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1859-42103895/

531 科技的種子
    朱慈烺雖然沒有明白之前的那些東西,不過此時聽到他父皇的話,對于父皇的用意,自然是明白的。想著如果父皇所說的事情真要實現的話,不管是軍國重器,還是其他東西,確實就能讓大明變得更為強大。

    因此,他便恭恭敬敬地,真心實意地回奏道:“父皇,兒臣明白了!”

    到這個時候,其他人也明白皇上給太子授課,關鍵是在這剛才所說的話。之前只是舉例說明,不過卻很讓人震撼。皇上召集這么多臣子來聽,肯定也是有用意的。

    有些腦子靈活的臣子,很快就領悟到了皇帝的用意。

    就是以后,皇上肯定會重視這方面,這關系到大明是否更為強大,關系到不能讓那些西夷超過,也就是皇上所說得,避免落后就要挨打的事情發生!

    如果換了一百年前的話,說西夷會很聰明,有可能超過大明,比大明更為強大,那絕對是扯淡!

    可是,在這崇禎朝,已經有很多士大夫見識了西夷帶來的新鮮事物,也聽到了他們談及的西夷的學識。就如陳子龍所認為的,就探究事物本質,也就是求知事物道理的方面來說,其實西夷是走到了大明的前面去了。

    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西夷帶來了望鏡,而這,其實是可以用于軍事的。還有大炮,也是西夷的大炮更為厲害,大明的紅夷大炮,不是向西夷購買,就是請西夷鑄造,就連怎么打炮更準,也是要請西夷來教的。另外,西夷的船,也比大明的船要快。

    所有的這些,都已經表露出一個跡象,西夷絕對不是普通蠻夷,他們是有本事的。將來真得全面超過大明,是有這個可能性的。

    就只是如今,如果西夷和大明毗鄰的話……

    想到這里,不少人忽然都有點不敢想了。

    他們正在想著,就聽到崇禎皇帝開口說道:“朕相信,以我大明兩萬萬多人,就算百里挑一,論聰明人,也絕對要比西夷多。只要走對了方向……”

    說到這里,他提高了聲音,用斬釘截鐵地語氣宣布道:“在這全天下,就唯我大明最強,沒有之一!”

    這也等于說,大明以后不會只探究四書五經的圣賢之書,而是對于農司和開物司,說得難聽點,就是匠人的活計,也要開始探究。去弄明白其中道理,然后再進行運用,使得弄明白的道理能發揮出巨大的作用。

    而且這個事情,崇禎皇帝是和大明之國運捆綁起來說的,誰要是反對,那就等于是反對大明。

    事實上,在場的這些重臣,其實都是宦海浮沉的精明人,沒有一個是真地蠢蛋。英明神武的皇帝如此決定了,沒人會去反對的。也只有一些讀書讀迂腐了的,會覺得圣賢書受到了挑戰而瞎比比。

    因此,薛國觀帶頭,所有人一起向崇禎皇帝躬身行禮道:“陛下圣明!”

    崇禎皇帝聽了,點了點頭,自己舉了那么多例子,說了那么多夸張的話,給了他們足夠的震撼,要是還有人會跳出來反對的話,顯然就不適合當官,直接摘了烏紗帽,讓他自己一邊玩去好了。

    他等這些臣子拍完馬屁,便又宣布道:“就朕剛才所說的幾個事情,可以再說詳細一點,卿等聽好了。”

    一聽這話,很自然的,所有臣子,包括太子在內,全都洗耳恭聽。

    “比這火藥還厲害很多倍的火藥,暫時并不存在,需要卿等去做實驗,就是多種不同的東西或混合,或加熱等等,去產生新的東西。在這些新的東西中,又會有各種用途的東西,其中一種,就是這厲害的火藥。”崇禎皇帝又開始當神棍了,對這些人說道,“這種,也就是點石成金。朕可以肯定,是絕對存在的。”

    在面前這些人驚訝之時,崇禎皇帝又繼續說道:“由蒸汽所引發的力道利用,朕可以給出初步的圖紙,主要涉及物理學識的運用,如何去打造出來,如何去改進等等,還會有很多困難,不過肯定是可以克服的!”

