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4113-42103906/

第三百三十七章 棘手的事
    另一旁的趙晚枝都已經被面前的這一幕給驚呆了,她仿佛是石化了一般,張大著嘴,卻一個音也發不出來。

    她滴個乖乖,丞相夫人居然將碧珠給滅了!!這是怎么做到的?!不對,應該說剛剛的弓箭是從哪里拿出來的?!

    丞相夫人果然不是普通女子,這一手露得也是沒誰了!白淵說的沒錯,飛火是無人能及的存在。

    趙晚枝也沒管自己的美人兒形象還有沒有,就直接提起裙子朝飛火小跑了過去,“碧珠她……死了?”

    飛火好笑道“是啊,第二次死了。”

    額……好吧,她問了個很蠢的問題,趙晚枝心中如此想著,只是,第二次死了,那就是魂飛魄散了吧。

    “既然碧珠已經消散了,我們也該回去了。”飛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的衣服,拂去并不存在的灰塵。

    “哦。”趙晚枝應了聲,她其實還沒能從剛剛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今天的經歷,對她而言太難忘了!

    飛火剛抬腳走了一步,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停住了腳步,轉過身子看著水井。

    “怎么了嗎?”趙晚枝見飛火停住了,疑惑地問道。

    “碧珠的骨骸還在井中。”飛火也不是那么冷血的妖,不管怎樣,都不能讓碧珠的尸體繼續丟棄在這種地方。

    誒?趙晚枝走到水井旁,探頭往里頭一看,黑漆漆的,根本看不見底下是啥情況,水井很深啊。

    之前站得遠,沒覺得有什么不妥,現在靠得近了,她就聞到了一股腐臭味!!這種味道她是知道的,尸體腐爛后就是會散發這樣的惡臭。

    碧珠的尸體果真就在這水井中!

    可是,要怎樣才能將尸體打撈上來呢?尸體在這井水中浸泡很久了吧,骨頭架子什么的怕也是七零八落的,里頭的情況也是深不見底的,怎么撈?

    趙晚枝面露難色,往后退了幾步,遠離了那難聞的氣味,看向飛火“要怎樣才能將尸體撈出來呢?”

    飛火也緩步走了過來,觀察了一下水井里的情況,在聞到那股腐臭味時,很是嫌棄地皺起了眉,然后離開了井邊。

    就在趙晚枝以為飛火也束手無策的時候,飛火接下來的動作又是讓她一陣呆愣。

    飛火沒說一個字,她直接伸出右手,五指成爪狀,虛空往后一抓!

    下一刻,原本平靜的水井卻是像沸騰的鍋一般,發出了水流不停翻騰碰撞的聲音,直接從水井里噴射出一股水流來。

    很快,涌上來的水流很快又落了回去,水柱消失后卻露出了一堆人體碎片和骨架,就這么漂浮在半空中。

    趙晚枝是覺得自己的三觀在短短的時間里又被刷新了,她大腦都有些不夠用了,她得緩緩,見識太多,她有點愣神啊!

    飛火將這么一堆人體零件弄出來,頓時漫天的腐臭鋪天而來,飛火更是嫌棄了,她還是趕緊將這堆玩意兒給埋了吧!太臭了啊!

    趙晚枝很顯然也是被熏得回了神,皺著眉,就算帶著面巾,味道也隔絕不了,快要把她給熏暈了!

    胃部一陣翻騰,她想吐!實在是太臭了!趙晚枝捂著嘴,連連后退,想遠離這要命的毒氣!

    飛火瞧見趙晚枝的動作,嘴角抽搐,趙晚枝這個大美人原來是這種設定的嗎?不過這味道的確是不怎么好聞,她都有些受不了,更別說是普通凡人的趙晚枝了。

    飛火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村子周圍都是大山,她直接帶著那堆人體零件騰空飛往最高的那座山去。

    碧珠不存在了,瘟疫自然就這樣消停了,雖然不會再出現受害者,可已經感染了的人都不可能立馬恢復的,還是要慢慢調養的。

    飛火將碧珠的尸體處理好,之后又將水井給大清洗了一遍,確認好不會再有毒水,這才回到了祠堂。

    給孩子們喂了藥,再逐個認真檢查了遍,確認是在緩慢好轉,這才松了口氣。

    要讓病患們完全康復,還需要一段時間,但藥方已經開了,他們這群人也不需要長時間停留在這里,畢竟朝廷那邊還在等回復呢。

    天黑了,在外奔波勞碌了一整天的太醫們都回來了,大家的心情看著似乎都不錯,疫情得到控制,他們怎能不高興呢!

    可是在這般開心的時候,滿臉糾結的孟偉凡倒是顯得很突出了。

    “孟知府,你可是有事要說?”看出了孟偉凡的不自然,飛火就主動開口詢問了。

    孟偉凡很是惆悵地嘆了口氣,略微有些憂愁地開口“夫人,下官的確是遇到了棘手的事。”

    飛火挑挑眉,這話的意思就是真的有事需要她出面解決咯?都在她面前表現得這般為難了,肯定是打定主意了吧,果然是個精明的。

    “說來聽聽。”飛火說完便端起桌上的一盞茶輕抿了一口。

    孟偉凡聞言,皺起的眉頭舒展不少,急忙說道“是這樣的,為湊齊藥方上的藥材,下官已經將城內大大小小的藥鋪都翻了個遍,可其中有一味藥材,數量是真的太少了,昨天找回來的量也只夠支持今天的用量,明天就……”

    話說到這里,孟偉凡就停下了,他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飛火的神情,生怕飛火會發怒,說他辦事不利啊!

    飛火卻是什么表情都沒有,她點了一下頭,表示她知道現在的情勢了,“缺的是哪一味藥材?”

    “是地王草。”孟偉凡實在是猜不透面前這個丞相夫人的心思啊,聽到這種話居然都不驚慌?也太淡定了吧!

    飛火是沒慌,可是一旁的太醫們卻是慌了!

    “沒了地王草,這藥方的效果不就是變了質嘛,病患們的情況終于有了好轉,現在要是停了藥,那我們的努力可不就白費了?!”

    “城里沒有,那周邊的鎮子上有沒有啊?這藥可不能停啊!”

    “唉,關鍵時候怎么如此不靠譜啊!真是急死人了!”

    ……

    孟偉凡的額頭都有細汗滲出了,他拿衣袖擦了把汗,哎喲喂,他也沒想到事情會變得這么嚴重啊,誰會料到這么大一座城池,居然找不到這么一味藥材啊!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