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66-40646881/

第78章 真是無語
    第78章 真是無語

    “喂,你是不是腦袋進水了,我要做什么還用的著將她灌醉,還會把你喊來。”張云看了一眼陳悅,盡管知道她跟自己不對付,不過卻沒有想到自己在她心居然是這樣的一個形象,真是無語了。

    “誰知道你有什么企圖,哼。”斜眼看了看張云,陳悅面露不屑,對于張云的實力她表示相信,但是人品有待商榷了。

    “好吧,人交給你了,這些人記得先關兩年,別忘記了,你還欠我一個人情。”張云將蕭茵茵的雙手拉開,遞到陳悅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說完之后轉身走了,仿佛根本不擔心她會不聽自己的話,

    看著張云的背影,陳悅滿臉憤怒,抱著懷的蕭茵茵,不由一派頭,那個壞蛋有什么魅力,愣是讓茵兒姐這么喜歡。看了一眼地下的那些混混,冷笑一聲,把對張云的憤怒都發泄到了他們身。

    幾腳踢下,心舒服了不少,抱著蕭茵茵,朝著跟自己來的那幾個手下道:“把這幾人都抓起來,以襲擊國家安全人員、意圖拐賣*起訴他們。”

    說完,便抱著蕭茵茵車走了,留下幾個手下面面相覷,對視一眼,滿臉苦笑,干活吧。

    一旁的老板看著這一幕,腦袋滿是不解,那女警官明顯和少年不對付啊,怎么還會幫他,真是怪的很。

    “不用擔心,這是我的電話,有事打電話給我,而且我們也有同伴在這里巡邏的;再者既然隊長應下來了,這些人最起碼得關兩年。”其一個警察看到老板的目光,還以為他擔心會遭到這群混混的同伴報復,拍了拍他的肩膀開口說道。

    老板滿臉呆滯,真的關兩年啊,望著張云漸漸消失的背影,他到底是什么人。

    張云離開這里之后,打了一輛出租車,報了自己的地址,大概四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已經到了。

    剛剛走到家門口,才拿出鑰匙,門驟然打開,露出了肖嬋笑的像花一般燦爛的臉,弄得張云莫名其妙的。

    “張云,今天喝酒了吧,我給你倒杯水,解解酒。”肖嬋看著張云,笑的十分明媚,還有一絲絲的討好。

    看著蕭茵茵的模樣,在聽到她的話,張云頓時明白了過來,她肯定是嗅到自己身的酒香,才會在自己還沒進門給自己開門,沒看她的眼睛一直盯著自己手的女兒紅啊。

    搖搖頭,他可不適應肖嬋這個模樣,將手的女兒紅隨手扔了過去,當然這也是張云并沒有想著用這個威脅她,讓她幫自己做什么。

    肖嬋抬手將酒壇接在手,閉眼,滿臉陶醉的深吸一口氣,仿佛空氣全是酒香一樣。

    “今天讓你去跟蹤的那個人,發現什么異常了沒有。”張云看著接過酒,已經抬手揭開蓋子的肖嬋,隨口問道。

    “異常倒是有,好像很謹慎,不想讓人知道他的藏身之處。”肖嬋深深的嗅了一口濃郁的酒香,方才緩緩抬頭,回答張云的話。

    “你跟丟了?”張云眉頭不由一皺,神色間露出一絲詫異,肖嬋跟自己同樣屬于頂級特工,不可能連個人都跟不住吧。

    “怎么可能,還沒有能讓我肖嬋跟丟的人呢,盡管他很謹慎,一路甚至換了四輛車,在三棟房子里停留過……”

    “你直接告訴我,人最后在哪里停下好了。”張云無語的拍拍頭,開口打斷了肖嬋的話,若是再讓她說下去,估計半小時都說不完。

    “好吧,最后進入了一個加工廠,表面看去和普通的加工廠不一樣,不過我總覺得不簡單,那個廠似乎不是一般的廠,甚至還感受到了幾股不尋常的力量,連出入也是檢查的異常嚴格。”肖嬋說著,神色驀然嚴肅起來,原本對于張云讓她去跟蹤那個人的時候還有些不舒服,可是現在完全沒有了。

    “加工廠?”張云眉頭深深皺了起來,神色間有些疑惑。

    “沒錯,出入的都是普通人,我可以確定面的加工廠確實只是個普通的加工廠,不過暗地里恐怕藏著一些秘密。”肖嬋點點頭,說出了自己的推斷。

    “好了,你去喝酒吧,沒事了。”張云點點頭,沒有再說下去,轉身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喂,你還沒告訴我,那個人到底有什么不尋常的呢。”肖嬋卻有些不滿了,自己跟蹤了大半夜,弄得迷迷糊糊的,張云卻什么都不跟她說,怎么可能舒服,如果不是因為張云給她帶回來的酒,恐怕早翻臉了。

    張云回過頭,沉吟片刻,神色間有些猶豫,不過最后還是轉身又做了回來。如果自己的推斷沒錯,這件事情自己一個人肯定是無法完成的,恐怕需要軍方的配合,而軍方的話有肖嬋去,肯定沒有任何問題。

    “好吧,這件事情的嚴重恐怕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張云坐在肖嬋的旁邊,神色認真。