    頓了頓,他又接著說道:“朕聽聞,在萬歷年間時,有一人曾坐著綁滿了火箭的椅子,意圖飛天。這個想法,其實是很好的。只是他沒想過,火箭耗盡之后又如何安全回來。為何不用豬牛羊等牲畜先試試?朕提這個例子,只是想說,其實我大明不缺有想法和動手的人,不過還是少。”

    聽到這話,不少人互相看看,眼神中帶著詢問,不過在場的人,顯然都是沒聽說這萬戶飛天的事情。

    崇禎皇帝不管他們,只是借這個事情引出話題來說道:“剛才朕舉得孔明燈,竹蜻蜓,甚至還有風箏等等,其實都是一種飛天的方式,其中什么道理,去搞明白,再去運用。朕相信,絕對有一天,人能飛天!”

    說到這里,他提高了嗓門,大聲強調道:“就算一代人不行,那就兩代人,三代人去做,終有一天,會有實現夢想的時候!”

    說完之后,他掃視庭院內的每個人,而后再次宣布道:“為此,朕決定,從內庫撥一百萬兩銀子,各存五十萬兩于兩京銀行。每年的利息拿出來獎勵有想法,肯鉆研的人,其名就叫開物獎學金好了!”

    這些年來,內庫算是有不少銀子了,不只是皇后所開的紡織廠賺錢,最主要的,還是玻璃廠的分紅多。因此,崇禎皇帝也算財大氣粗,一下便撥出了一百萬兩銀子出來。

    眾人一聽,不由得都倒吸一口涼氣。

    雖然如今皇上給定的銀行存款利息都低,但是,一百萬兩存款,再少也有個兩萬兩吧?分南北兩京的話,那也是一萬兩一個,最關鍵的是,用這種方式,那是年年都有一萬兩的,這真是大手筆了!

    他們可以想象得到,這個事情傳出去之后,肯定有不少人會動心。只不過,不知道具體的章程如何?

    他們正在想著,就聽崇禎皇帝又說道:“朕以為,讓有才華的人鉆研這些,總要好過無所事事,去穿女人衣裳,留戀煙花之地!大明的風氣,也必須要到改一改的時候了!”

    大明中期開始,生活條件的改善,特別是江南那邊,有錢了,就開始享受生活,轉而過起糜爛奢華的日子。這種風氣要是不改的話,大明就還是沒希望的。因此,崇禎皇帝老早就想著法子要改這個。

    但是,生活風氣的改變,并不是說改就能改掉的。如今崇禎皇帝的這個決定,也算是引導風氣改變的手段之一了。

    薛國觀等人聽了,深以為然。如果讓他們來選的話,家中子侄,當然是去讓他們鉆研開物學識更好了。因此,他們一個個都贊成皇帝的這個決定。

    對于他們的反應,也在崇禎皇帝的意料之內。他其實也是知道,心急吃不得熱豆腐。因此,并沒有馬上宣布說,要改科舉,要強制自然科學這些。而是先引導他們,讓他們有興趣,至少在大明有一定的人數基礎之后,再來宣布這些,會更好一些。

    而且說實話,暫時來說,這個事情還沒法普及。因為能研究這些的人,首先得是讀書人,然后還有能力去購買實驗器皿,有足夠研究的時間等等。換句話來說,就是這些太子陪讀了。他們是最適合去搞這些研究的,用他們帶動大明的勛貴子弟,官宦世家等等,有這樣的基礎在了,才適合大面積進行推廣。

    此時,在崇禎皇帝說完之后,有一點讓他沒想到的是,陳子龍和宋應星雙雙出列,向崇禎皇帝奏道,說他們能力不足,無法升任各自司的員外郎之職。究其原因,是因為他們對皇上問起的那些為什么,其實也回答不出來。更多的,他們都只是記錄而已。

    對此,崇禎皇帝在意外之余,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兩位愛卿,休得妄自菲薄,朕可以說,這全天下,除了朕以外,就沒有人能懂。卿等二人,已經是我大明最懂的了。如此,朕不選卿等還能選誰?”

    這話說得陳子龍和宋應星心中都舒服了一點,他們兩人互相看了一眼,便沒再堅持。

    “不過,兩位愛卿也得努力,別到時候,被年輕人迎頭趕上了。”崇禎皇帝笑瞇瞇地掃視那些太子陪讀,讓他們感受到了自己注視他們的目光之后才又說道,“學無止境,可不能止步不前!”

