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5869-42103941/

第二十二章 裝傻
    謝家小玉正文卷第二十二章裝傻雙陸呀。

    應無為的貼身小廝,雖然年紀小,但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前世她眼盲被囚禁的時候,雙陸還活著,之后他究竟如何了謝小玉并不知道,但因為再無此人的消息,想來亦是死在淳于風的手中。

    雙陸四肢很不協調,是那種走路平地都能摔倒的人,便是別人打他、欺負他、搶他的東西都不知道躲,所以被人認為是傻子。

    但謝小玉知道,雙陸不但極聰明伶俐,而且膽大心細,行事很是牢靠。

    換言之,他現在的傻樣子,根本就與應無為一樣

    裝。

    這讓她更為懷疑了。

    對面,雙陸還是那等傻乎乎地打量了一下謝小玉,眼中是恰到好處的疑惑,歪著腦袋,就差沒流口水了。

    “找誰?”

    謝小玉心中冷笑道,后退一步,看向碧桃。

    碧桃則當雙陸是真傻子,便和氣笑道“這位哥兒,我們是尋應無為應四公子。”

    雙陸依舊是維持著那股傻模樣,搖頭道“我不認識。”

    說完了,還吸了一下鼻涕。

    更傻了。

    碧桃屬實有些無措,扭頭看謝小玉,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而此時,嚴奴兒已經從院中轉了一圈出來,看熱鬧不嫌事兒大般地指著那邊的柴房,攛掇道“他在那里面,在那里面!”

    言外之意,分明就是希望謝小玉快去把應無為拖出來,暴打一頓。

    謝小玉沒理會她,只是目光繞過雙陸瞥了眼那柴房,心中主意已定,轉頭就走。

    “你不打他嗎?”嚴奴兒好戲沒看成,很不開心,飄在她后面碎碎念,“他騙你呢。”

    碧桃更是愣了一下,當下顧不上雙陸,忙小步快跑跟上她,低聲問

    “少爺,我們再去哪兒?”

    謝小玉已經走到了胡同口,車夫殷勤地等在那兒,瞧見她們回來了,還忙給掀起了車簾子。,

    謝小玉沒立刻上車,而是扶著車站了片刻,方才覺得頭暈得好些了。

    有那么一瞬,她的確憤怒難抑,以至于情緒波動得厲害。

    緩過這口氣,她看了一眼碧桃,心底飄過了個地方,才在碧桃的攙扶之下上了馬車。

    碧桃跟著上去,雖然疑惑得很,但還是對車夫道

    “到環佩樓。”

    ……

    而那邊廂,雙陸的腦袋還停在門外,心中本琢磨要怎么忽悠走謝小玉,卻沒想到門外的人,走得那么決絕。

    “呃……四少爺,”他撓撓頭,“咚”地關上了門,回頭向柴房的方向道,“人走了。”

    柴房的門吱呀打開,應無為也只探出來個腦袋,疑惑道“就那么走了?”

    “嗯。”雙陸點點頭,神色沒有那么傻了。

    應無為不信謝小玉會走得這么干脆,所以根本不敢出柴房門,依舊縮在柴房里道“確定?她會不會……忽然翻墻進來。”

    “……”作為一個只是四肢很不協調的正常人,雙陸是不可能想到如此神奇的事情,呆了片刻再次打開了院門。

    我去!

    應無為猛地藏回柴房,生怕謝小玉就在門外,而后氣勢洶洶地沖進來,問自己那個他無法回答的問題。

    雙陸沒理會自家少爺百轉千回的心思,只看了眼自家的院墻,才再次關上院門道

    “沒有翻墻,真的走了。”

    應無為貼在門上聽見,再次探出個頭來“瞧見往哪邊去了?”

    “沒,只看見上了街口的馬車。”雙陸道。

    應無為松了一口氣,這才從柴房里出來了,又因為謝小玉沒真闖進來抓自己而意興闌珊的。

    雙陸看著他半死不活的模樣,雙眼一瞇,懷疑道

    “難道少爺認為這位小姐,是要來搶親的嗎?”

    應無為被他這天外飛仙的話,問得腳下踉蹌一步才站穩,無語道

    “你也不看看那是誰,你家少爺我哪里配得上。”

    竟然說出了些許苦澀之氣。

    雙陸眼睛更是瞇成了一條線,好奇道“少爺是想聽我說‘不,你與那位小姐很配的嗎?’”

    ……應無為差點兒被氣吐血。

    “滾!”他直接道。

    雙陸卻很認真地思考一番,篤定道“少爺,小的覺得她長得好看,你也長得好看。”

    單看臉還是配的。

    換言之,也只剩臉還是配的。

    “那是謝大小姐吧?”末了,他還多問了一句,“將來咱們家的大少奶奶”

    這是補刀。

    應無為忽然覺得,這個小廝不想要了。

    “早晚賣了你!”他恨恨地說。

    “少爺舍不得的。”雙陸嘻嘻笑著。

    “好了,”應無為屬實無奈了,走過去彈了一下他的腦袋,笑說,“別胡鬧了吧,如今京中風云暗涌,你還是在意一下你家少爺我,會不會被抓去。”

    雙陸從善如流,點頭如搗蒜“是,少爺長得好看,所以千萬別被狐貍精尋了去。”

    應無為苦笑一聲。

    若真是狐貍精……倒還好了。

    但依他所知的零星半爪,這根本不是單純的精怪惹事。

    “需要一千個人呀……”他喃喃道。

    且有得亂呢。

    只是組織究竟將那些人藏在了哪里?眼下算上京城、京郊之外別的州府失蹤的,應該有五十多個了,這可不是少數。

    總不能真的藏在地底下吧?

    他想著,跑到了后院,打算翻墻出去。

    雙陸怪道“少爺去哪兒?”

    “太平巷。”

    “……那少爺做什么翻墻?”

    “廢話,我這不是怕她在外面還有埋伏嗎?”

    他總得先弄清,究竟是誰參與在內,不然可真沒辦法見她了。

    ……

    就在應無為翻墻出去的當兒,怨怒已息的謝小玉,已經到了環佩樓。

    眼下京城之內人心惶惶,因此環佩樓的客人少了很多,以至于連門外迎客的小廝都一副百無聊賴的模樣,靠著柱子閑聊天。

    瞅見有馬車停在門口,一個小廝才急忙迎了過去搬腳踏,抬頭看是個扮了男裝的姑娘走下車,微怔之后想著如今京中情勢,自然理解,是以不說破,只殷勤道

    “少爺當心腳下,里面請,里面請。”

    店中的掌柜更是一眼認出了她是誰,笑問

    “這位少爺,是要買些什么?”

    謝小玉難得再次自己開口道

    “找人。”

    頂點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