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6091-42103926/

第七百三十八章 傷亡慘重
    沒有絲毫生機,荒涼的讓人以為來到宇宙的邊緣,曾經看到的那些太陽神花一個都沒了。

    遙遠處,有一片大坑,世界之窗就半埋在大坑中心。

    那里法則流光起起落落,混亂的沖擊和糅合。

    “還有救嗎?我還能再看到你嗎?”陳夭眼里淚水滑落,剛一出現就蒸騰消散。

    越來越近,法則流光也越來越密,猶如雨點密密麻麻。

    他已經無法躲閃,每一步前行都會讓身體劇震,他不要命的將陣丹接連填入口中,以此維持自身消耗,修復自身的損傷。

    可與他受到的傷害相比,陣丹的修補顯得入不敷出。

    他很快成了一個血人,很多地方都露出骨頭,但他雙目堅定,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而御雷手也沒有出手相助的動向。

    “小子,你就算是去了,也救不了她,以生命、元神、心靈釋放仙凰神火,她自己就先一步被神火燒成灰燼。”

    “哪怕她沒有被燒死,那里肆虐的法則之力也會將她打的形神俱滅,她沒有絲毫生還的可能了,你在這樣下去,反而要將自己賠進去。”

    “人死不能復生,生者還需勉勵,千百世之后,或許你能找到與她極為相似的一個人,這便是世間常說的輪回。”

    御雷手一次次的說著,顯得十分焦急。

    “你能抵御這些法則流光,可你不出手,而你也能阻止我,你還是不出手。”陳夭冷冷道,以他如今的狀態,在前行不了幾步了。

    可世界之窗仍相聚甚遠,被密密麻麻的法則流光阻礙,仿佛永遠也無法靠近。

    “本座的確可以,但那又能如何,本座無法救她,想要你知難而退。”御雷手坦然道。

    “來到這里,我能感受到她的存在。”陳夭道。

    御雷手道:“這絕不可能,以她的境界發出神火早被燒成最本源的物質和力量,什么都不剩,你所謂的感覺,不過是錯覺。”

    “我能確定是不是錯覺,而你之前還說會有輪回,如果什么都沒了,又如何輪回?”陳夭道。

    御雷手尷尬道:“那不過是勸誡你,既然無用,就只能說真話,不過,輪回之事歷來都有傳說,或許是真,也不需要在我們看來極為重要的靈魂、血肉之類。”

    “你助我來到近前,總歸要嘗試一次,算是欠你一個人情。”陳夭道。

    “呵呵,你的人情算什么?一個怎么夠,怎么也得十個八個……你別忘了,沒有本座你早死了不知多少次。”御雷手激動了,以至于陳夭的左手都顫抖起來。

    “沒問題,就十個!”陳夭心中一喜,鄭重道。

    “哈哈,且看本座大能!”隨著御雷手高呼,陳夭只覺身體一晃,前一刻還相距甚遠,難以接近的世界之窗出現在近前。

    不斷有法則流光從世界之窗上胡亂噴涌,卻在接近他時扭曲到一旁,與圣漠原本的法則碰撞、交匯。

    “琴兒……”陳夭拿出凝魂砂,一邊以精氣煉化,一邊呼喚。

    “凝魂砂的確可以在靈魂崩碎的短時間中重聚靈魂,但她的情況不一樣,本座可以確信,你一定無法成功!”御雷手從陳夭左手冒出,化作三尺長的紫色小龍。

    凝魂砂一點點消耗,漸漸有一顆又一顆極其細微的紅色光點出現,每一顆都有著相同而又微弱的氣息。

    “真的可以!”御雷手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在眾多紅色光點中掃來掃去。

    “是真的可以!”陳夭欣喜,加大了凝魂砂的消耗。

    周圍的紅色光點多了許多,相繼朝著他靠攏,聚成虛淡的人形。

    “這是為什么,難道是因為她早已與仙凰血脈融為一體?”御雷手皺眉。

    陳夭忐忑的看著身前的魂影,已經有了子琴的輪廓,甚至還能感受到一些淡淡的心緒。

    似久別重逢的喜悅,又似深深愛慕的眷戀。

    陳夭笑了,眼前魂影依然模糊,可他已經看到那一顰一笑。

    突然,一股悲憤和絕望涌起,魂影散發出一種決絕,化作一團火焰,哪怕不是仙凰神火,其中蘊含的力量也讓御雷手心驚。

    “難怪成藥坤都無法抵擋,原來是融入了執念的火焰,執念難消,可以讓火焰升華殺死成藥坤,解除大宇宙危機,也因此才能讓她再次顯現,可正是這份執念,卻是她復生最大的阻礙。”御雷手嘆息。

    陳夭不相信,再次以凝魂砂嘗試,依然在關鍵時刻崩碎開來。

    “想要將她復活,就需要消除那些執念,可沒有了執念,她又如何存在?”御雷手搖頭。

    “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陳夭渾身一陣,好不容易看到希望,沒想到卻是絕望。

    天空垂落光彩,身纏火焰的成藥坤停在半空,他已經到了生命的最后時刻,可身上的氣息依然龐大,那眾多法則流光席卷,卻不能撼動他半分。

    陳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極力壓制憤怒,這個給夢城帶來毀滅的人,曾數次救他于危難,可在這個時候,他興不起絲毫感激。

    成藥坤嘆息道:“她最后的執念是殺我,我的死可以將之消除。”

    “沒有執念,她也不復存在。”御雷手道。

    成藥坤搖頭道:“我看著她長大,對她還算了解,她不只有一個執念,殺我只是其中之一,而她能這般存在,靠的不僅僅是執念。”

    “還有什么?”陳夭心中燃起希望。

    “你應該知曉……”成藥坤深深的看著陳夭,似乎要將陳夭看透,可他失望了,只是搖搖頭道,“不是你嗎?有那個東西,她有了復活的希望,不說十成把握,可以做到保她不死,只要你境界足夠,可以再行救她。”

    陳夭心中不解,但只要能救活子琴足矣。

    “的確,竟你這么一說,本座也能確定一些事情。”御雷手鄭重道。

    “還望前輩相助。”成藥坤恭敬道。

    御雷手略微猶豫一番,很不情愿的點了點頭。

    當下,成藥坤囑咐陳夭再次凝魂,而他則在虛空輕點,以尋龍術開始布置。

    不多時,魂影再次凝聚,那種悲憤和絕望又一次猛烈洶涌。

    成藥坤猛地在自己身上一拍,他的氣息剎那消散,虛空中一縷又一縷光絲顯現,如同大網將即將魂影束縛。

    可魂影不斷開裂,細密的裂痕越來越多,一些地方已經開始消散,大網不能阻止。

    “前輩……”成藥坤大吼。

    “知道了、知道了。”御雷手不滿的哼了哼,張開嘴極為肉痛的噴出一滴神器精華。

    虛空光絲沾染神器精華,頓時光芒大盛,一股神異的修補和再生之力環繞魂影不斷蕩漾。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