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6239-42103894/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金剛’一吼,晴天霹靂!
    轟!

    金剛的一聲吼,一萬人要有一半被撞翻在地。

    那金剛太可怕了,天生的大嗓門,怒吼出來,就如同絕頂的高手的音波攻擊一樣。

    那倒飛的鐵甲軍,有一半以上,都七竅流血而死。而剩下的人也盡數不成陣了。

    而此時,那金剛更是跳了出來,手里還拿著一條黑漆漆的棍子,別說是打了,嚇也要將他們的膽子給嚇破了。

    金剛在衡陽橫切天下盟百萬大軍的時候,他們都見過,那些可都是江湖武者,卻如同肉餅一樣,被金剛給一下子切開了。而他們這些鐵甲軍,又算得了什么呢?

    所以此時金剛一出現,在場的人盡數都慌了。

    除了那些鐵甲軍以外,銀王與南王也是驚駭不已。

    或許他們已經猜到了金剛會出現。但是卻沒有想到。這怪物真的來了,而且手里還多了一條鑌鐵大棍。

    那大棍二十多米,比兩個大碗口還要粗宛若杠子一樣。這要是掃過來,七八百人,也不夠它打的。

    鐵甲軍見此,不由得向后倒退。

    而此時,銀王也無法阻止,因為顯然自己這十萬大軍,在那怪物的面前,根本不夠看的。

    但此刻,那銀王也不急,心道:讓鐵甲軍吸引那怪物也很好,倘若黑白無常得手了的話,那么這一戰,他可以不戰自勝。

    這對于他而言,也算是最好的結果了,否則正面與青陽王交手,他自認為自己,是必死無疑。

    銀王與南王靜觀其變,而與此同時,黑白無常也終于自打林中繞過去了。

    這一塊空曠之地面積很大,而且黑白無常又打算偷襲,所以這便走的慢了一點。

    此時,兩個人悄悄靠近,而葉修文則依舊如同沒事人一樣,毫無所覺。

    但葉修文真的不知所覺嗎?那便是笑話。這兩個人落在了銀王與南王身邊的時候,葉修文就看到了。

    之后這兩個突然消失,葉修文便知道他們要干什么。

    兵法有云,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所以那消失的黑白無常,自然是來擒他來了。

    但是葉修文早有準備,你當他將烈龍叫來做什么,就是為了對付黑白無常。

    葉修文在命令那四名玄武門的帶刀回去報信的時候就知道。銀王與南王會來。

    但是這兩個人來了,燕王又不放心,便一定會拍監軍而來。而宗親王膽子又小,而燕王手下的人,又大多實力不及銀王與南王。

    所以葉修文料定,黑白無常回來。

    于是他將烈龍帶來,為的就是在這個時候取黑白無常的性命。

    這兩個人,燕王的左膀右臂,而兩人一死,那么燕王就獨臂難支。即便燕王的身邊還有靈元境的高手,但此時也是沒用了,因為葉修文所帶來的高手,要比燕王多得多。

    與此同時,黑白無常卻不知道是計,還滿心歡喜的自打葉修文的身后包抄了過來。

    白無常一看黑無常道:“咱們誰來動手?”

    “老規矩,你動手,我補刀。”黑無常奸笑了一下,兩個人分配完畢,白無常去攻擊葉修文,而倘若葉修文要是逃了,黑無常便會補刀,結果了葉修文的性命。

    在黑白無常的眼里,此時的葉修文便是他們案板上的一塊肉。

    但此時,誰能想到的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烈龍手持鋼叉,一直隱匿在樹上,他但見白無常要動手了,這一柄鋼叉直接從樹上戳了下來。

    烈龍的身位被白無常要高,與白無常的頭頂,就相差三米左右。

    烈龍身材高大,再加上兩米左右的鋼叉,這一叉子正好,噗地一聲,就刺穿了白無常的i天靈蓋。

    白無常的注意力,都在葉修文的身上,生怕葉修文逃了。但結果沒想到,頭頂突然傳來惡風,他想要躲閃卻已經來不及了。被噗的一聲就給刺穿了腦袋。

    人不動了被吊在在了半空中。

    “啊?”

    此時黑無常也是大驚失色,他也沒有感覺到頭頂有人。

    不過說來也是,連葉修文都感知不到烈龍的境界,黑白無常又怎能感覺的道。

    這烈龍吞了一顆龍珠,不僅渾身上下刀槍不入,而且連同自己的實力,境界也都隱匿了,令人防不勝防。

    白無常毫無征兆的死了,黑無常大驚。而也正在這時,烈龍一掌便向黑無常拍了過去。

    烈龍正面進攻,五根手指被分成了三個龍爪樣子。

    這中指與無名指之間被分開。食指與中指并攏,形成了一指,而無名指與小指并攏,也形成了一指頭。

    再加上大拇指,這便是三指,三根手指形成龍爪的樣子正面向黑無常抓來。

    手爪抓來,沒有裂風,也沒有真氣,黑無常先是駭然,但轉念一想,這個人渾身上下都感知不到真氣,莫不僅是一般的武者?

    黑無常腦子一動,竟然覺得白無常死于的是偷襲。而不是對方真有本事。

    他想到此處,右手將喪門棒一收,左手化作了手掌,拍出了一掌。

    這一掌飄飄忽忽,就如同黑色的云朵一樣,給人一種軟綿綿的感覺。

    但是這一掌卻帶有極寒的陰氣。

    這黑白無常,敢自稱是黑白無常,自然是有他的獨到之處。他們的武功之內,都帶有極寒的陰氣。這陰氣就如同劇毒一樣,只要這陰氣入體,這個人不出三天準死,也別管你是多么高強的武功。

    “給我去死吧!”

    黑無常怒喝,要為白無常報仇雪恨,一掌打了過去,卻聽聞嘭的一聲。

    他的手掌與烈龍的手抓相撞才知道不妙。這烈龍的一爪,竟然抓爆了空氣。

    空氣被抓爆了,還沒等那黑無常的掌力打在烈龍的身上,強大的氣流,便蕩開了黑無常的手掌。

    黑無常的手掌,就如同被七八個重錘給砸了一遍一樣。

    黑無常手掌疼痛難忍,連忙后退。

    但此時,卻是已經太遲了。烈龍蕩開了黑無常的防御,右手攥成拳頭,砰的一聲,就打在黑無常的胸口上。

    黑無常被擊中,大口的嘔血,身體在撞斷一棵兩摟粗的大樹后,嗚的一聲,便自打林子內飛了出去,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