    張云將自己遇到八爺之后的事情,全部說了一遍,肖嬋的神色也漸漸變的嚴峻起來,眸滿是憤怒,這島國真是膽大包天,彈丸之地也敢挑釁我大天朝的威嚴,不知死活。

    “所以你懷疑那工廠下面是基因研究所。”肖嬋看著張云,神色嚴肅至極。

    “沒錯。”張云點點頭,面露苦笑,這些島國人倒是聰明,將基地建造在工廠的下面,這樣的話,想要對付他們根本不能大張旗鼓,甚至不能引起他們的警覺。

    其實原因很簡單,一有風吹草動,工廠里的人會瞬間成為他們的人質,從而有足夠的時間撤離。畢竟誰也不知道他們的基地真正所在,或許工廠那里只是一個入口,或許還有其他出口。

    可如果秘密行動,工廠那么大,普通人那么多,根本不知道那些人是他們的眼線,哪些人是真正的工人,總不能全部放倒吧,這樣恐怕很快會被發現了。

    張云能夠想到的,肖嬋自然也可以想到,他們兩人潛入的話,不被發現倒是不難,但是兩人畢竟實力太弱,最后很有可能被敵人翁捉鱉。最重要的這里是國內,盡管在郊區,不過附近的人也不少啊,根本沒有辦法像在國外一樣,直接一個*炸了了事。

    兩人對望一眼,果然在國內處處受限制,若是在國外,別說區區一個小基地,算是首相大夏,總統宮殿,他們也敢闖一闖。

    “算了,世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來喝酒喝酒。”肖嬋忽然一拍桌子,不知道從哪里摸出兩個仿佛白玉一般的杯子,開口說道。

    “之前的那瓶酒你怎么沒請我喝。”看了一眼肖嬋,張云白了她一眼,開口說道。

    “那瓶酒還沒開,開了肯定請你喝。”提起那瓶酒,肖嬋眉開眼笑,那么好的酒,現在肯定不能開,好酒需要好酒杯配,才能喝出最極品的味道。至于眼前這女兒紅,盡管算不什么好酒,但是卻不同于市場的酒,有種別樣的沉淀,肖嬋才會喝的。

    “算了,你喝吧,我已經喝得差不多了。“張云搖搖頭,拒絕了肖嬋的請求,這家伙喜歡喝酒,可是酒品不怎么樣,這點張云深有體會。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千杯不醉。”肖嬋鄙夷的看著他,眼滿是羨慕,為什么自己這么喜歡喝酒,怎么沒有這天賦,偏偏落到一個不喜歡喝酒的人身,簡直是浪費。

    “你喝吧,我還有點事情。”張云笑了笑,站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回到房間,張云打通了張一龍的電話,這個時候的張一龍肯定還沒有睡覺,他們一般不鬧倒凌晨三四點,怎么可能去睡。

    “張少。”電話那頭傳來張一龍的聲音,有些飄忽,還有隱約的喧囂聲,不過很快便消失了。

    “黑明會你知道吧!”

    “知道,剛剛冒出來的一個社團,不過福利待遇好,不知道是誰支持的,背后資本豐厚。”聽到張云的話,張一龍的眼睛一亮,這些天他正為黑明會而煩惱,這也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只是一個禮拜不到,已經搶了自己好幾個地盤了。

    難道黑明會惹到張少了,張一龍心沉吟,不由的有些喜色,原本不知道怎么跟張少開口,現在好了,不用自己開口,張少知道了。

    聽到張一龍的話,張云的眉頭微微皺起,這黑明會總讓他覺得不太舒服,也許是因為跟黑盟會有點像,也許是因為今天晚的事情。不過不管怎么樣,張云都已經決定了,這黑明會絕對不能留。

    “這黑明會的聲譽怎么樣?”張云再次開口,盡管張一龍和這黑明會不對付,但張云覺得他不敢欺騙自己。

    “不管什么樣的人都收,而且沒有什么規定,只要有動作的時候必須趕到。”聽了張云的話,張一龍沉吟片刻,緩緩開口說道。

    “我給你三天時間,你有沒有把握滅掉他,當然我會讓警方配合你的。”沉吟了片刻,張云緩緩開口,這海川市并不平穩,對于地下勢力必須要掌控在自己手里,因為這是海川市最大的消息,張云現在最需要的是靈通的消息。

    “當然沒問題。”聽到張云的話,原本還有些失望張云不能親自出手,不過有警方的合作,滅掉區區一個黑明會還不是手到擒來。

    “好,我給你三天的時間,滅掉黑明會,將海川市的地下勢力完全掌控,有困難你可以找我。注意,是完全掌控,給我密切注意所有進入海川市的外國人。”張云敲了敲桌子,開口緩緩的說著,話語雖輕,聽到張一龍的耳卻仿佛雷鳴,一字一句都清晰無。

    “張少,你放心,我一定辦到。”

    掛掉電話的張一龍心滿是興奮,之前盡管自己掌控了海川市的地下勢力,卻只是最大的一個,依然還有一些社團的存在。

    不是張一龍消滅不了,而是他不敢,因為張云沒有說話,而且并不支持他將海川市的地下實力完全掌控。現在有了張云的話,他自然可以放開手腳去做了,而且有警方的配合,別說三天,甚至他覺得一天的時間夠了。

    掛掉電話,張云躺在床,開始修煉,盡管知道沒有后續功法,這樣子并沒有什么用,但是總抱有一絲希望,萬一要是有所突破呢。

    一夜過去,張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床躺了個人,他也知道是誰,甚至昨晚進來的時候他知道了。

    沒錯,躺在他床的是肖嬋,昨晚肖嬋喝得差不多,直接進了張云的房間,反正在她看來哪里都一樣,沒啥區別,兩人又不是第一次躺一張床了。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