美好的未來才是正確的。

    張云天把袁坤關在地下室,地下室里又濕又潮,張云天在這一個星期的時間里按時給袁坤送飯,但是袁坤是一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公子哥,把它放在這種地方簡直是要殺了他,再加心理的壓力,他害怕張云天會殺了自己,所以短短一個星期的時間里,袁坤的已經瘦的皮包骨頭,像是一個惡鬼。張云天讓人把袁坤從地下室帶到面。

    “袁坤你也有今天,真是老天開眼了。”張云天了看見袁坤的樣子覺得很是解氣。

    袁坤很久沒有適應陽光了,刺眼的陽光已是讓他不能夠忍受,瞇著眼睛看著居高臨下站在自己面前的張云天。

    袁坤看見張云天像是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樣,拖著瘦的可憐的身體向張云天爬過去,一把抱住了張云天的大腿,頓時鼻涕眼淚流了一地,張云天厭惡的甩甩腿,但是袁坤像是一副狗皮膏藥一樣黏在了張云天的腿,怎么甩也甩不下來。

    “張元天,天哥,我,我錯了,我知道我以前犯了很多的錯,我知道我傷害了你姐,我現在知道錯了,我改,我改還不行嗎,你,你大人有大量,你放過我這條小命吧,求求你,求求你了。”袁坤哭嚎的說道。袁坤害怕,他從前為非作歹有他老子給他撐腰,現在他老子被抓了,自己又落到了張云天的手,豈不是死路一條。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