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6096-42103914/

第五百一十八掌 血債血償
    “父王!”

    亞吉的身形一閃,撲到了老精靈王面前,伸出手探了探他的脈搏,轉頭對亞丁怒叱道:“亞丁!你這個忤逆賊子,竟然敢毒殺父王?來人,還不快將這個逆賊拿下!”

    數十名精靈族侍衛圍上前來,將手中的弓箭對準了亞丁,拉滿了弓弦。

    “住手!”

    老精靈王抬手制止了那些精靈族侍衛,他眼中的光芒逐漸黯淡了下去,仿佛在一瞬間就蒼老了許多。他握住亞吉的手,緩緩道:“到此為止吧……吉兒,你收手吧!”

    亞吉皺了皺眉頭,道:“父王,孩兒不明白你在說什么!那些剔骨釘上面淬了劇毒,都是亞丁那個賊子……”

    老精靈王打斷了亞吉的話,道:“那幾枚透骨釘上的毒還不足以傷我,我體內的毒素,是積年累月服下的慢性毒藥所致,已經深入骨髓了……”

    亞吉的瞳孔微縮,將老精靈王握著的那只手抽了回來,道:“父王這是何意?”

    “你知道為父喜歡喝駝蹄羹,為父也知曉你的一片孝心……”

    亞吉聽到老精靈王提起了駝蹄羹,面色變了幾變!難道這個老東西知道自己給他下毒了?不可能啊,自己用的是無色無味的鉤吻草,而且他很小心,每次的用量極微,很難被發現!癥狀也只是輕微的腹瀉,就算請御醫來看,也查不出什么,更查不到他的頭上!

    亞吉抬起頭,向老精靈王看去,老精靈王此時也正向他看來,四目相對,亞吉急匆匆地避開了視線,心中越發篤定,這個老東西一定是有所察覺了!既然這樣,就別怪他心狠手黑了,這個老東西坐在精靈王位上的時間太久了,也該歇一歇了!

    老精靈王沉重地嘆了一口氣,道:“哎!為父老了,只怕將不久于人世!只有看到你們兄弟三人和和睦睦的,為父才能安心地閉上眼睛……”

    亞吉輕哼了一聲,道:“父王這是在威脅孩兒?”

    這個老東西,知道他與亞丁素來不睦,還當眾提出這樣的請求,分明是想讓他難堪!就算他肯答應,亞丁也不會同意的。

    老精靈王搖了搖頭,道:“你只當成是一個老父親最后的心愿吧……吉兒,收手吧,放過你的兩個弟弟!”

    “放過他們?父王應該問的是他們會不會放過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旁的亞丁突然仰天大笑了起來,他周身魔氣狂涌,身上那幾處劍傷也在飛快地愈合著。

    亞吉的嘴角抽搐著,大喝道:“亞丁!你這個逆賊到底有沒有良心?父王重傷瀕死,還心系著你和三弟的安危,你居然還笑得出來?”

    亞丁終于停止了狂笑,目光陰寒地道:“你該死,他更該死!”

    老精靈王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痛苦和悔恨的神色,道:“亞丁,為父……對不住你!”

    “對不住?一句對不住就完了?”

    亞丁的雙眼之中,布滿了血絲,他的面容越來越扭曲,頭頂長出了一對魔角,身后長出了一條長尾,周身覆蓋著一層細密的黑色鱗片,進入了全魔化狀態。他怒視著老精靈王,聲音嘶啞地道:“一千年了……我身中魔種之毒,四處東躲西藏,還要躲避那些精靈王宮刺客的暗殺!我一直拼命壓制著體內的魔毒,試圖延緩魔毒的發作,但如今已經來不及了……”

    老精靈王的眸色一沉,道:“亞丁……”

    “這一切都是被你們所害!現在收手,會不會太晚了一些?如今還跟我說什么……兄弟和睦?簡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話!亞吉兇狠歹毒,視生命如草芥!肆意地殘害自己的手足兄弟,父王不僅沒有阻攔,還執意要將精靈王位傳給他?可見父王與他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放肆!”

    亞吉一甩手,一道金色的銳芒向亞丁飛射而來。

    “唰”

    亞丁一擺長尾,轟碎了那道劍芒,冷冷一笑,道:“怎么?這就惱羞成怒了?可是我還沒有說完呢!”

    亞吉上前握住了老精靈王的手,道:“父王!他瘋了……你莫要聽他胡說!”

    亞丁半瞇著眼睛,道:“亞吉,你當真以為自己當年做的那些事情天衣無縫,瞞過了所有人的眼睛?哼!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你嫉妒三弟亞倫擁有神圣的光之力,便偷偷害死了亞倫的生母,還將他毒啞了,囚禁在落月閣之中。可憐的三弟就這樣從一個萬人矚目的天之驕子變成了一個不能修煉的殘廢……”

    “住口!你血口噴人!”

    “哈哈哈哈”

    亞丁前行了幾步,靠近了亞吉,居高臨下地望著他,道:“你不用急著否認,父王他早就知曉此事了,他非但沒有責罰你,還替你將此事鎮壓了下來!甚至連三弟的存在都一同被抹去了!”

    “什么?”

    亞吉轉頭看向老精靈王,道:“父王,我……”

    老精靈王垂下了頭,余光瞟了一眼身側那兩名青衣婢女,神色哀痛地道:“是我對不起亞倫,讓那個孩子受盡了委屈……”

    喬裝成婢女的亞倫雙拳緊握,身軀輕顫,一旁的妊喬輕輕握住了他的手,他才慢慢平復了下來。

    亞丁的面色一厲,怒吼道:“收起你的虛情假意吧!你虧欠我和三弟的太多了,簡直罄竹難書!道歉又有什么用,道歉可以讓人死而復生么?可以讓我免受一千年的流亡之苦么?可以治好三弟的殘疾么……”

    亞丁指向了亞吉,道:“這個人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父王對他的所作所為熟視無睹,聽之任之,造成今日這樣的局面,父王也難辭其咎!今日,我就要你們血債血償!”亞丁言罷,身軀陡然漲大了數倍,探出尖利的長爪,隔空向亞吉和老精靈王拍了過去。

    妊喬拉著亞倫急速地后退,同時,撐起了一層淡金色的防護罩。

    “嘭”

    一聲巨響傳來,地面上被砸出了一個深坑,亞吉攙著老精靈王出現在幾十丈外,身形狼狽,他雖然避開了亞丁的一擊,卻沒想到亞丁魔化后實力如此強悍!

    “保護好老精靈王!”

    亞吉對身后的那些精靈族侍衛高喝了一聲,飛身而起,迎上了半空中的亞丁。他還沒有拿到精靈王印,那個老東西還不能死!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