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3667-42103916/

第三千零二十六章 混亂錯位
    “大家走!”

    左風幾乎用出全力喊道,確保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能夠清晰的聽到。而他的聲音響起的同時,身邊的所有人,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當聽到左風命令的一瞬間,所有人都立刻起身,跟隨著當先飛掠而起的左風向陣法外沖去。早在左風起身的一瞬間,身邊的大陣就已經在他的操控之下,靠近西面的一側,已經完全開啟。

    之所以要如此夸張的開放陣法,主要原因還是隊伍之中,除了感氣、納氣的強者之外,另外還有一部分淬筋期和煉骨期的小武者,以及十幾個是沒有半點修為的普通人。

    左風不可能拋棄任何一個人,所以在動身離開之前,他就已經專門吩咐過,在撤退的過程中,每一名沒有修為的人,都由誰來負責照顧帶著趕路。

    可以看到一部分洪城武者,還有左家村的人,各自帶著一名沒有修為的武者飛快的離開。而那些淬筋和納氣期武者,他們便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來趕路了,畢竟如果全部負責照顧這些人,那么根本就沒剩幾個人能夠與對方交戰的了。

    就在左風等人動身的一瞬間,琳瑯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接著就將注意力放在伯卡凝聚出來的誓咒上,伸手向其輕輕一招,那漂浮在空中的誓咒,便直接朝著他飛去。

    這誓咒是伯卡凝聚而出,他就算想要將其收回,都需要一連串復雜的手段,而且想要解開誓咒會對自身造成巨大的傷害,這一過程要耗費不短的時間。

    而在場有一個人,可以輕松的控制這誓咒,他就是誓咒的接受者琳瑯。當琳瑯身體中,有著淡淡的魂力釋放而出后,那誓咒便自然而然的向其飛去,并徑直融入到琳瑯的身體之中。

    一名武者有些焦急的問道“琳瑯大人,那些逃跑的家伙,我們要如何處理?”

    琳瑯淡淡的朝著正逃跑中的左風望了一眼,隨即冷笑著說道“他們想要逃走?簡直就是異想天開,帶著那么多的……嗯?怎么會只有這么點人?到風雁交易行內,給我仔仔細細的搜查,不要放過任何一處角落。”

    聽到琳瑯的命令后,數名新狩郡武者,飛快的朝著下方沖去,此時大陣就保持那種半開放的狀態。幾人沒有任何阻攔的沖入其中,以十分野蠻的方式,直接開始拆除建筑物搜查,仔細的沒有落下任何一處細節。

    琳瑯卻是并未去理會風雁交易行,而是目光灼灼的望向琳鵠和曾江等人,在釋放誓咒的同時,伯卡便已經脫離隊伍。琳鵠和曾江心中雖然對伯卡充滿怨恨,但是偏偏無能為力。

    一來身邊還有無數的魂師和新狩郡武者,此時還在發動攻擊,而且就算分出幾個人,也根本不是凝念期三級伯卡的對手。

    此時的伯卡并沒有生存下來的喜悅,其臉龐上滿是灰敗和黯然的神情,雖然成功的活了下來,可是自己卻永遠失去了自由。

    充滿諷刺的是,自己一心想要利用左風,一心想要拖左風下水,而自己現在已經獻出誓咒,對方卻帶著人趁機逃走了。說起這樣的結果,其實有一部分原因,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而自己當時提出投降,就是要以這樣的形勢逼迫左風逃走,結果左風表現的無動于衷,琳瑯又是步步緊逼,最終伯卡也是在一種無可奈何的狀態下,最終選擇了真的獻出誓咒而投降。

    可是當琳瑯收取了誓咒的一瞬間,伯卡卻是猛然清醒,在這一刻他的內心中已經被懊悔所充滿。他知道自己的一生都毀了,雖然活著卻未必比死了強。只要對方掌握誓咒,自己就要做琳瑯最衷心的狗。

    不要說自己當初的豪情壯志,不要說自己曾經的夢想和追求,自己從今天開始,就是琳瑯手中的一個扯線木偶,哪怕對方讓自己斬殺親生父母,伯卡都無法做出反抗。

    當伯卡緩緩靠近琳瑯的時候,原本隊伍中的防線,也開始變得混亂和騷動起來,本就難以支撐的防線,到了這個時候更是無力抵抗。

    琳瑯卻是好整以暇的緩緩舉手,當其抬起手來的一刻,包括灰刃在內的一群魂師,還有自己手下的新狩郡武者,都第一時間停手。

    “我再重復一遍,只要獻出誓咒和一絲靈魂,從此成為我麾下的一員,我保證留下你們的性命,同時能夠保證,不會讓你們變成我的傀儡。”

