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53-42103925/

第396章 周天星斗陣
    林羽瓊說完,開始往后退去。李景行、梅香、暮煙則是往前飛去。

    “這護山陣法,奇妙的很,由不同的陣法組成。這第一層陣法就是幻陣,有五里之寬,繞掩月宗一圈!”李景行說完,踏入陣法之中。

    掩月宗的修士看到這一幕,頗感驚奇。

    一是本以為會是靈變期的梅香破陣,沒想到居然派了個凝神期的修士前來破陣。二是這修士一口便說出陣法的情況,絲毫不差。

    李景行進入陣法之中,美女、仙境、親人等不斷幻化而出,變成一個溫柔鄉。外面廝殺不斷,充滿了殺戮,卻沖不進這溫柔鄉里。若是待在這溫柔鄉里,自然可快活一輩子。

    溫柔也好,殺戮也罷,在李景行的眼里,都隱瞞不過去。全部是花草、山石,只不過是用靈力和禁制形成的幻覺而已。

    李景行微笑著往外走去,那些飛舞的金劍、廝殺的修士,全部被李景行巧妙的避開。

    在這里,李景行仿佛就是一個未卜先知的智者,可以預料到每一步可能發生的事情,極為巧妙的避開。

    十二座山峰出現在李景行面前。

    李景行抬頭仰望,雙手打出一個法訣,大量的靈力從李景行身上涌出,涌進十二座山峰之中。

    十二座山峰立刻變成了十二桿旗幟,李景行一揮手,收進儲物戒中。

    邁步,李景行便從幻陣中出來,整個幻陣在李景行面前消失。

    這么快便破了幻陣,這讓掩月宗包括靈變期修士在內,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速度太恐怖了,如果李景行是靈變期修士,還有這種可能,可他只是凝神期修士。

    “第二陣是殺陣,由三百六十五個主幡、一萬四千八百個輔幡組成,如天上的星斗一般排布。故此陣是周天星斗大陣!梅香前輩,此陣你跟我一起進入。”李景行說道。

    “好!”梅香點了點頭,緊隨李景行進入陣中。

    林羽瓊從掩月宗眾人的臉色上可以猜出,此陣的奧妙必然如李景行所說那般,因為掩月宗哪怕是靈變期修士,臉色都非常難看。

    此陣占據數座山峰,范圍極廣。所有的星旗光芒大作,嗡嗡作響,通體玄光。天空之中,一黑一白兩個巨大的球體。白如太陽,吸收天下至陽之氣。黑如星辰,吸收天下至音之氣。

    在李景行與梅香進入的一刻,天空之中的黑白兩個球體迅速融合到一起,形成一個太極的圖形。

    “前輩,那太極就是陣眼之處。若是里面有任何攻擊出來,麻煩前輩幫忙抵抗。”李景行說道。

    “既然知道那里是陣眼,為什么不直接破除陣眼?”梅香有些奇怪的問道。

    “這正是此陣法的奇妙所在,若是直接破除陣眼,必承受所有的攻擊。你我撐不過一息必死無疑。并且外面的修士可以通過那陣眼,對立面的修士進攻攻擊。這就是我請前輩幫忙防護那里的原因。要想破此陣,必須循序漸進,先破除輔幡,再破除主幡,最后才是陣法。錯一點就會身死,即使前輩已經靈變大圓滿了。”李景行說道。

    梅香認真的點了點頭,不再說什么,全神貫注的盯著那陣眼所在。認識李景行的時間不算太久,但也有數年了,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李景行如此慎重的說話,跟他之前完全相反。這足以證明此陣的厲害。

    李景行臉上的神色極為凝重,他首先要破除這一萬四千八百多的輔幡。先后順序不能出現一點差錯,必須毫無錯誤的一根根破除。在破除期間,還必須防止被其他的旗幡所傷。

    更重要的是,這旗幡并不是按照先后順序排列了。破除一根,必須推衍下一根在哪里。很有可能在附近,也很有可能要翻過幾個山頭。

    翻過山頭并不是直接飛過去,每一步都必須極為小心謹慎,踏錯一步,就有可能萬劫不復。

    若是李景行死,梅香也不可能出去,畢竟她在陣法上的造詣還極淺。這個跟修為并沒有關系。

    李景行在一根旗幡上打出數個法訣,設置了數個禁制,才將那根旗幡取出,放進儲物戒中。

    在李景行心里,已經將發明這陣法,以及在這里布置陣法的人,罵了個遍。祖宗十八代全部罵了。這陣法實在太變態了。

    心里如此,但李景行絲毫不敢大意馬虎,極為認真的破解陣法。

    足足過去了三個月,李景行才將輔幡破去一半左右。

    陣法外,雙方沒有進行交戰,都在守著陣法。只不過已經不是全部修士在守陣法了,都是只留了一部分修士在守,雙方在這方面,似乎達成了默契。

    掩月宗內,對于是戰是降一直舉棋不定。戰的話,就算贏,也是慘勝,掩月宗恐怕要從商虞國的九大門派中除名。更重要的是,林羽瓊答應的仙晶的條件,實在太誘人了。

    降,在掩月宗實力更強的情況下投降,太不甘心了。

    如今掩月宗八個靈變期,有四個帶領著部分悟真期修士在此守候。其他的修士,全部回到住處,隨時待命。

    魔云宗這里,林羽瓊、暮煙與穆婉清一直守著大陣。梅香在陣中的情況下,林羽瓊與暮煙的實力最強,他們若是不在,萬一有事,來不及反應。穆婉清則是由于擔心李景行,也一直不肯休息。

    凝神期則是分批進行輪換,其他的修士則是進行休息修煉。附近山巒疊嶂,挖出一個山洞進行打坐,還是極為容易的。

    又是三個月一晃而過。

    “半年了,景行已經進去半年了,這大陣絲毫不見被破的跡象。也不知道他們在里面如何了?”穆婉清非常擔憂的說道。

    雖然平常跟李景行打打鬧鬧,可真當李景行陷入險境的時候,她還是極為擔心。

    “不必擔心,掩月宗的修士也在守著大陣,這就說明里面還在進行破陣。”林羽瓊說道。

    “不錯,以梅香前輩的實力,就算破不了陣,她帶李景行出來,總歸是沒有問題的。”暮煙也在一旁安慰道。

    穆婉清點了點頭,依舊面帶焦慮之色。她也明白,李景行應該還在里面破陣,但就是極為擔心。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