    “微臣受教了!”陳子龍和宋應星聽了,恭恭敬敬地回奏道。

    如此,這一次的皇帝授課,就這樣結束了。在崇禎皇帝帶著太子擺駕走了之后,庭院內,頓時就響起了嗡嗡聲。這里的人,甚至都等不及退出宮去,就迫不及待地議論開了。

    “你們說,將來我們人真有一天能飛天?”

    “皇上還能騙你?肯定是可以的啊!”

    “對啊,孔明燈帶著那火燭都等升空,為什么就不能帶著人升空呢?”

    “要是睡一覺能回江南的話,哈哈,我天天來回兩地跑了,多好!”

    “……”

    對于他們來說,不管是飛天,還是遁地,全都是匪夷所思之事,這兩個事情的關切度,甚至要超過了皇上所提及的另外那個軍國重器,比目前火藥的威力還要大很多倍的新火藥。這東西,除了文武高官會關注之外,壓根就沒人討論。

    等他們出了宮之后,崇禎皇帝這一次授課的內容,便不脛而走。沒過多久,京師的茶館酒樓,街頭巷尾,就全都在熱烈地討論這個事情了。

    不得不說,人類對于飛天的憧憬,真不是一般的事情可以比的。幾乎所有的人,最先討論的,就是這個事情。

    在英明神武的皇帝提示之下,他們對于孔明燈、竹蜻蜓、風箏、飛鳥等等,但凡是能在空中飛的,都會拿出來熱烈地討論,試圖在茶余飯后就討論出個飛得道理。

    有的時候,平時所見所聞,看似很普通的,就那么看著,也不會去多想。就比如這些飛天方式,很多人都見過,玩過,但是,就是沒有去想為什么。

    可是如今,他們心中非常崇敬的,英明神武的皇帝做出了斷言,說搞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就能讓人飛天。有皇帝這樣的明燈指引,可想而知,不少人不要說在酒樓茶館聊天時說這個,就連睡覺如廁,都在想這個事情了。

    對于大部分人來說,這是興趣所在。這種興趣可能不持久,但是,不管如何,都已經激起過他們興趣,就猶如一顆種子埋在了他們心中。將來只要有相應的事情一引發,就能激發他們這顆心中的種子。

    還有一些人,則沖著功名利祿去想這個事情的。不要說探究出東西來,有可能會獲得一萬兩銀子,光是皇上從內庫拿出了一百萬兩這么多的銀子來激勵的這個事情,還有用這個來教導太子,都能看出來,皇帝有多么重視這個事情。

    只要自己能在這方面做出一點成就,傳到了皇上那里,絕對會討皇上歡心。如此一來,功名利祿自然就不在話下了。

    這個事情,同樣讓陳子龍和宋應星有了一種緊迫感。他們記得非常清楚,皇上是在鼓勵他們的學生,也就是那些太子陪讀去鉆研這方面的事情。想著要是被自己的學生給超過了,那這個太子師傅就太沒面子了!

    因此,他們都是暗自決定,衙門中的事情,得讓手下多操心,自己要抓住最基本的東西才行。事實上,如果他們真這么做起來,就一如崇禎皇帝所說,至少他們兩人是大明目前懂得最多的人,手中資源又比別人多,要出成績的話,他們兩人是最大的。

    倒是鄭芝龍這邊,他在回府的路上,對鄭成功耳提面命,讓他多上心,要多問為什么,如此才能引得皇上注意,并被未來的皇帝所重視。可誰知,鄭成功卻搖搖頭回答他道:“爹,兒子還是想用那些東西造出來的新船縱橫海上,把西夷打得屁滾尿流,搏一個爵位出來!”

    他是海盜王的兒子,自然知道目前大明和西夷的差距在那里。要不然,西夷從萬里之外來這么一點人,還能占據大明這邊的地盤,又怎么可能?他們的船快,他們的炮遠,這些事情都曾用來欺負過鄭家,鄭家這邊打敗紅夷,那是靠著船多人多,把紅夷引入港灣才打贏的。如果是在海上,壓根就對他們沒辦法,這是一種恥辱!

    鄭芝龍聽到兒子的這個回答,頓時就想起了皇上所說得,年底之后,就會有一次軍功封爵,有總兵會熬到封爵的這一天了。他知道,這一次肯定沒有他的份,再羨慕也沒用!

    他心中也有點好奇,皇上這一次封爵,會是誰那么幸運呢?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