    琳瑯在說話之時,淡淡的朝著身邊看了一眼,目光正落在他身邊僅剩的五名黑甲武者身上。

    這五名黑甲武者,每一個修為都有著感氣期巔峰的實力,可是大家不光看出了他們根本就是自我意識的傀儡,更是在之前親眼目睹,這些人的生靈力、靈魂和精神力直接被琳瑯抽取的一幕。

    這一番保證,使得本來就有猶豫不決的眾人,心中不免更加動搖。而在這個時候,他們的視線中,看到的是伯卡正不緊不慢的來到琳瑯的身邊,最后“乖巧”的站在其身邊。

    這樣的一幕,仿佛就如同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本來猶豫不決的無數武者,此時都紛紛的放下手中的武器,甚至身體中流轉的靈氣,也開始逐漸減弱下去。

    “你們難道想要背叛么?難道你們忘記了進入賁霄閣時,你們都立下過的誓言么,你們難道都忘記……”

    曾江看到身邊那些武者,明顯已經放棄了抵抗,怒火上涌的大聲喝道。只不過他的話還沒有完全喊出來,前方不遠處的琳瑯,卻是輕聲吩咐道“聒噪!讓他給我閉嘴。”

    他的話音剛落,身邊就有人沉聲答應了一句“是”,接著便飛快的朝著曾江飛馳而去。在其飛掠之中,伴隨著釋放出的精神領域,本身靈氣也跟著狂涌而出。

    與此同時,在他的雙手之中,由精神領域的極寒之力凝聚出的冰晶戰錘,狠狠的朝著曾江轟擊而去。

    “你這卑鄙小人,不,你根本就不是人,就是個白眼狼,枉費帝國對你的栽培。”

    曾江的話語剛剛落下,伯卡揮舞著的戰錘,便已經攜帶著雷霆萬鈞之勢,狠狠的轟擊而來。

    “殺了這個叛徒,大家一起……”

    曾江一邊向后退去,一邊調動全力準備出手,可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已經戛然而止。因為他發現自己雖然身處人群中,可是就仿佛孤身一人般,沒有任何一個人幫助自己,甚至在自己周圍的武者,這個時候反而朝著更遠處散開。

    此時的曾江心中一片悲涼,他還有很多的話要說,并不是他想要拖著所有人跟自己一同滅亡,而是發自真心的想要告訴眾人,背叛絕對是最糟糕的選擇。

    不僅僅是交出了誓咒和靈魂后,從此將“人不人鬼不鬼”,還有自己的家人和族人,因為一個人的背叛而遭到全族被屠滅,這樣的代價實在太過慘烈,所以不管如何都不能選擇背叛。

    然而他的話根本來不及出口,琳瑯甚至已經猜到了他要說什么,命令伯卡出手,根本不給其開口的機會。

    在曾江滿眼絕望中,那冰晶戰錘在眼前不斷的放大,他雖然奮力的去抵擋。可是在伯卡毫無保留的攻擊之下,他也只堅持了不到兩息的時間,周身護體靈氣凝聚成的靈氣鎧甲,便瞬間破碎開來,被伯卡一錘轟在胸膛之上,接著就如同破麻袋般從空中直接墜落而下。

    擊殺了曾江的伯卡,臉龐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一邊運功調息恢復著,一邊收斂著精神領域,轉身就返回琳瑯的身邊。

    正如琳瑯之前所預料的那樣,在場這些人之中,恐怕最不可能背叛的就是這個曾江了。而他也的確沒有任何遲疑,選擇了誓死反抗到底,那么他就必須盡快將之解決掉,如此才不會影響到其他人的投降。

    曾江的死亡,仿佛觸動了所有人的神經,其中一大部分人,都直接放棄了抵抗。連琳鵠和江心兩個人,在短暫的猶豫后,都默默的開始凝聚起誓咒。另外有一些人,猶豫的稍久一些,不過最后他們也還是選擇了投降。

    不過這其中還有數名曾江的親信,他們雖然在剛剛遲疑著沒有出手,可是當眼看著曾江死在眼前后,他們幾人也仿佛如夢方醒般。不顧一切的朝著對面沖殺而去,只不過他們就像大海中掀起的浪花,很快就被淹沒了去。

    最后一枚融合了一縷靈魂的誓咒,被琳瑯收入到自己的靈魂中后,琳瑯臉上也是立刻浮現出了淡淡的笑意。

    伸手向著身邊的人擺了擺,說道“將恢復藥物和傷藥分發下去,大家一邊恢復,一邊隨我去追殺,左風他們休想從這里離開,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在琳鵠的帶領下,一大群人浩浩蕩蕩的動身前行,正是朝著左風等人離開的城東方向。

    就在所有人都離開后,下方廢墟之中一具本來已經生機盡喪的尸體,突然間有著波動傳遞出來,隨即雙目猛的張開。

    那陰戾的目光,再加上那滿臉怨毒和不甘的神情,正是與之前被轟的連渣都不剩的藤方一模一樣。
【網站地圖】

陕西11选五500期走势图